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半妖之城

  皓月升空,银辉倾洒。

  那一轮明月,自雨幕幻像中的神灵身后,缓缓地升至高空之中。

  “好美的月亮啊。”

  磅礴的大雨,依旧阻挡不了生灵对月亮的喜爱。但是,奇怪的是,月神明明应该是女子,但为何,这雨幕幻像中的神灵,却是一个男子?

  “叮咚——”

  琴声依旧在奏,顺着雨声,传入到每一个生灵的耳边。

  “哥哥,你听,这个琴曲好熟悉啊。”

  金溪江域,望江城,一对头顶兽耳,身着短打的男女,正栖身在客栈顶楼之中,望着雨幕中的幻像,竟有些片刻的失神。

  “不会错的!这琴曲,分明就是那位恩人奏的!”

  时隔数年,但船上的记忆,对于两人来讲,依旧历历在目。

  若不是那位恩人出手相救,那他们兄妹二人,也许根本活不到现在。

  “哥哥……”

  阿蛮的眼圈有些微微泛红,鼻头一酸,两人寻了这么多年,居然在这擎天雨幕之中,才终于见到了恩人的身影。

  只是时隔数年,恩人早已不再是那个俊秀少年郎,摇身一变,已经化为一位修为通天的天庭神灵。而她,却已经老了。

  摸了摸脸,其实阿蛮此时的容貌也才二十出头,由于他们兄妹二人没了妖气侵体的桎梏,便在灵州之中寻了一本修炼秘籍,没想到,短短数年,他们二人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开窍期巅峰,晋级速度在一众散修之中,堪称惊艳。

  而且,随着修为的提升,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修真界,他们也不至于像其他半妖一样,被受欺辱。

  这一切的转变,都要归功于他们兄妹二人的大恩人,李牧鱼。

  “哗啦啦——哗啦啦——”

  倾盆的大雨依旧浇灌在灵州的大地之上,驱赶了燥热,驱赶了干涸,留下的,却是越积越深的雨水。

  幻月在夜空中冉冉升起,即使身处大雨之中,夺目的月辉却依旧牢牢地抓住了灵州大地每一个生灵的目光,即使水势逼近,他们的注意力也没有转移分毫。

  前世、今生、过去、未来。

  当生灵盯着幻月的时间越长,那一幕幕奇异的景象在眼中闪过的速度便越快。

  痛苦、喜悦、绝望、希望,这雨幕中的幻月就像是每一个人心中的镜子,映照期盼,也反射心魔,让人忍不住流连于一个又一个美梦之中,仿佛看着幻月,未来的一切愿景便皆可实现。

  ……

  “好强的幻术!”

  金溪江畔,身着白袍的金溪江神正一脸恍惚地看着天上的幻月,过了许久,他才从幻月所编制的幻境中清醒了过来。

  没有争斗,没有痛苦,一切就像是梦幻中的乐园,让抬头望月的每一个生灵,都置身在一个极美的幻域之中。

  “这到底是谁的手笔?”

  以这擎天雨幕为景,将千里之外的景象投影在雨幕之中。虽不知道此人的目的什么,但这一切的布局,都与数年前的楼兰蜃景的效果一般无二,甚至,还有过之而不及。

  毕竟,蜃景仅仅只是传递了景象,但此人,却可以连同声音,一并传播在灵州的天空之中,堪称绝妙。

  ……

  “是李牧鱼!”

  即使面容被隐藏,但水德神袍,以及若水琴,却无法蒙骗过曾经与他朝夕相伴的伙伴们。

  此时,身处于灵州极阴之地的冥远,正神情复杂地看着空中的升月幻像。

  这靡靡的琴声之中,所传达的琴意她怎么会不知道?那一日在冥界边际之地,李牧鱼所谱的琴曲,就是此时所弹奏的琴音。

  那个令她失神,勾起她无尽痛苦回忆的神赐术,没想到,时别数年,李牧鱼居然以这种方式,将那个针对半妖的神赐术,以这种方式,在整个灵州天空中施展出来。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或惊叹、或诧异、或欣赏、或怀疑。

  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幻月中的幻像,更加变化多端。

  可是,灵州中大部分人,也仅仅只是被幻月中的幻像所吸引,并未受到更深层次的影响。幻月真正受众对象,反而不是这些普通人。

  “娘亲,他就是你所说的,半妖的神吧……”

  神庙之内,半妖男孩痴痴地看着雨幕之上的明月,缥缈的琴音,就像是一道光,在刹那间,就照亮了他那个漆黑的世界。让他这个只知道一味地藏身在阴影下的半妖,学会了追寻生的希望。

  “娘亲,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肯为半妖施展神赐术的神灵……娘亲,你听得到吗……”

  妖气侵体的痛苦渐渐消失,但痛苦的感觉依旧在半妖男孩的脑中不断盘旋。那种撕心裂肺,那种刻骨铭心,这种痛,即使是死亡,都比它要好得太多。

  “叮咚——”

  琴声渐熄,月光渐亮,雨幕之上,那轮极亮的幻月,已经地悄悄悬挂在弱水域的天空之中。

  李牧鱼双手抚琴,抬头看着那来之不易的幻月,一种充实地满足感,在他的心中油然而生,脸上想笑,但现在却还没到真正能开心的时候。毕竟,面向灵州所有生灵的雨幕幻像,还没有真正结束。

  “啪——”

  一拍手掌,一层涟漪似的水波自李牧鱼周身荡漾开来,双手掐诀,口中诵咒,仅是瞬间,眼白褪去,李牧鱼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眼,在瞬间,完全变为黑色。

  “心转之术。”

  声音如同深渊中的鬼魅,目光的投影落在天空中的幻月之上,水波、月华、幻灵、雨幕,水月生幻,心转之术的影响,通过四种媒介的传播,无限放大,最终落在了灵州雨幕之上。

  “哗啦啦——哗啦啦——”

  瓢泼的大雨依旧在下,可是天空雨幕之上的幻像,却是陡然一变。

  蔚蓝色的河水、九天的皓月、河畔上的垂柳,一幕幕,一桩桩,飞快的闪过。最后,雨幕幻像中的场景,定格在一个城市缩影之上。

  半妖城。

  “半妖城!?”

  三个泼墨大字,犹如三道魔咒,狠狠地烙印在每一生灵的心上。

  “这世间,居然会有一个属于半妖的城市!?”

  (对不起(ಥ_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