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彼岸花

  “扑通——扑通——”

  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在李牧鱼心中油然而生,仿佛是心跳的悸动,又仿佛是天地交替的旋律,一阴一阳,一明一暗,整个弱水域在这一刻不断地膨胀,不断地扩大,就像是一个不断充着气儿的气球,只待在最饱和的那一瞬间,爆裂开来,破而后立。

  “扑通——扑通——”

  浮在半空之中的李牧鱼,有些吃力地捂住自己的胸口,明明很痛苦,他却有一种血脉喷张的异样快感,充斥在心中。

  一、二、三、四、五。

  心脏的节拍,在万物膨胀的旋律中狠狠地敲了五下,一次强于一次,一声重于一声。随着心跳节拍的落下,原本静静地挂在夜空之上的幻月,骤然变大。

  “唰——”

  月白色的光芒一改之前的清冷静谧,刺目的白光仿佛要将整个弱水域给吞噬掉一般。冻彻心扉的凉意,顺着幻月的清辉,柔柔地倾洒在弱水域中的每一寸土地之上。

  “这难道就是……”

  月神的神赐术?

  李牧鱼有些失神地望着九天之上的皓月,有那么一瞬间,李牧鱼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

  神赐术,是每一个天生神灵的神力根基,也是通过体内的仙格衍生而来。而神赐术威力的强弱,也是衡量每一个天生神灵体内仙格品阶强弱的标准。与九天之上的月神比起来,无论是神赐术威力,还是仙格品阶,他都差得太多太多。就像是萤火与皓月,完全就是云泥之别。

  “我还是太弱了啊……”

  他是神,是一个有着自己神域的天生神灵,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幸运儿。

  但那又如何呢?归根到底,他也只是一个修为低、神品低、仙格低的小神罢了。比起月神、紫阳神君这种顶级的存在,他压根什么都不是。

  远的不说,就说天庭中其他的老牌天生神灵,哪一个不是修为高超之辈?论起信众基础,现在的他,根本连他们的一个零头都达不到。

  从鲤鱼时期的苦苦挣扎,再到现在神灵时期的懒散无为。从苦到甜,过于顺遂的成功,总是会让一个人迷失在自负的情绪之中,蒙蔽了眼前的路。所以,在有了压力之后,便会升起动力。只有认清了自己的现状,才会有一个更加清晰的奋斗目标。

  “扑通——扑通——”

  弱水域向外扩张的幅度原来越大,而天上幻月的暴涨速度也越来越快,由最初的数十丈大小,到现在,已经足足暴涨到数百丈之巨。可以说,弱水域的半壁天空,已经完全被被茫茫的月白色所填满。

  “应该差不多了吧……”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弱水域的扩张速度才渐渐放缓。而天上的幻月,也在半个时辰之前,就停止了无穷无尽的暴涨,到现在,幻月反而开始逐渐缩小。

  “啵——”

  一声脆响忽然在李牧鱼耳边响起,仿佛是蛋壳破裂,弱水域外围的浓雾结界由浓转稀,犹如一个被剥了壳的鸡蛋一般。而且,弱水域内部的灵气浓郁程度,也足足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弱水域,升级完毕了。

  身体渐渐从半空中落下,当李牧鱼的双脚重新踩在弱水域的大地上时,一种心神相连的感觉,让李牧鱼有了片刻的恍惚。

  “没想到,在半弃域升级之后,居然会与神灵产生这么深的羁绊。”

  若是有朝一日,他的弱水域彻底从半弃域升级为一个完整的神域,那么凭着神域与灵州的相融性,他完全可以以弱水域为穿梭之门,跳转到灵州的任何一个地方。

  “恩?”

  就在李牧鱼心生感悟之时,眉心中的仙格突然起了异动。

  “嗖——”

  红光一闪,一颗黑色种子形状的东西,从他的眉心的仙格中飞来出来,接着一道光尾,黑色的种子直接越过弱水河,飞向了右岸的荒漠之中。

  “怎么回事?”

  原本一直不声不响,依附在仙格之上彼岸花种,在此刻,却突然起了动静。不仅脱离了仙格,还直接从他的身体里飞了出来。

  兜兜转转,黑色的彼岸花种就像是一只在寻找新家落户的小鸟,最终,在弱水河与荒漠的交界处,安了家。

  摸了摸自己的眉心,一种难言的荒谬感在李牧鱼心中滋生。

  他本来想着有一天,等着修为高了,就可以试着炼化彼岸花种来着。可没想到,随着弱水域的升级,彼岸花种竟然提前从他的身体里飞了出来。

  “呼——”

  青色的风拂过蔚蓝色的河面,卷起一个波浪,拍打在彼岸花种栖身的荒土之上。

  “黄泉路漫彼岸花,忘川曼珠望沙华。

  三生石旁望三生,唯有相思念断崖。”

  鬼魅女声,幽幽回响,顺着荒漠的青风,吹得李牧鱼脊背一颤。

  “开。”

  一字一落,一朵如火、如荼、似血、似妖的殷红色花蕾自弱水河畔开出,如鲜血啼落,哀声婉转,一种渗人心扉的悲伤,狠狠地冲击在李牧鱼的心间,一时间,竟让他疼得忘记了呼吸。

  “彼岸花……”

  李牧鱼死死地盯着眼前那抹猩红,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来得太快,让他一时间,竟没有丝毫的心理招架能力。

  “居然是轮回。”

  彼岸花,是涅槃,是重生,是一朵盛开在时空乱流中的妖花。

  就在方才,彼岸花在弱水域扎根的那一刹那间,一个非常沉重记忆画卷再一次在李牧鱼眼前展开。只是,记忆的篇幅太长,而他看到的时间又太短。

  虽然一切都没有头绪,但他隐约之间,似乎知道了,为什么五大洲对于楼兰中的金尸那般看中。

  “金尸代表着楼兰的法则,得到金尸,就代表着,拥有了参悟楼兰法则的机会……”

  楼兰古国是处于时空乱流中的世界,若是李牧鱼没有猜错的话,楼兰金尸中所蕴藏的法则,就是关于时间轮回的法则。

  而彼岸花……

  就是轮回!

  李牧鱼的心,有些发颤。懂得得越多,他的心便越恐慌。

  一个人的机遇得与能力相匹配,若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去守护,那这个机遇,很可能成为万事的祸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