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先天灵根的雷劫

  离开太阴宫,李牧鱼便朝着降仙阵的方向飞去。

  “看到条例了吗?凡是未化形的坐骑,是绝对不允许带进天庭聚会的。”

  “可是这不是坐骑,这是我的弟弟!”

  “没化形的家属,更不允许带入天庭聚会内。”

  “……你们这是搞歧视!”

  “汪汪汪!”

  许多神都被琼华宫门口的争执声吸引了过来,而李牧鱼见状,也不禁停下了脚步,好奇地张望了过去。

  只见,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正牵着一条体型庞大的狗,蹲在宫殿门口。一双大眼睛,泪汪汪地看着拦在宫殿门口的天庭侍卫,一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倔强模样。

  天庭侍卫看着这小姑娘,心里也止不住地叹气。

  本以为,这次看守琼华殿应该是个美差事而儿,不但可以趁此机会领略天庭众神的风姿,还可以顺便进入琼华殿,观摩一下这百年一度的天庭盛事。可没想到,这殿门才刚开没多久,就让他碰到这么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不但打不得,而且更是骂不得。

  要是普通的小猫小狗,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放进去了,可是!

  守门侍卫一脸无奈地看着眼前这条体型都赶上他一般大的巨型犬,满口的獠牙,光是看着,心里就没由来地瘆得慌。

  一旁的李牧鱼瞧着这场闹剧,心下也是哭笑不得。

  “没想到,这世上,居然会有这么大个儿的……哈士奇?而且看那牙口,似乎比普通的哈士奇都锋利了那么一点儿。”

  哈士奇居然都能修炼成精……如果真按照这女孩所说,这傻狗是她的弟弟,那岂不是说明,这女孩其实是条母哈士奇?

  李牧鱼揉了揉额角的太阳穴,便不再关注这场闹剧,转过身,朝着降仙阵的方向走去。

  “他是我弟弟。”

  李牧鱼念叨着这句话,嘴角不经意地扬了起来。记得他与展红玉初遇时,她也是这么介绍她怀里的那只小白虎的吧。

  “蛟龙王,幸会幸会!没想到今天,您居然也有空来参加天庭这次聚会了。”

  “哈哈,天庭盛会,蛟王域怎有不来之理?”

  蛟王域?

  听到这三个字,李牧鱼前行的脚步忽然一停。转过身,回过头,龙首人身,锦袍貂裘,威风凛然的蛟龙王赫然出现在乌泱泱的人群之中。

  “没想到,这次的天庭聚会,蛟王域居然也来了。”

  目光迅速地扫了一圈,有些失望地皱了皱眉,人群之中,却并未发现那道熟悉的身影。

  “他不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段玉是风,是天地间自由自在的风,自然是不会喜欢天庭之中这种觥筹交错的交际气氛,按照他对段玉的了解,此时,他应该已经离开了蛟王域,去领略九州大好风光了吧。

  耸了耸肩,李牧鱼淡然一笑,继续转身,迈步,逆着人流,向目光所及的远方走去。

  有缘自会相见,无缘也不必强求。

  “回去了。”

  轻轻一跃,李牧鱼再一次跳入降仙阵。每一次返途的路都十分漫长,即使适应了几次,李牧鱼依旧还会有那种天旋地转的眩晕感觉。

  “到了。”

  晃了晃头,睁开眼,看到天边淡淡的夕阳,李牧鱼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来回就用了一天,正好赶到天黑之前回来,放在外面晒太阳的幻魔茧,也可以及时收回来了。”

  沿着河,穿过雾,久违的宁静,瞬间就让李牧鱼的心平静了下来。轻轻地挥了挥手,一个亮晶晶发着白光的大圆球便出现在李牧鱼的手掌之上。

  “这就是紫阳神君为我炼制的幻月吗?”

  手掌覆盖在球面之上,除了浓郁的蜃气能量之外,一层淡淡的太阴灵光自光球内部隐隐向外溢出。

  “蜃气、太阴之气,还有里面的重重禁制,这颗幻月已经隐隐有着升级为灵宝的趋势了。”

  爱惜地摩擦着幻月的球面,从今天起,他往后的任务,除了培育幻魔蝶之外,便多了一项炼化幻月的任务。

  炼化幻月,是修补弱水域的一项极为重要的环节。因为,这不仅仅关系到他的仙格是否能因此一举进阶,还关乎到,他以后收集信众功德资源的一项转折性步骤。

  每一步都要精细,每一步都绝对不能出任何的岔子!

  “轰隆隆——”

  突然,昏黄的天空中,顿时被蒙上了一层漆黑如墨的厚云,紫雷闪耀,雷火重重,一个巨大的劫云漩涡,在弱水域的绿洲之上,凝聚而生。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里会有劫云出现?”

  李牧鱼惊愕地看着空中越聚越厚的漆黑劫云,一种匪夷所思的压抑感,突兀地在他的胸口中滋生。

  难不成是有弱水域的生灵,要在此渡劫了?

  是谁?

  李牧鱼皱着眉看着黑云压顶的方向,弱水域、绿洲、劫云……种种的迹象,那即将渡劫生灵的身份简直呼之欲出。

  “没想到,居然是先天灵根!”

  流光一闪,李牧鱼迅速地飞到绿洲上方的天空,肆虐的能量依旧在暴涨,浓重的压力使得浮在空中的李牧鱼,很难再寸进一步。

  “果然……”

  劫云漩涡的位置恰好在先天灵根之上,黑云涌动,紫色的电蛇不断地在劫云之中若隐若现。

  “轰隆——”

  一道闪电划过,亮如白昼,紧接着,就是一声高过一声的劫雷轰鸣声。

  嗖——

  水光一闪,在劫雷落下的那一刻,李牧鱼急速倒退,险而又险地躲过了劫雷霸道的破坏力,只是……

  李牧鱼有些不忍地看着绿洲群木,这一次,他虽然躲过了劫雷,但长在先天灵根周围的绿洲群木却受到了极为严重的波及。

  “噼里啪啦——”

  紫雷降落,群木生烟,凡是身处于先天灵根附近的树木,皆被劈成了粉末。

  “唉——”

  李牧鱼看着这幅如同末日降临的可怕场景,一股莫名的气,生生地堵在他的胸口,吐也吐不出,叹也叹不掉。

  “凡木终究是凡木,在天灾的面前,唯有强者,才能存于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