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鹤载我上九天

  第三日。

  斜阳脉脉风飒飒,人也悠悠,水也悠悠。

  蔚蓝色的弱水之上,李牧鱼半躺半浮地飘在水面,双手垫着头,两眼望着天,嘴上叼着一片柳叶,悠哉地吹着青色的风。

  “明天就是天庭的聚会了,到时候人挤人的,肯定特别吵。”

  手指勾芡着天上的云边儿,李牧鱼的身体越发的懒散。就在他培育出了第一只幻魔蝶之后,他便立即在弱水河畔开辟了一块药园。撒上种子,浇点儿水,忙忙碌碌的,一天也就过去了。

  “算了,早点儿去再早点儿回来,到时候送完礼再拿上月亮,就直接回家。”

  叹了口气,李牧鱼从蔚蓝色的水面上坐了起来,他发现,这个弱水河伯的神职当久了,他自己竟然也变得越来越宅了,除了偶尔去周围透透气,他便很少会去人多的地方凑热闹。

  “这一只就送给紫阳神君吧。”

  勾勾手,灵药田之上,一只宝蓝色的蝴蝶扑闪着翅膀,向李牧鱼飞来。

  这只幻魔蝶是今天早上才刚刚破茧的,飞行技术还不算灵巧。

  幻魔蝶虽然是为幻术而生的蛊虫,但在某些方面,却有着十分奇妙的效用:它可以勾起人内心深处最美好的记忆。

  都道修真无岁月,尤其是当神,这时间过得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儿真实感。只是打个坐的功夫,好几年就偷偷地过去了,如同掌中流沙,抓得越紧流得越快。

  所以,记忆对于他们这种修炼了好多年的修士来说,是非常宝贵和珍视的东西。

  试想,一个活了几千年的神,脑子里的记忆肯定是浩如烟海。无论是在情感上,还是在生理上,随着年龄增长,都会逐渐陷入一种无悲无喜,无欲无欢的状态。

  没有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也没有什么是他们不舍得的,但唯有记忆,那酸甜苦辣,有喜有悲的记忆,是每一个神内心力量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而幻魔蝶,就有着勾起回忆的奇妙功效。

  将幻魔蝶收到袖子里,李牧鱼心中其实有些忐忑。紫阳神君为了炼制他的那颗月亮,还特意请月神赐下一道神赐咒,肯定既劳心又劳力,就为了这份宝贵的人情,李牧鱼这一次也不想空手过去。

  “不知道,紫阳神君会不会喜欢这个礼物。”

  紫阳宫的宝物多得就跟大海里的水一样,太贵重的东西李牧鱼也拿不出来,太廉价的东西他又送不出手,唯有这幻魔蝶也算是弱水域里独一份儿的特产,而且也是李牧鱼耗时三年才培育出来的,也算是用心。

  “出来。”

  一挥衣袖,一只巴掌大的金色纸鹤从李牧鱼的袖子里飞了出来。三日前,天庭来了两封信,一封是邀请李牧鱼去参加天庭上的聚会,而另一封则是来自紫阳宫的传讯纸鹤。

  “我们走吧。”

  听到李牧鱼的话,金色纸鹤颇为人性化地点了点头,摇身一变,金色纸鹤的身体骤然变大,扇动着巨大的翅膀,不断地在李牧鱼头上打转儿。

  脚尖一点,李牧鱼轻飘飘的落在了金纸鹤的背上,两腿一跨,整个人颇为熟练地骑在了金纸鹤的身上。

  “嗖——”

  在天上转了一个圈,金光一闪,载着李牧鱼的金纸鹤便一拍金翅,化为一道金色流光,朝空中飞去。

  这金纸鹤既可以传讯,还可以为一些没有方向感的神灵领路。张开金色的护体结界,顺着九天风煞,金纸鹤载着背后的李牧鱼,向天庭扶摇而去。

  ……

  紫阳宫。

  “参老,你的意思是说,紫阳神君这段时间都不在天庭,是吗?”

  “对啊,紫阳神君前几日才离开的紫阳宫,也没和老朽说什么时候回来。”

  闻言,李牧鱼皱了皱眉,真是千算万算,没算到紫阳神君居然不在紫阳宫。

  神灵喜定,天庭之中大部分神灵都会守在自己的神域之内,很少会有长期离开不归的状况发生。

  特别是紫阳神君,作为天庭一宫之主,而且还是天庭出了名的修炼狂,更不应该轻易离开紫阳宫才是。

  “参老,这是我从弱水域带来的礼物,等紫阳神君回来之后,麻烦你交给他。”

  说着,李牧鱼便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方方正正的玉色盒子,递到了参老手中。

  “好嘞,神君您就放心吧,老朽保证会安全交到紫阳神君手里的。”

  “恩,那就麻烦你了。如果三日之内,紫阳神君还没有回来的话,参老你就打开玉盒,把它安置在紫阳宫花圃中即可。”

  安置?那道这礼物是活物不成?

  “神君,这里面的东西,不会是活的吧……”

  “参老放心,只是弱水域的一些特产而已,不会伤人的。”

  听到李牧鱼的保证,参老长舒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将玉盒收好,放置在储灵台之上。

  “如果没什么事,那在下就先告辞了。”

  没有见到紫阳神君,李牧鱼心中有些微微的失望,但整个人,却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紫阳神君为人严肃矫正,若是碰到了,必然少不了对他的一番训诫。

  “神君您慢走。”

  拜别了参老,李牧鱼便直接化身为一道水色流光,离开了紫阳宫。

  嗖——

  水光破空,越过几座仙山,躲开几对仙鹤,李牧鱼又落在了一座仙峰脚下。

  “这上面应该就是太阴宫了吧。”

  不同于其他仙山仙峰的绿意盎然,李牧鱼眼前这座山峰,却是一座货真价实的雪峰。峰底带绿,峰中夹树,而锋顶则覆盖了一层终年都化不开的皑皑白雪。

  “变。”

  李牧鱼摇身一变,直接将水德神袍披在了身上。

  他这一次要见的人,是在整个九州中都顶顶尊贵的大人物。

  月辉倾洒,几乎每一个生灵都受过太阴的恩泽,所以,对于太阴之主的信众,几乎是遍布九州。每时每刻,都有极其庞大的功德流入太阴之中,可以说,太阴星上那位月神的地位,早已超脱于灵州天庭之外,隐隐凌驾在九州顶端。

  “也不知道,我在将来能不能达到月神的高度。”

  月神,简直就是天庭众神的最终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