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重返弱水域

  刚要朝前迈步,一声急切的声音便在身后响起,转头看去,李牧鱼惊讶地发现,此人并不是别人,而是平时最少言寡语的冥远。

  “你……要好好保重。”

  眼神望地,冥远的目光一直游移,迟迟没有和李牧鱼交汇。

  “恩,你也保重。”

  简单地道了一声别,微微一笑,李牧鱼便迈开了离开天庭的步子,轻轻一跃,便没入到降仙阵的黑暗之中。

  “等……等……”

  看着飞速落下降仙阵的李牧鱼,冥远的嘴唇抖了一下,却始终没有叫出他的名字。

  再见了。

  “嗡——”

  眼前一黑,仿佛有千万只蜜蜂同时在耳边扇动着翅膀,满耳满脑,皆是嘤嘤嗡嗡的振翅声,吵人眼晕。

  身体被黑暗裹挟,一如初时那般,降仙阵的空间隧道极长,而且其中的吸摄之力更是极其强悍。包裹在黑暗中的身体如同被千百种力道同时拉扯着,或头或腿,整个身体仿佛在经受着五马分尸的酷刑,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一种令人窒息的紧绷感。

  咬紧牙关,李牧鱼此时的血脉在经过紫阳洞天境的极寒之地提纯之后,他的身体各方面的素质都得到了显著的提升,虽然依旧非常难受,但比起第一次跳下降仙阵的难过,这一次,他都算是觉得一切还处于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砰——”

  身体重重地落在地上,光明笼罩,刺目的阳光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李牧鱼眼前。

  “哗啦——”

  巨大的水声在耳边骤然响起,水气扑面,混杂着一股咸腥的气味,让李牧鱼尚处于混沌的大脑渐渐恢复了清明。

  “回来了……”

  巨大的三角洲、纵横交错的水路、以及一条百纳汇聚而成的湍急河流,明明才离开没多久,但这一刻李牧鱼对于弱水域的思念,却是达到了顶点。

  “我终于回来了!”

  快步沿着河流朝上走去,茫茫的白雾,滚泥的河水,以及尽头处那一抹极为纯净的蔚蓝。

  哗啦——

  河水拍岸,原本安静的弱水河忽然活跃了起来,仿佛是稚童看到许久未见的亲人,生涩中却透着一股难言的亲昵。

  水花四溅,蔚蓝色的水珠不断向上挥洒,明明雀跃,却一滴都没有溅到李牧鱼的身上,所有的水珠都完美的避开了李牧鱼的身体。

  “开!”

  双手结印,一面红色的阵旗自李牧鱼袖中飞出,穿过重重雾霭,落在弱水域外的浓雾之中。

  嗡——

  阵旗震动,一道水蓝色的结界忽然出现在弱水域的外围,李牧鱼见状,单手轻轻按在结界之上,仿佛石子落入湖面,一层波纹状的涟漪自李牧鱼手掌出向四周荡漾开来,直到,出现了一个仅容一人进出的椭圆形小口,才堪堪停止了向外的蔓延的趋势。

  哗啦啦——哗啦啦——

  弱水河的水声不断划过耳际,似是在为李牧鱼指引道路,又似是在为他保驾护航,他的本命之河因为受到神域滋养的缘故,渐渐开始通了灵性,逐渐脱离死物的范畴之中。

  “呼——”

  春风、寒风,两股风以弱水河为界,分别从两端吹来,一半极冷,一半极暖,仿佛是处于冰与火的世界中间,双重的极致感受,不断刺激着李牧鱼的神经。

  哗啦啦——

  顺着弱水河,李牧鱼终于走出了迷雾阵。万里雪飘,霜雪铺地,左边是荒漠冻土,右面则是绿野春洲,两种强烈的色彩对比,令李牧鱼的步伐不禁慢慢放缓了起来。

  “没想到,才离开这么一会儿,荒漠之上的冻土反而越来越厚了。”

  双手结印,瞬间,弱水域内的四季轮回阵开始转动起来,只是不同于之前的半春半冬,目前的阵法将整个弱水域都围拢在春阵之中。

  “看来,这冰层得融化一段时间才行。”

  噗通——

  人身化鱼,李牧鱼直接化为寒鲤真身跳入到弱水河中。

  如今,楼兰古国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对于目前的他来说,修补弱水域以及获取信仰资源便是他最近这一段时间要忙碌的事。

  这个世界高手太多,就像是这一次的楼兰之行中,就遇到了四州中许多实力高强的修士。况且,以后在灵州中争夺信仰资源,手段虽要有,但唯有实力,才是他最强有力的保障。

  甩动鱼尾,李牧鱼不断朝着弱水河下方游去,看着空荡荡的水底,李牧鱼的心中,不禁别扭起来。

  “堂堂弱水河伯,连一座属于自己的府邸都没有,以后百花仙子他们要是来我这儿拜访,而我连一处像样的招待地儿没有,肯定会被百花给笑话死的。”

  不仅如此,以后如果他有了自己的信徒资源,那么这些人就得定居在弱水域里。而自己就更不能天天以地为席,过得跟个居无定所的小妖似的,平白掉了他作为天生神灵的逼格。

  打定了主意,李牧鱼暂时给自己在水下规划了一块建造府邸的地,然后摆动着鱼鳍,又游到弱水河底的封脉碑处。

  “啵——”

  鱼嘴一吐,顿时,一个包裹着气泡的青色灵蛇出现在封脉碑之前,只是一瞬,原本绿叶形状的封脉碑就像活过来一般,绿光吞吐,直接连蛇带泡吸入到封脉碑之中。

  “成了!”

  李牧鱼惊讶地看着封脉碑收服灵脉的过程,没想到这一次居然这么简单,比起自己最开始收服弱水域的灵脉比起来,天庭所赠予他的灵脉就是一副完全被驯化的样子,非常温顺,根本不会反抗他的意志。

  轻轻地吐了口气,没想到却是吐了一串泡泡出来,本以为会是特别麻烦的事情,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结束了。

  荒漠上的冻土还在解封,绿洲郁郁葱葱的树木也不需要他来烦恼,除了还有一个混天绫需要他慢慢炼化之外,他的生活轨迹似乎又重新回到了正轨之上。

  悠哉、安稳、充实,才是李牧鱼在弱水域真正的日常。

  “对了!”

  鱼身落在水草之上,闭上眼睛,沉入识海,李牧鱼小心地感知着那颗寄身在体内的神秘种子,即使过了这么久,他依旧没有发现这颗种子的神秘之处。

  “彼岸花……”

  到底是一朵怎么样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