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五行循环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茫茫的迷雾,花坛上的黑茧再一次起了动静。

  “呼——”

  青色的风,在昏黄的荒漠中肆意舞动,带着火,裹着沙,将弱水域吹得一片燥热。

  闭目凝神,身体浮空,在荒漠之上,身着一袭水色长衫的李牧鱼正盘膝入定,双手捏着法诀,随着荒漠中的风,一下一下,每一次呼吸都极其有规律的吐纳着。

  “混天绫。”

  低声呢喃,三个字就像三道风,轻灵地自李牧鱼口中吐出。话音刚落,青风顿起,一条七尺长,纹着祥云边儿的红绫自茫茫的沙漠中窜了出来。

  “风。”

  双目依旧紧闭,只是手上的法诀如飞花乱叶一般,快速地转换。口中默念,大段的小风咒被李牧鱼急速地诵读着,而漫天的青风随着低喃的咒语,开始有规律的吹了起来。

  第五层。

  李牧鱼霍然睁开紧闭的双眼,目光极亮,透着些许的兴奋,紧紧地盯着在空中肆虐舞动的混天绫。

  “冰川风暴。”

  太寒之气自李牧鱼身下磅礴而出,瞬间,空中生雪,原本燥热的沙漠,温度骤然降了下来。

  “呼——”

  太寒之域中,忽然开始卷起了一道极为强劲的风,紧接着,风声愈烈,一道数十丈高的龙卷风在李牧鱼面前升了起来。

  “呼——”

  冰蓝色的太寒之气被卷入到龙卷风之中,夹着雪,带着霜,一道气势极为骇人的冰川风暴,带着无尽的凛冽气势,向荒漠深处疾速卷去。

  “轰——”

  风声似雷,李牧鱼吃惊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凡是被冰川风暴席卷过的地方,不仅被破坏殆尽,而且还被冻上了一层极为坚硬寒冷的霜层。

  “没想到,这个新神通的威力,居然会这么大。”

  心中有些欣喜,整整三年苦磨,终于,混天绫中的禁制让他艰难地参悟到了第五层。

  不仅如此,李牧鱼以仙格中的小风咒为引,结合他的太寒之气,经过一次又一次地锤炼,叫他成功凝练出了一个新的神通。

  只是,遗憾的是,由于他天生水属法力的限制,混天绫中的火,却无法像其中的风一样,被他自如的借用。

  “收!”

  撤回法诀,没有了法力的支撑,在沙漠上肆虐的冰川风暴便渐渐停歇了下来。

  “看来,只有在修为突破到妖丹期之后,借着仙格衍生出来的新咒语,我才可以试着去驾驭混天绫中的火。”

  话虽如此,但李牧鱼却依旧无法保证自己在突破到妖丹期时,会不会有新的咒语衍生出来。

  以往在修为突破时,仙格衍生出来的咒语,大部分都与季节时令有关,可说起时令自然中的火,那便是九天苍穹中的雷电了。

  “若是雷咒的话,我就可以借助雷电中的疾火,试着来参悟混天绫中的火。”

  唉——

  李牧鱼叹了一口气,至宝在前,他却无法随意使用,这种心痒难耐的感觉,就像是一只猫爪子,不断抓挠着他的心。

  “希望,下一篇咒语,会是与火有关的雷咒吧……”

  扫清杂念,李牧鱼重新闭上了眼睛,默念咒语,引导混天绫进入地脉之中。

  现在,混天绫和弱水域的融合情况已经越来越好,因着混天绫的福,弱水域中不但有了风,还滋生出了火。

  一方神域想要不断升级,那金、木、水、火、土,这五行必然不能缺少任何一项。

  原本的弱水域,有荒漠之土,有灵根之木,还有弱水之水,到如今,加上混天绫的火,那五行便齐了四门。

  还差五行之金么……

  李牧鱼虽闭上眼,但面上却没有焦急之色。

  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五行中的四位以开始相生,而最后一位的金,在五行相生的法则中,必然会滋生而出。只是,时间也许会长了一些罢了。

  “咔嚓——”

  耳尖轻动,一声清脆的破裂声自弱水河的右岸传了过来。

  “第一百只幻魔蝶,在今天,也该孵化出来了。”

  将混天绫引入到地脉之后,李牧鱼便起身向忘忧树的方向飞去。

  绿草如茵,种植在忘忧树旁的灵药也开始冒了芽,李牧鱼手指轻点,一朵黑色的雨云便在灵药上聚集,没一会儿,淡淡的雨丝便从雨云从滑落而下。

  “淅淅沥沥——”

  雨丝落地,敲打起最美妙的音符,李牧鱼看着正在被雨水浇灌的灵药田,脸上却升起了些许的无奈。

  这些灵药都娇贵的紧,浇水量不仅得把控好,而且除虫的工作非常的繁杂和磨人。

  这期间,若不是忘忧树时常用先天木气来滋养这些灵药幼苗,不然,这些灵药幼苗说不准就全死光了。

  “看来,征集信众资源的工作得尽早开始了,以后这些杂七杂八的活,完全可以交给他们去做。”

  嘴上虽是这么说,但征集信众资源的事却谈何容易。

  这几日,他一直接连不断地用尽各种方法来完善他的升月计划,只是,里面的漏洞依旧很多,而且,还有一个最为棘手的问题,尚未解决。

  “如果,能有一个遍及整个灵州的幻术媒介,这事情就会容易许多。”

  幻术五觉之中,他可以模拟出视觉,但唯独这听觉,却依旧无法顺利延展。

  若水琴可以通过空气传声,但这传声的范围,也仅仅只有弱水域附近而已,再远,就无法顾及到了。

  “视觉、听觉……”

  有什么东西,既可以笼罩整个灵州,还能为我所用呢?

  “咔嚓——”

  一声脆响,打断了李牧鱼的思绪,抬眼看去,第一百只幻魔蝶,成功地挣脱了周身的束缚,破茧而出。

  李牧鱼看着展开翅膀的幻魔蝶,新生的喜悦,冲淡了他心中的烦躁。

  成功的路上总是铺满了荆棘,没有什么是一帆风顺的,也没有什么事情是那么称心如意的,这一次,倒是他太急了。

  “算了,这么久都等了,也不差这么一会儿了……”

  透过浓雾的阳光越来越密,今日,弱水域中的气温,比起往常,却高了许多。

  “最近的天气,怎么越来越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