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玉兔不吃月饼

  太阴宫。

  茫茫的雪原之上,矗立着一座银白色的建筑,冷冷的宫墙,冷冷的宫门,整座太阴宫仿佛就是由千仞雪山之上的冰雪雕铸而成。

  “咚咚咚——”

  重重的敲门声打破了雪原之上的肃冷,雪色宫门之前,身着玄色水德神袍的李牧鱼,正一下又一下地敲着门,为整个太阴宫蒙上了一层跳脱的色彩。

  “谁啊?”

  一声娇俏的女声自宫门内响起,令门外的李牧鱼忽然来了精神。

  马上就能见到月神了!

  “弱水河伯李牧鱼,特来太阴宫求见月神。”

  言罢,门内的声音忽然一止,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响起:“弱水河伯?是那个求我家娘娘赐咒的天生神灵吗?”

  “正是小神。”

  吱呀——

  大门轻启,露出一道小缝,一个身着粉裙,头扎小揪,长得玉雪可爱的兔耳小萝莉正探出个头,一脸警惕的看着李牧鱼。

  “门外就只有你一个人吗?”

  “就只有我一个人。”

  看清门外的少年的脸,原本一脸警惕的玉兔,忽然换了一副表情。

  “好俊俏的神仙啊。”

  一声惊呼,原本半藏在门内的玉兔直接蹦了出来。

  “你是叫李牧鱼吗?”

  身着粉色纱裙的玉兔,就像是整个寒原中的一朵夏花,让整个宫殿瞬间生动了起来。

  “对,我就是李牧鱼,你是玉兔吗?”

  “我就是玉兔,但我不叫玉兔,我叫玉儿。”

  看着比自己矮了一头的小玉兔,李牧鱼脸上的表情不禁柔和起来。

  其实,按理来讲,这只玉兔的年龄,至少比自己大上好几百岁,可是光从外表举止来看,完全就是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模样,可爱得紧。

  “对了,你是来取那颗月亮的吧?”

  “恩。”

  “你先在这儿等着,我现在就进去给你拿。”

  嗖的一声,几乎是一道残影,原本还站在李牧鱼面前的玉兔,就在一眨眼的功夫,在原地消失了。

  “找到了,应该就是这个吧?”

  还没等李牧鱼反应过来,粉影扑面,玉兔直接抱着一个发光的大圆球,蹦到李牧鱼面前。

  “就是这个。”

  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月亮,李牧鱼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从玉兔手中半抢过来。左瞧瞧,右看看,李牧鱼的嘴角几乎都要咧到耳后跟儿了。

  “对了,请问一下,月神在里面吗?”

  “嗯?她不在!你要干嘛?”

  原本对李牧鱼还算是和颜悦色的玉兔,见他突然提起月神,整张粉嘟嘟的小脸儿唰地一下就沉了下来,红彤彤的眼睛里,满是警惕。

  见玉兔神情不对,李牧鱼有点儿不思其解地挠了挠头,苦笑一声,便解释道:“我就是想当面感谢一下月神,顺便把我的礼物交给她……”

  说着,李牧鱼便单手抱着月亮,另一只手则从乾坤戒里,把前几天买的东西给拿出来。

  “礼物?你带礼物来啦?”

  红彤彤的眼睛骤然一亮,原本皱成包子形状的小脸儿如同变魔术一般舒展开来,头顶上,两只长长的耳朵一动一动的,让李牧鱼恨不得抓到手里,使劲儿揉搓一下。

  “恩,都是我从下界带回来的一点儿心意,这包是送给月神的,这包是送给你的。”

  “还有我的?”

  玉兔的笑容不禁更加灿烂了起来,连同看向李牧鱼的眼神,都松懈了许多。

  “哇!居然是胡萝卜!”

  高分贝的脆音划破天空,粉影一闪,李牧鱼手中的东西直接被玉兔给抢了过去。

  “没想到你这人还挺不错的,居然知道不能空着手过来,还知道给我带一分儿……咦?这包是什么?”

  拆开装有胡萝卜的包裹,玉兔又对另一个送给月神的包裹来了兴趣。

  “听闻月神喜欢吃凡间的月饼,所以,我就从下界买了点儿月饼过来。”

  “哦,原来是月饼啊……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你是说,这一包是月饼?”

  比方才见着胡萝卜时的声音又高了一个分贝,只是,此时玉兔的语气中却不见半分亲昵,嫌恶、愤怒、避之不及……种种负面的情绪,完全在她那张漆黑如墨的小脸上,看得一清二楚。

  “对啊,就是月饼,有什么问题吗?”

  神情复杂,思绪电转,玉兔看了一会儿左手的胡萝卜,又看了一会儿右手上的月饼,神情变化之快,唯有青霞和曼玉才能比肩。

  “没事儿,玉儿谢过公子的礼物了,只是今天姐姐不在,所以只能就由玉儿待姐姐收下这个礼物了。”

  笑容甜美,但眼中却不见丝毫的笑意。

  李牧鱼但见玉兔开心,心中也是一松,点了点头,刚想和玉兔继续客套几句,便直接被人用话噎了回来。

  “玉儿一会儿还要捣药,就不送公子了。”

  “没关系……”

  砰——

  话还没说完,李牧鱼就结结实实地吃了一记闭门羹,无奈地耸了耸肩,他忽然觉得,自己被人讨厌了。

  “难道,玉兔不喜欢吃月饼吗?”

  当然不喜欢!

  简直就是极其厌恶!

  厌恶到让她整个兔生的都是阴影!

  ……

  第一年。

  “玉儿,今天的晚饭是五仁月饼哦~我刚研制的新秘方,你快尝尝!”

  “……”

  第二年。

  “这是我为你亲手做的月病床!玉儿开心吗?我特意挑了一匹最好看的莲蓉月饼!”

  “……”

  第三年。

  “这次的新品:豆沙月饼味儿的热水浴,怎么样?舒服吗?给你第一个试用的哦~”

  “!”

  ……

  恐怖的回忆犹如儿时的童年阴影,几百年的月饼餐、月饼宴、月饼床……这一切,就是那只还未化形玉兔心中永久的痛!

  “趁姐姐还没发现,赶紧把这月饼给埋了!”

  拿出药杵,玉兔拼了命似的在冻土上挖着坑,只是太阴宫的冻土实在太硬,即使她捣鼓了半天,也仅挖了一个浅浅的洞。

  “玉儿?你在那儿干嘛呢?”

  宛若山间百灵,恍若天上妙音,一声极为好听的女声在太阴宫中骤然响起,只是听到这个声音,原本蹲在地上挖洞的玉兔,身体犹如触电一般,一下子就僵直了起来。

  “李!牧!鱼!”

  我真是恨死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