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泗水城的半妖

  泗水城,骄阳似火。

  炎炎的夏日,无情地炙烤着大地,平常精神抖擞的树木,也变得无精打采。

  微风吹拂,夹带着灼灼火气,烤得街头的树叶似乎都有了些焦味儿。白色的石板,反射着灼眼的日光,细细看去,仿佛石板之上的空气都有些扭曲。

  泗水城内已经足足有七日未下雨,七日的时间虽不算太久,但今年的天气却特别的热。

  非常闷,非常晒,即使是最抗热的妖,也不敢长时间暴晒在日光之下,或林中、或城内,所有生灵都远远地避开灼热的日光,蔫蔫的,毫无生气。

  “废物!让开。”

  一个仅有八九岁大的男孩,被几个痞里痞气的幼妖粗暴的推开,手中的蒲松草更是被撞翻,散落一地。

  “哈哈哈哈,撞死这个废物,打死他!”

  刺耳的笑声不绝于耳,其中笑得最欢的几人更是捡起地上的碎石,狠狠地朝着那个被他们撞倒在地的男孩身上一通乱扔。

  “砰砰砰砰——”

  石子击打肉体的声音不绝于耳,一声一声,每一次石子落在身上的力道都极重,根本没有留下丝毫的情面。

  “啊——”

  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自那个倒地不起的男孩口中响起,身体抽搐,双眼翻白,活像一只弓着身体的大虾,在煮沸的开水中不住地抽搐。

  “他怎么了?”

  见男孩模样凄厉,原本还在扔着石子的幼妖们,渐渐惊疑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应该是妖气发作,俺娘说,他们这些半妖大多数就是死在这个时候……”

  听到会死人,几个幼妖渐渐停下了熄了打人的心思。倒不是他们惧怕,只是泗水城有规定,凡是在泗水城内,所有的生灵都会受到泗水城城主的保护,任何人不能轻易在城内杀生。

  若是在这个半妖死的时候,恰好是他们施暴的时候,他们反倒是会徒惹一身麻烦,得不偿失。

  “呸!真是晦气,咱们走!”

  见男孩的惨叫声越来越凄厉,几个幼妖的神色也渐渐变得有些慌张起来,撂下几句狠话,便转身离开。

  “终于走了么?”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远,原本还倒在地上惨叫不止的半妖男孩,忽然停了下来。

  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将地上散落的蒲松草拾了起来。今日的遭遇也并不是第一天发生,最开始他也许还会愤怒,但慢慢地,随着他逐渐认清了自己的身份,一种无力的麻木感,便充斥在他整个人的心中。

  弱者该死!

  铁血的森林法则,在妖类横行的世界,更是被发挥到了极致。

  “恩?”

  额角突然有些刺痛,伸手摸了摸,鲜红的血粘在指腹之上,顺着半妖男孩的额头,缓缓向下流淌。

  “又受伤了么……”

  胡乱地抹了抹,半妖男孩的表情却并未因头上的伤口,而有丝毫的变化。

  现在天气炎热,若是不尽快清理伤口,说不定会引来一些嗜血成性的妖怪的抓捕。

  反正,在这个举目无亲的泗水城,他一个小小半妖,即使死了,又会有谁会在乎呢?

  提着蒲松草,脚步有些虚浮,沿着阴暗的墙角,沉重地,向阴影中走去。

  ……

  “神君,关于几日后的水灾,已经让各个城的城主发布出去了。”

  “恩,那金溪江域最近可有新增的信众?”

  “回禀神君,到目前为止,信众的数量并未增加。”

  “没增加?”

  闻言,倚靠在石椅之上的金溪江神,却是不满地皱了皱眉。按理来讲,若是有灾劫来临,金溪江域内应该会新增许多寻求庇护的信众才对,不应该连一个都没有增加。

  “那城内的香火情况如何?”

  “凡人城市的香火信仰情况还算是比较好,但是妖修聚集的城市,却并不是很好管教。”

  “不好管教?”

  “是。”

  听到下属的禀报,金溪江神的脸色不禁更加阴沉了下来。

  香火信仰,就是每一个天庭下界后天神灵的神力来源,若是香火不盛,信仰不牢,那金溪江神对于整个金溪江域的掌控力便会弱上许多,更严重者,还会出现神品倒退的现象。

  “把那些不想贡献香火的生灵,都给我驱逐出去。既然想得到本神的庇护,那就总得有付出!”

  声音有些阴冷,但只是一瞬,金溪江神的表情便恢复了正常。

  “你下去吧。”

  “是……是。”

  得到金溪江神的首肯,鲶鱼精瑟瑟缩缩地退了下去。

  凡是在金溪江域当差的人都知道,金溪江神性格阴沉,喜怒无常,还特别喜欢迁怒于别人,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君。

  所以在金溪江域当差,必须时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否则一个不慎,小命就有可能丢在这里。

  “不肯献香火么?哼!看来得好好敲打敲打他们了。”

  ……

  泗水城,城主府。

  “暴雨大概还有多久才会下?”

  “回禀城主,若是不出意外的话,时间应该是明日。”

  明日?

  一个方脸络腮,鼻头穿环,头顶生角,体型雄壮的男子,正站在城主府高地的窗户旁边。

  “水患工作准备完毕了吗?”

  “这……”

  “恩?”

  见下方禀报之人语气有些迟疑,泗水城主不禁皱了皱眉。

  “回禀城主,昨日金溪江神下令,停止一切对水患工作的防患准备。”

  “停止?原因呢?”

  听到泗水城主的语气有些低沉,下方之人的头不禁垂得更低。

  “小的……也并不知情。”

  闻言,泗水城主的眉头皱得更加厉害。守护金溪江域,是金溪江神的职责,若是因此发生了什么意外,天庭肯定会怪罪下来,到时候,作为泗水城的城主,必然难辞其咎。

  这金溪江神到底搞什么名堂?

  “轰隆——”

  巨大的轰鸣声,如同一柄重锤,狠狠地落在了泗水城内每一个生灵的心上。

  “怎么回事?”

  万里晴空,无风无云,本是艳阳高照日,但这声惊雷却结结实实地落在每个人的耳朵里。

  “城主,你看!”

  顺着所指的方向看去,泗水城主的双眼骤然一缩。

  好大的一朵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