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忘忧树

  劫云的颜色越来越深,漆黑如墨,而夹杂在劫云之中的紫色电蛇,不断滋滋作响。

  “轰隆——轰隆——轰隆——”

  雷云巨响,电光四射,劫云仿佛已经无法收拢住狂躁的劫雷,劫气四散,能量溢出,一时间,黑压压的天空不断有紫色的电光窜动,妖冶而极其危险。

  “一道、两道、三道……”

  李牧鱼目光凝重地看着劫云,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一次的雷劫,应该是先天灵根的通智之劫。目前降下劫雷的数量已有三道,若是再继续下去,先天灵根必然会在劫雷之中化为灰烬。

  “轰隆隆——”

  就在李牧鱼以为会有第四道劫雷降下来时,突然,异变再生。

  紫色的电蛇逐渐开始收敛,可是天空之中的雷云却仍旧没有消散的趋势,反而愈来愈浓,一副雷雨将至的压迫势头。

  “呼——总算是过去了。”

  感受到空气中越来越重的水气,李牧鱼忽然安心地舒了一口气。

  劫雷主死,虽会破坏,但其中所蕴含的磅礴能量,却可以改造受劫对象的躯体,死中存生。

  在看似不可能中,天道却往往会在其中孕育着一丝生气,而这即将要下的雨,便是雷劫之后,天道对于受劫者的馈赠。

  “滴答——滴答——”

  千万滴雨珠划破天空,小小的,密密的,从漆黑如墨的劫云中来倾洒而下,落在绿洲这片漆黑的焦土之上。

  “滋滋——”

  雨滴落在烧焦的树干之上,带起一股白烟,扑灭了焦木之上的流火。

  “若是你看到了,一定会很难过吧……”

  原本的郁郁葱葱,在劫雷的肆虐下,仅在瞬间,便化为一片焦土,往日的所有努力,全都付诸东流。

  “哗啦啦——”

  雨点由少变多,由缓到疾,漫天的细雨凝聚与一点,豆大的雨滴骤然变多。而劫云之上若隐若现的紫色电蛇,在这一刻,彻底消失不见了。

  “哗啦啦——哗啦啦——”

  天空中仿佛漏了一个大窟窿,倾盆的大雨一茬接着一茬,浇灌在死气沉沉的焦土之上。

  磅礴的雨水中,看似汹涌,却暗藏着浓浓的生气。朦胧间,似乎有一道淡淡的绿光,若有若无的浮现在焦木表面。

  嗖——

  水光一闪,顶着漫天的大雨,李牧鱼飞到了先天灵根的面前。

  “醒了吗?”

  树干漆黑,但原本孱弱的树躯却足足粗了一倍有余,只是枝干上光秃秃毫无生气的样子,却让李牧鱼的心里一阵揪心难受。

  “渡过这次劫雷,你便真正的通了智,从今往后,只要我李牧鱼在这世上一日,我就绝对不会让你再受到任何人的伤害。”

  黑色的树干轻轻颤抖,李牧鱼知道,它听懂了。只是在通智之后,它的那颗单纯的木心,也会痛了。

  满目狼藉,一片死寂,回想着从前的翠绿,不知为何,一种感同身受的悲伤,仿佛一朵乌云,同样笼罩在李牧鱼心间。

  “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轻轻地抚摸着先天灵根的树躯,李牧鱼低声重复着,一遍一遍,不知是在安慰先天灵根,还是在安慰自己。

  “一切都会好的,时间总会让你忘记痛苦,忘记悲伤,忘记忧愁……”

  大雨洗刷着一地的痕迹,时间就像是一块无情的齿轮,追在身后,赶在身边。它的残忍,终究会让所有人学会成长;它的无情,终究会让所有人学会忘记;它从来不会因为谁是弱者就会怜悯谁,不前进,就会被齿轮无情地碾压,绞碎。

  “忘忧……忘忧……”

  磅礴的大雨下,一个身着水蓝色衣衫的悲伤少年,一棵浑身焦黑的悲伤灵根,雨声滴答,风声瑟瑟,在一地的狼藉灰败之中,一人一树,静静地,在雨中淋湿着自己。

  “以后,你就叫忘忧吧。”

  ……

  三年后。

  今年的春天,似乎来得比以往都早了一些,昨日还下着隆冬大雪,今日,气温就忽然开始回升了。

  弱水域,蔚蓝色的弱水潺潺流淌,青色的风拂过水面,卷起一道小小的水花。

  左岸,沙漠昏黄,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淡淡的金色光泽;右岸,翠绿的草地之上,长着一棵孤独的柳树,柳条摇摆,随风舞动。树下,一个身着水色衣衫的俊秀少年正孤独地椅靠在柳树旁边,静静地看着半空中飞舞的蝴蝶。

  “七十八、七十九、八十……”

  李牧鱼皱着眉,数着在空中飞舞的幻魔蝶,在数到第九十九只的时候,他的声音忽然一停。

  “九十九只?还差一只么……”

  这三年的时间里,李牧鱼一直不间断地培育着他的幻魔蝶,到如今,弱水域中的幻魔蝶数量已经九十九只了,距离他的目标,仅差一只。

  参悟混天绫的禁制、炼化弱水域的幻月、修复绿洲的焦土,便是李牧鱼这三年里,除了培育幻魔蝶之外的全部工作。

  “叮咚——”

  若水琴出,李牧鱼双手放在琴弦之上,低声念咒,忽然,一颗发着月白色光芒的圆球,随着琴声,漂浮在了李牧鱼的面前。

  “神赐术还差了点儿火候,要想仅仅凭借琴音达到相同的效果,对于法力的耗费还是有点儿大……要不然,再试试这个办法吧……”

  双手抚琴,十指拨弦,李牧鱼闭上眼,诵着咒,一捻一挑,金色的莲花不断在李牧鱼的指间流出。

  “叮叮叮叮——”

  琴音转疾,金莲消失,犹如水波泛起涟漪,李牧鱼的琴音,就像是弱水上的波纹,一圈一圈地向外蔓延开来。

  “幻月!”

  浮在半空之上的幻月仿佛听到了李牧鱼的声音一般,月白色的光辉瞬间倾洒,靡靡的琴音顺着月色光华,向着更远的地方传播。

  “收!”

  一声急喝,原本浮在空中的幻月骤然变小,直到化为一颗米粒大小的光粒,被李牧鱼一口吞了。

  双手有些疲惫地搭在若水琴上,皱着眉,淡淡地愁绪若有若无地笼罩在李牧鱼黑白分明的双眼之中。

  “光凭声音,传播的距离还是太短,无法达到我想要的要求,若是,能有更好的传声媒介就好了……”

  (求票!(ಥ_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