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席卷灵州的台风

  自那日起,骤升的高温便代替了之前的凉爽,席卷了整个弱水域。

  而这股突如其来的高温热潮,受到影响的却并不单单是弱水域,整片灵州大地,在短短几日之间,每一个角落,都被笼罩在这人间蒸炉之中。

  ……

  天庭,云霄宝殿。

  “查清楚了吗?这一次灵州的高温热潮,为何持续了这么长时间?”

  云霄殿内,身着紫色雷纹神袍的帝后,此时正端坐在殿首的金龙长椅之上,原本绝色的容颜,配上一身贵气袭人的紫色神袍,更衬得帝后威仪庄严,高不可攀。

  “回禀娘娘,据下界神灵禀报,这一次的高温热潮是由于西北方的无名海有一股热气盘旋,进而凝结成了一股极强的海上热气风暴,散发出大量的潜热,影响了整个灵州的气候。”

  “哦?是吗?”

  座首之上,帝后眉头轻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那这股热气风暴,对灵州可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闻言,星宿老君拈了拈胡须,继续向帝后说道:“这次的热气风暴,会使得整个灵州在近几日滴雨不降。”

  “滴雨不降?”

  帝后皱了皱眉,沉吟片刻,继续说道:“这对于天庭倒不是什么难事,只需派几个行雨神官按时布雨即可。”

  “帝后,此举目前并不可行。”

  “为何?”

  帝后疑惑地看着星宿老君,灵州大旱,在往年也并不是没遇到过,但在调节气候灾难上,天庭却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

  旱了,就派几个神官施云布雨;冻了,就令几只火乌下凡,烧一烧,再冷的天儿,也就过去了。可这一次的情况,按照以往的处理经验,应该也没有什么难度,只是不知,星宿老君为何阻拦。

  “回禀帝后,这热气风暴虽含燥气,但内里却属水。据无名海附近的神灵所说,这热气风暴,有向灵州移动的趋势,过不了几日,这热气风暴便会登上灵州,到那时,整个灵州就会陷入暴雨之中。”

  “所以你的意思是,这几日,非但不能降雨,还要提前做好防水患的准备?”

  “正是如此。”

  点了点头,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帝后的心也算是落了下来。如果仅是如此的话,单凭灵州下界的守护神灵,便可解决了吧。

  “吩咐下去,让灵州所有的神灵都打起精神,守护好己方领域,且莫损害到灵州的生灵。”

  “遵命。”

  云霄宝殿的众神见事情有了解决的方案,便也舒了口气,若只是水灾的话,对于提前做好防备工作的天庭来讲,也不算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对了,这一次的热气风暴,是下界的那个神灵发现的?”

  “回禀帝后,是弱水河伯李牧鱼。”

  “是他?”

  那条小鲤鱼精?

  ……

  灵州,金溪江域,泗水城。

  泗水城是一座临水而建的城市,也是整个金溪江域最繁华的城市。

  金溪江,位于白虎岭和清风平原之间,是一条占地面积极大的水域,而且水气丰富,气候宜人,在水域附近兴建了许多人口基数极大的城市,是一个体系非常成熟的灵州神域。

  而金溪江域的主人,则是一个自金溪江内诞生的水魄,在蒙昧之时,曾受过天庭的恩泽,在化形之后,便受诏,被封为金溪江的江神,一直守护着金溪江。

  金溪江神,虽不是天生神灵,但也是天庭的老神官,资历较长,一直受着金溪江域内信众的香火供养,在后天神灵中,也算是名气颇大的神官。

  只是,一直受到资质的桎梏,金溪江神整整修炼了八百年,修为还依旧停留在凝体期后期巅峰,始终不得寸进,无法跨入到妖丹期。因此,他的神品也一直在六品上下徘徊,始终无法更近一步。

  后天神灵不同于先天神灵,后天神灵的修为是与神域内的信众香火挂钩的,香火信众越多,修为便越高,因此,信众资源,对于每一个后天生灵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不容有丝毫的损失。

  后天神灵之所以被称之为后天,首先,就他们体内并没有仙格伴生;其次,他们的所有人的神职,甚至是神灵的权柄,都是受封于天庭,因此,后天神灵受到天庭的限制会比较大,无法像那些先天神灵一般,有着自己独立于灵州的神域,靠着修补神域得到的功德,就能轻轻松松地受到天道偏爱,无论寿命还是修为晋级速度,都远远强于他们这些后天神灵。

  可以说,先天与后天,天生就隔着一道跨不过去的鸿沟。

  “报——”

  金溪江府,一个身着白色衣衫的中年男子,正闭目盘膝端坐在石椅之上,听到门外来报,一对极淡的眉毛,不满地皱了起来。

  “有何事?”

  淡眉、长眼、鹰鼻,皮肤有些病态的苍白,唇色偏紫。阴柔的长相,阴柔的气息,连同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阴柔地尖细。

  “禀告神君,刚才天庭传来了一道指令,说是与最近的热伏天有关。”

  “天庭的指令?拿来让我看看。”

  “是。”

  一个鱼头人身的鲶鱼精,双手捧着一道金色的神旨,战战兢兢地递到金溪江神的手中。

  “热气风暴?这是什么东西?”

  金溪江神拿过神旨,看到上面陌生的词汇,淡淡的眉毛不禁又一次皱了起来。明明是热伏天,天庭为什么让做好防水患的工作准备?

  “来传旨的神官可还在外面?”

  “回禀神君,这一次来传旨的是天庭的传讯纸鹤,并未见到神官。”

  只是传讯纸鹤吗?

  沉吟片刻,金溪江神一双白到有些透明的手不断揉搓着神旨上的文字,若有所思地打量着神旨之上的内容。

  “传我指令,命金溪江域各城的城主在今晚之前,来这里开会。”

  “遵命。”

  “退下吧。”

  “是。”

  见鲶鱼精退下,金溪江神皱起的眉毛忽然舒展了开来,连同泛紫的嘴唇,都上扬了起来。

  “也许,凭着这次天灾,可以多收罗一点儿信众资源。”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