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灵州天空的幻像

  乌云遮天,漆黑蔽日。

  眨眼之间,整个泗水城的上空便被这突如其来的漆黑乌云遮得不留一丝缝隙。

  “城主,这是要变天了!”

  轰隆——

  巨大的轰鸣声突然在空中响起,打破了夏日流火的炎热,也打断了城主府内的对话。

  “下雨的日期,并不是明天,而是今天。”

  金溪江神传过来的下雨日期,根本就是错的,或者说,这下雨日期,是被他们故意传错的。

  可是,为什么?

  下雨的日期,为什么要故意传错?

  轰隆隆——

  乌云袭来的速度越来越快,不一会儿,入目之处,已经全都被笼罩在内。

  “通知下去,令泗水城的居民封锁住所,所有人全部到瞭望台集合!”

  “是!”

  沉声下完命令,城主府便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是黑云压城,遮天蔽日,整个泗水城内,已经炸开了锅。

  “轰隆隆——”

  随着最后一道响天彻地的雷声划过天穹,磅礴的雨势,在瞬息间,向整个金溪江域席卷而来。

  如果更准确地来讲,此时,整个灵州,都被笼罩在这擎天雨幕之内。

  ……

  泗水城外,一座废弃的神庙之中。

  “啊——”

  凄厉的惨叫声突兀地在荒僻的神庙中响起,撕心裂肺,痛彻心扉,混杂着庙宇之外的倾盆雨声,使得神庙中的气氛更加萧索。

  “好疼——真的好疼——”

  一个只有八九岁大的男孩,不断地在地上打滚儿,由于剧烈的疼痛,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抓得不成模样,抓痕,裂痕,衣衫之下,一层细密的黑色椭圆形鳞片,正紧密地覆盖在男孩的身上。

  此人,便是之前在泗水城,被幼妖围攻的半妖男孩。

  “啊——”

  因为剧痛的缘故,半妖男孩的嘴唇被牙齿咬出一道深深的血痕,脸上更是被地上的石子划满了竖七竖八的血痕。

  这一次,潜藏在体内的妖气爆发突然,而且随着半妖男孩的年纪越来越大,妖气发作时的疼痛感也愈来愈烈,现在,体内的妖气已经冲入脑中,若是得不到疏导,半妖男孩的性命,也许就交待在这个阴雨天之中了。

  嘴唇发白,牙齿颤抖,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视线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外面的声音也渐渐听不太清,他只是依稀间记得,似乎在妖气发作的时候,泗水城的上空,飘来了一朵好大的黑云。

  “娘……你在哪儿……鳞儿好痛……”

  泪水止不住地从眼角滑落,汹涌的记忆,随着脑中的疼痛感,不断涌向心头。

  幼年丧父,继而丧母,凭着一副残破的半妖之躯,一路跌跌撞撞地,来到了金溪江域的泗水城。

  人类排斥他,妖类排挤他,无论到了哪里,半妖的身份就像是天生打在他身上的一个烙印,让他自生来,就被整个世界所排斥。

  不仅如此,半妖的诅咒更是如同跗骨之蛆,让他的生命,随时都可能会在一个无人的角落,伴着疼痛,寂静的离去。

  就像现在。

  “啊——”

  脑袋越来越痛,体内的妖气就像一柄尖刀,狠狠地插入他的脑髓之中,一下一下,一抽一抽,每一次的疼痛感,仿佛都要脱了他的一层皮。他真的再也忍受不了了,他真的不想再继续这样活下去了了,继续活下去,对于他来讲,真的太痛苦了。

  好想死啊。

  “轰隆——”

  黑云中的雷声愈来愈烈,落在灵州大地上的雨也越来越磅礴,没过多久,地势较低的地方,已经累积了足有没膝的水量。

  “叮咚——”

  突然,雷声一寂,一阵缥缈的琴声随着阴风骤雨划过泗水城众人的耳际。

  什么声音?

  “你们快看啊!”

  不知是谁惊叫了一声,原本向眺望台跑去的泗水城居民,忽然整齐地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黑云压城,雨势磅礴。在这个漆黑一片,雷声震耳的暴雨天,一道模糊的空中幻境,突兀地出现在这擎天雨幕之中。

  “这是,什么东西?”

  泗水城主一脸惊疑地看着雨幕中的景象,一种难以置信的惊奇感,充斥在他的心间。

  “难不成,又是楼兰蜃景?”

  漆黑如墨的雨幕之中,一条蔚蓝色河水正在潺潺流淌,河畔、柳树、红霞,一副绝美如画的仙境景象,赫然倒映在这擎天雨幕之中。

  “叮咚——”

  柳树下,玄色水德神袍猎猎作响,脑后的幽蓝色水德神轮若隐若现,水雾萦绕,霜雪纷飞,赤红色的云纹红绫在身后随风飘摇,面目模糊,气息悠远,一个恍若天人的神灵,正双手抚琴,影影绰绰地倒映在擎天雨幕之上。

  “是天神!是天神!”

  奇异瑰丽的场景,总会让芸生灵心中生出一种难以置信的惊异感,再配上这滔天雨势,雨幕幻像中男子的身份,更添一份高高在上的神秘与未知感。

  “叮咚——”

  神庙内,原本被剧烈的疼痛折磨得生不如死的半妖男孩,就在意识即将陷入彻底的黑暗之际,一阵琴音忽然自九天传来,划过他本已模糊的耳畔。

  “叮叮叮叮——”

  琴音渐密,雨打大地,而半妖男孩体内横冲乱撞的妖气,就在这琴声之中,居然被渐渐地安抚下来。

  这是什么声音?

  就在所有人都在仰望幻像的时候,一轮银白色的月亮,在众目睽睽之下,在那玄袍神灵的背后升了起来。

  月亮?

  居然是月亮!

  泗水城内的所有妖都震惊地看着这一幕,不仅如此,泗水城主、金溪江神、甚至是整个灵州的所有生灵,都震惊地看着天空中的这一幕。

  这个神灵,居然可以操纵月亮!

  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月神?

  太阴之月,在所有生灵的心中,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尤其是对于妖类,太阴的地位甚至还远远高于太阳。

  而此刻,这擎天雨幕之中,居然有一个人,可以轻易地操纵着太阴之月,这不禁让所有的灵州生灵,都不由自主地开始猜测起这个神灵的身份。

  神秘、清冷、高不可攀,种种的意象,在一瞬间,皆被贴在那玄衣神灵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