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百年修为一场空

  迅速稳住身体,默念口诀。

  眼前的光亮逐渐消失,紧接着,声音、气味都如同被抽离出了身体,仿佛外界的一切感官都逐渐消失。

  五感封闭。

  一切正如云姬所料想的一般,每一步,都如同踩在鼓点儿上,按照计划,精准的落实。

  吼——

  凄厉的嘶吼声如同一道惊雷,重重的劈在黑沙河众妖心上。

  “孽畜,受死!”

  玄色长衫猎猎作响,虚空而立,一位长须墨发的中旬男子,刀锋般刚毅的脸庞仿佛透着一股凛冽的剑气,目光冰冷,犹如实质般地杀意像一把尖刀,狠狠地钉在空中那条青蛇巨蟒的身上。

  嗖嗖嗖——

  长剑出鞘,一分为七,剑尾带着长长的流光,剑势如虹,转瞬间,便已将空中的青色巨蟒伤得遍体鳞伤。

  青色巨蟒不断扭动着身体,以尾为鞭,狠狠地朝着戮剑仙人的位置抽去。

  “疾!”

  飞剑掉转,化为剑盾,挡在戮剑仙人面前。

  “合!”

  七剑合一,七把长剑合为一体,带着一股一往无前的凛冽架势,朝着青色巨蟒的七寸出刺去。

  “啊——”

  尖锐的女声从青色巨蟒口中发出,鲜血如柱,生机不断从伤口处流逝。

  “妖孽,若你交出琅琊碎片,我便留你一个全尸,如若不从,我定叫你生不如死!”

  原来是为此而来的么?

  心里冷笑,冰冷的蛇目中流露出不屑的讥讽。

  呼——

  二话不说,一阵紫色毒雾自青色巨蟒口中吐出,戮剑仙人见云姬还是拼死抵抗,心下大怒,飞剑再次化为剑盾,牢牢地挡在戮剑仙人的身前。

  毒雾一遇剑盾,便被剑气打散,根本伤不到戮剑仙人分毫。

  “哼,雕虫小技......”

  话刚到嘴边,戮剑仙人便看到青色巨蟒如同发了疯一般,朝他飞来,气息更是不断拔高。

  是爆灵丹!

  “不好!”

  青色巨蟒的气息从凝体期巅峰,不但拔高,到最后,竟然生生提升到了妖丹初期。

  轰——

  一股狂躁的灵力波浪,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滚滚浓烟如同铺天盖地的沙尘暴一般,腾空而起,伴随着猩红色的火焰妖艳绽放。

  云姬竟是自爆了。

  猛烈的爆炸声不绝于耳,成片的树木拔地而起,毫不留情地砸向了仓皇逃窜的兽群。血花飞溅,碎肉翻飞,四散在黑沙河之上。

  由于战争发生在空中,所以黑沙河中的众妖堪堪躲过一劫,藏匿在河底深处,瑟瑟发抖。

  “咳咳,咳咳咳咳——”

  烟雾消散,戮剑仙人狼狈地落在岸边,拄着飞剑,剧烈的咳嗽着。

  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玄色长衫此时已被染成血色,嘴角的殷红,更是令人触目。

  “蛇......妖!”

  戮剑仙人恶狠狠地瞧着方才爆炸的地方,咬牙切齿。

  “没想到,我陆某人一生斩妖无数,到头来,却是阴沟里翻了船,竟被一个凝体期的蛇妖算计了,咳咳......咳咳。”

  感受着自己不断恶化的伤势,戮剑仙人眼神一凝,几道神识不断向这边探来。

  此地不宜久留!

  运起静脉之中仅剩不多的灵气,催动飞剑,化为一道白色流光,迅速遁向远方。

  “呜呜......”

  森林之中,数不尽的生灵在那场战役中丢了性命,仅仅是自爆的余威,足以令它们脆弱不堪的凡驱遭到重创。

  三只豺狗幼崽不断舔舐着倒在血泊之中的母豺狗,感受的豺狗母亲身上的生机不断流逝,三只豺狗幼崽忍不住发出呜呜的哀嚎声。

  生灵涂炭,原本平静祥和的森林早已变成“兽间炼狱”,惨不忍睹。

  ......

  黑沙河底,封闭了五感的李牧鱼此时依旧处于混沌状态。

  “解!”

  眼前的黑暗渐渐被驱散,五感回归,眼中一片刺痛。

  墙壁上原本如月光一般柔和的夜明珠光,对于此时刚复明的李牧鱼来说,也着实有些刺眼。

  张开鱼口,李牧鱼忙不迭地吐出肚中之物。

  禁止消失,原本被幻化成种子的琅琊碎片,恢复原貌,蒙蒙的青光自碎片上散发而出。

  “前辈?”

  李牧鱼试探性地唤了一声。

  “云姬前辈,你在里面吗?”

  寂静,洞穴之中一片寂静,回应他的,也唯有他自己的声音罢了。

  一声叹息,正打算放弃的李牧鱼,忽然间在空气中捕捉到了一丝灵力波动。

  原本发着蒙蒙青光的琅琊碎片竟逐渐暗了下来,到最后,如同变为一件凡物,灰扑扑的,躺在地上。

  “前辈......是你吗?”

  “是我。”

  沙哑的女声自脑中响起,消散了李牧鱼心中最后一丝顾虑。

  “云姬前辈,你现在状况如何?”

  “我想在状态很差,也许会昏睡很久一段时间。”

  “前辈所说的很久,大概是多久?”

  “最短也得二十年。”

  “二十年?”

  李牧鱼心里有些悲戚,云姬此次兵行险着,却也付出这般大的代价。

  “你也不需多虑,本座这次自毁肉体,换得这次的金蝉脱壳的机会,也不失为一种转机。”

  李牧鱼听着云姬神识传来的声音,辨不出来喜怒。

  “之后,你便按照我之前教你的那个法子,搭乘十年后前往灵州的法船,从此离开云州。”

  “可是......”

  “没有可是!也不要犹豫!”

  听着云姬突然之间拔高的声调,李牧鱼心中的疑问不由得压了下去。

  “本座的时间所剩无几,便长话短说。本座的芥子袋中,除了那几样法器与我所修习的功法之外,其余的东西便一并送与你当做路资。你要切记,二十年之内,你若无法到达灵州,本座只会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而你,也会日日受心魔誓言的折磨,此生修为停滞,打回原形,再也无缘大道。”

  “李牧鱼,晓得了。”

  一声幽幽的叹息,原本语气间无悲无喜的云姬,却徒然伤感了起来。

  五百年修为烟消云散,将所有的希望都豪赌在这条鲤鱼身上,不知此举,是对,还是错。

  罢了,罢了。

  五百年的修为是她所有的赌资,赢了,那她的大道将畅通无阻;但若输了......

  百年修为一场空。

  所以,她云姬,输不起!

  也不能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