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给月神的礼物

  三年后。

  薄暮的夕阳余晖淡淡的铺洒在街道之上,红砖绿瓦,熙熙攘攘的人流在楼阁店宇中川流不息。

  远远看去,一个身着水蓝色衣衫,眉旁生鳞的俊秀少年,正漫步徜徉在街市之中。无所事事地看,悠闲自在的买,在一众兔婶狗叔的小贩叫卖声中,悠哉地打量着。

  “这根胡萝卜是多少年份的?”

  “刚好一百年份,是自家种的,绝不掺假。”

  李牧鱼停在一个中年兔耳大婶的小摊面前,指着摊位上摆放整齐的胡萝卜,颇为感兴趣地问着价格。

  “有年头久一点儿的吗?”

  闻言,兔耳大婶面上一喜,两只长长的耳朵随着脸上的笑容情不自禁地动了起来。

  摆摊摆了么久,终于让她等来了一个想买她胡萝卜的客户,她使得她对李牧鱼的态度,更加热络了起来。

  “这一根,年头刚好是两百年,是我家姑娘从小种到大的,昨天才瞒着她,偷偷从地里拔出来,萝卜皮上还沾着土呢。”

  “只有两百年份的吗?”

  “两百年份儿的胡萝卜,可是我这摊位中年份而最长的咧。”

  呲着一对亮亮的门牙,兔耳大婶一双眼睛红红的,可怜巴巴地看着李牧鱼,好似李牧鱼只要开口一拒绝,她就能立刻挤出两行清泪。

  “两百年份儿的也行吧,麻烦给我打包。”

  “好嘞!”

  李牧鱼在这个坊市里逛了这么久,无论是灵药店铺,还是灵膳饭庄,都没有找到比较心仪的胡萝卜。所以,照目前来将,这只兔子精卖的胡萝卜,应该还算是比较不错的了。

  “一共收您四百颗下品灵石。”

  接过兔子大婶手中的玉盒,钱货两清,将装有两百年份胡萝卜的玉盒放到乾坤戒后,李牧鱼想了想,还是开口向兔子大婶问了出道:“你知道哪家的月饼比较好吃吗?”

  “月饼?”

  “对,最好是比较高档的月饼。”

  兔子大婶的长耳认真地动了动,便抬起手,指着不远处的一家灵膳店,说道:“您可以去那家店看看,他们家是专门做点心的,只是有点儿贵。”

  “好,谢谢。”

  “没事儿,慢走啊。”

  李牧鱼点了点头,便转身向那家灵膳店走去。他这一次出门,除了购置了一些河伯府所需要的物件之外,便是为了买一些要送人的礼物。

  三年前,帝后曾向他许诺,说是要为他炼制一颗月亮,而过了这么久,那颗用他的奖励兑换而来的月亮,也终究要炼制完成了。

  不仅如此,他还听说,这一次帮他炼制月亮的人就是紫阳神君,而且,紫阳神君还为了他的那颗月亮,特意请太阴星上的那位月神,为他的月亮赐下一道神赐术。因此,他这一次要趁着天庭聚会空挡,去月神那里,将他那颗朝思暮想的月亮给取回来。

  试问着普天之下,谁才是最美的女人?

  凡是有点儿修真常识的人,都会指着天上那颗孤月,一脸向往地说出同一个答案:月神。

  月神孤傲,从不向信众展露容貌;月神清冷,数百年来,一直便在太阴星上修炼,从未踏出过太阴一步。

  这一次,向来不爱热闹的月神,居然从太阴星上飞了下来,专程赶去天庭,参加一个平平无奇的聚会。

  而这个消息如同一个重磅炸弹,直接在灵州众势力中炸了开来,无论是谁,都想上天庭参加这一次的聚会,只为一堵月神的绝世容颜。

  “帮我把这一盒月饼打包起来吧。”

  “好嘞,共收您九百九十九颗下品灵石。”

  皱了皱眉,没想到这盒月饼居然这么贵,但看在食材馅料都是最顶级的份儿,李牧鱼也颇为心痛地交出了手中的灵石。

  “欢迎您下次光临。”

  看着店铺小厮眉开眼笑的表情,李牧鱼心里有些郁闷。

  虽说天庭每天赐下来的灵石都不少,但大部分他都用来修补弱水域了。且不说四季轮回阵对于灵石的巨大消耗,光是混天绫和先天灵根这两个先天灵物,他就要花费许多灵石来供养着他们。

  毕竟弱水域还只是一个半弃域,在还未修补完成的前提下,神域内的灵物还无法主动地去吸收外界的灵力,尤其是晚上,没有了太阴之气的滋补,更是让弱水域的众生灵对于灵石有了一个极为大的渴求。

  “唉——也不知道,这弱水域什么时候才能修补完。”

  慢悠悠地在坊市里逛了一圈,李牧鱼见东西差不过都买齐了,便走出坊市城门,驾起一个云头,向弱水域的方向飞去。

  “开。”

  手指轻轻一点,云雾拨散,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小孔,便在白茫茫的大雾中开辟了出来。

  “嗖——”

  水光一闪,趁着太阳还没落山,李牧鱼快速地赶回弱水域中。

  “呼——幸好,还赶趟。”

  长舒一口气,李牧鱼直接跃入弱水河中,将今天买的许多物件儿一一摆放在河伯府中。

  看着炼丹房里面的破药鼎,李牧鱼心中有些心疼。这个药鼎,他当初是花重金收购而来的,没想到才用了三年,就被他糟糕的炼丹技术给炸成这幅惨不忍睹的模样。

  将破药鼎收入乾坤戒里,再把新的药鼎放在了原位。他这三年以来,除了修炼之外,便试着钻研了许多修真杂艺,但颇为悲催的是,到目前为止,凡是和火有关的技艺,他都没怎么琢磨明白,无论是炼丹还是炼器,都没有太良好的进展。

  “最近新出了好多个小阵法,这个聚光阵就挺不错的,刚好可以用来顶替屋顶上的那颗夜明珠。”

  除了聚光阵之外,还有制冷阵、保温阵、除尘阵……林林种种,他这一次在坊市买了好些个有趣的阵法。

  放完药鼎,李牧鱼又走到另一个房间之中。

  “咦?这只虫蛹居然都这么大了?”

  房间之内,有一座圆形的花坛矗立其中。花团锦簇,每一条花枝之上,都结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黑色茧蛹,而每一只茧蛹都足有拇指一般的大小。

  “养了这么久,终于快到收获的季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