第一百三十六章 帝后(月初求票)

  彼岸花在青风中摇曳,掩藏于弱水,栖身在荒漠。

  只是,那一抹微弱的殷红,却给整个弱水域,都蒙上了一层妖异的色彩。

  “无论,彼岸花是不是与楼兰法则有牵扯,都不是以我目前的修为可以掺和的事情。”

  李牧鱼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将脑中不切实际的想法都狠狠地压了下去。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也许,他以后可能会变强。但是,那也是以后的事儿。

  再好的机缘也得有命享用,连九州都在眼热争夺的东西,他不信,天庭当真能保住他。

  而且,以他现在的情况来讲,要么将彼岸花献给天庭,拱手送出机缘;要么就死死地守住这个秘密,静待机会,在拥有了足够的实力之后,再去追寻楼兰法则的奥秘。而在两者之间,李牧鱼显然选择了后者。

  唉——

  李牧鱼蹲在彼岸花旁,眼神有些恍惚。

  “你说,你为什么偏偏挑在这个时间出来呢?”

  ……

  “你家神君还没回来吗?”

  紫阳宫内,身着荆钗布衣的绝色女子,正亭亭立在宫门旁侧。

  抬眼扫去,蛾眉轻颦,一双淡眸漫不经心地向四周看去,许久,才幽幽地吐出一句话。

  “回禀帝后,紫阳神君离宫数年,已经许久未归了。”

  “是吗?”

  “是。”

  参老有些局促地看着眼前之人,没想到,才刚小憩片刻,一向深居简出的帝后,竟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紫阳宫中,差点儿把他胸腔里那颗人参心,给活活吓了出来了。

  “咦?”

  淡漠的双眸忽然一亮,原本没有情绪的表情,犹如盛开的花朵,在一瞬间,竟生动了起来。

  “这是你家神君养的?”

  素手轻抬,不远处,一只扇动着宝蓝色翅膀的蝴蝶,正从偏殿的花圃中飞来,静谧地落在帝后的指尖之上。

  抬头,看到帝后询问的是幻魔蝶,参老便迅速地将头低了下去,躬着身,小心翼翼地回着帝后的话:“回禀帝后,这只蝴蝶并非是紫阳神君所养,而是数年前,弱水河伯带来献给紫阳神君的。”

  “弱水河伯?”

  那不就是前些日子,在下界升月,搞了一出好大动静出来的小鲤鱼精吗?

  帝后细细地打量着指尖上的幻魔蝶,若是她刚才没有感应错的话,这只蝴蝶的身上,似乎带了些楼兰的气息。

  “是蛊虫吗?”

  神识凝聚,一束紫光轻飘飘地落在了幻魔蝶之上。

  忽然,幻光荡漾,一层水波似的涟漪,向四周蔓延开来,荡及紫阳,更荡入帝后的识海之中。

  “居然是幻术?”

  帝后一脸感兴趣地看着周围的幻光,也没抵抗,直接让那层幻光轻易地入侵到她的识海之中。

  唰——

  蓝光一闪,再睁眼,帝后发现,周遭的一切景物早已变了一副陌生的模样,但是,却又有一种朦胧的熟悉感,袭向心头。

  这是……

  “轰隆——”

  九天之上,劫雷显现,在混沌的紫色电光之中,一个窈窕的身影,正蜷缩着身体,在雷电中降生。

  而身在幻境之中,却又游离在幻境之外的帝后惊讶地看着那漫天神雷,一种久违的心悸感,犹如一颗石子,在她那颗古井不波的心中,溅起了水花。

  这居然是她数千年之前的记忆!

  “落落,恭喜你,化形成功了。”

  蜷缩在雷电之中的纤细女子,正懵懂地抬着头,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天上的男子。

  一袭紫袍,雷纹浮身,黑发张扬,笑容狂肆。

  “哥哥……”

  是帝君。

  帝后的心,无声的念,淡漠的眸光,竟有了裂开的痕迹。

  那一日,是她化形成人的诞辰;那一日,也是灵州的月亮,最美的一晚。

  自那天起,灵州的天庭中,便多了一个天资绝顶的天生神灵。她自劫雷中降生,她也是天庭帝君的亲生妹妹——奈落。

  唰——

  画面跳跃,这一转,便又是千年。

  “今日,我舍弃此身,以弥补灵州气运,不复为神。从今往后,天庭再无帝君,灵州再无云霄……”

  千年之前的回忆再一次浮现在眼前,帝君舍身保全灵州气运,群神悲戚,痛不欲生。而那时的她,也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天庭帝后。

  “不要——”

  歇斯底里地声音不断在天庭中回响,眼泪干涸,心头滴血。

  处于幻境之外的帝后看着眼前这副生离死别的画卷,即使过了一千年,尘封在心底的悲伤,依旧血淋淋地烙印在她灵魂中的每一个角落。

  她以为她忘了,其实她记得比谁都清楚。

  那一战,足足持续了数百年。生灵涂炭,灵气凋零。

  这是每一个神都不想揭开的伤疤,也是每一个神都要铭记在心的耻辱。可是,这些痛苦再多,也远不及她,永远失去了一个爱她的亲人。

  “你曾踏月而来,将我从万劫不复中救了出来……”

  “你明明是那个让我不要放弃的人,到头来,却是你先放弃了……”

  “我不想再在梦中看到你,我不要你的狗屁道歉,我也不要再当什么帝后。什么苍生,什么大道,我统统不要!我要的,只是你而已……”

  那一次,她整整哭了十日。

  天空哭成了灰色,鲜花哭成了血色,连同世间中所有美好,都在那场滂沱的泪雨中,全都哭成了黑色。

  “啪塔——啪塔——”

  帝后看着眼前泪雨滂沱的自己,伸出手,想要安慰,但摸到的,却只是一片朦胧的虚幻罢了。

  苍白的手,定格在空中,过了很久,才慢慢地落下。

  “哥哥,你说,你不愿负天下人。但你可知道,你终究还是负了我……”

  口中喃喃自语,自始至终,帝后的表情都很平静。就像她的身份,天庭帝后,容不下一丝一毫的脆弱的。

  唰——

  素手一挥,眼前的幻境,去泡沫一般,在瞬息之间消逝。一如那千年前的记忆,过去了,终究就是过去了。

  “帝后?”

  参老看着有些失神的帝后,便忍不住唤了一声。

  “无事。”

  放走了指尖上的幻魔蝶,不知怎的,她的心竟有些空虚起来。摇了摇头,转身,一如来时,帝后又慢慢地向外走去。

  “对了。”

  刚想舒一口气的参老,见帝后回头,身体又忍不住紧绷了起来。

  “好好照顾那只蝴蝶。”

  “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