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的洞府

  彼岸花的种子目前是依附在仙格之上的,平时除了会摄取一点仙气维持生机之外,对李牧鱼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可是,他在最近,却发现了一个十分奇怪的现象。

  当封脉碑收服了灵脉之后,就应该进入到炼化摄取阶段,但不知为何,每当李牧鱼靠近封脉碑时,封脉碑炼化灵脉的时间就会莫名的变慢,有时候,甚至还会出现炼化倒退的现象。

  比如,今天,封脉碑就已经将灵脉的炼化进度完成了百分之五十,可是,当李牧鱼靠近封脉碑时,仿佛一切都回到原来的状态,封脉碑对于灵脉的炼化程度就退突然倒退到,直到倒退到前一天的炼化进度为止。

  虽然这种情况出现的次数很少,但李牧鱼依旧嗅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

  “是彼岸花种的缘故吗?”

  看着体内那颗平平无奇的黯淡种子,李牧鱼的好奇心却是一日比一日高涨。

  楼兰古国,是一个处于时空乱流中的秘境,每过了一千年,楼兰秘境就会在九州现世。

  而楼兰之中,凡是在千年之前留下的人为痕迹,都会完全消失。无论是被破坏的遗迹,还是被损坏的古国建筑,在一千年之后,都会恢复如初。

  可是,在藏书阁中对于这一切的解释便是:楼兰古国有着一种可以令时间倒流的法则,而恰好就是这种神奇的法则,才会让楼兰的时间不停的倒流,使得一切不属于楼兰的痕迹全部在倒流的时间中消失殆尽。

  这种时间法则很复杂,虽是对于时光逆转,但在逆转之后,下一个一千年却不会按照原来的轨迹演变,反而在时间前进的过程中,多了许多以前完全没有的改变,而这,就是时空中的变数。

  脑中的思绪有些混乱,李牧鱼静静地观察着体内的彼岸花种,虽有着满脑子的假设,但这些假设,却还是得依靠一次又一次的实践来验证对错。

  现在的他,还无法控制体内的彼岸花种,但是,待他修为提升之后,这其中的秘密,也许,他也可以试着参详一下。

  肃清杂念,李牧鱼暂时先把彼岸花种的事情搁置到一边儿,按照原定计划,开始自己其他工作。

  在封脉碑周围仔细地设立了一道水膜结界,甩动鱼鳍,摆动鱼尾,以封脉碑为中心,李牧鱼一边划着水,一边开始给自己规划起洞府的模样。

  “恩……洞府要怎么建呢?这块地可以当做是会客室,这里则可以当做卧房,然后这里就当做我的私人储物室……还有这里,可以弄一个落地水窗……”

  炼丹房、炼器房、客居室……林林种种,这水底的大片空地,都被李牧鱼有计划地收入在新洞府的设计构图之中,虽说地段不及天庭的仙山居所,但五脏还是俱全的。

  “恩……这样应该差不多了吧,就是不知道,真的到了盖洞府的时候,能不能按照设计图中所想的这般打造。”

  敲定主意之后,李牧鱼也不再闲着,直接开始施法在弱水河底盖起了他第一个洞府。

  盖一座好房子呢,首先,就得打造一个牢固的地基。李牧鱼的乾坤戒中,虽有许多天庭赐下来的珍贵材料,但大部分都是用来补给弱水域的,并没有可以用来打造地基的东西。所以,李牧鱼打算直接就地取材,以弱水河底的泥沙作为洞府的主要建造材料,再辅以加固阵等各种小阵法,牢固洞府的地基,再从下至上,将洞府大概的模型给捏出来。

  “聚!”

  口中诵咒,法随心动,水流卷着泥沙,有条不紊地在空地中凝聚,只是一瞬,一块四四方方的巨大地基便初具了雏形。

  “落!”

  在地基凝聚而成的那一刻,一个圆形的小型加固阵直接由李牧鱼临空纂刻了出来,念头一生,阵法就落在了地基之上。

  “第一步还算是简单,之后的步骤除了繁琐了点儿,便也没有太多难度了。”

  兴建土木的工作,也许对于凡人来说,没有个一年半载是完不成的,但对于有法力的修士来讲,盖个房子,根本就不算是什么难题,如果要求不高的话,一天也就差不多完成了。

  李牧鱼不断施法兴建着洞府,凝聚沙石,篆刻阵法,严密地按照着脑中的设计填补着洞府的枝叶,没多久,一个还算是能看得过去的石府便建造了出来。

  “有点儿粗糙啊……”

  看着由自己亲手建造的洞府,虽说大体样子是有了,但这么看着压根就是和山大王住的石洞,比起之前在云州万象坊市看到的仙来居,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仔细地完善着自己的洞府,虽说在外面看着粗糙,但胜在里面的面积很大,无论是会客室,还是卧室,对于他这个不差地的河伯来说,简直就是想扩建多大,就扩建多大。

  “凝!”

  李牧鱼施法做了最后一次的加固,终于,在太阳刚落山的时候,一个水下洞府被他成功建造了出来。

  摆动的鱼尾,绕着洞府转了一圈,李牧鱼还是不满意地摇了摇头,说到底,这个洞府单从外观来看,还是有点儿太丑了。

  “对了!”

  似乎是想通了某种关窍,李牧鱼提起一口气,狠狠地朝着洞府吐了出来。

  顿时,霜蓝色的太寒之气卷着蔚蓝色的弱水,直接将黑漆漆的洞府给包裹在内,霎时间,冰霜遍布,粗糙的洞府直接被刷上了一层晶莹剔透的冰蓝色。

  “变!”

  鱼身化人,衣炔飘飘,李牧鱼直接在水中化为人形,十指连颤,一道又一道繁杂的法决被李牧鱼施展了出来。

  唰——

  一层水波似的涟漪在洞府上荡漾开来,脑中不断模拟着前世宫殿的模样,依葫芦画瓢,一座仙气凛然,奢华大气的水底寒宫便在李牧鱼的神奇幻术之下,变化了出来。

  “既然真的来不了,那就用幻术变个假的,反正也看不出来。”

  河伯府。

  手指一转,三个简单粗暴的宋体黑字,直接落在门口的匾额之上。

  “这下,我也算是有洞府的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