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有敌自蜀山来

  气氛有些诡异,听了人家这么多秘密,李牧鱼一时之间有点儿尴尬。

  “不出几日,那位怨毒了我的戮剑仙人,定会寻到此地,到时候,我们二人更免不了一番争斗,所以......”

  云姬郑重地对李牧鱼说道。

  “我希望你,能带着我逃走。”

  什么!?

  ......

  夜凉如水,今晚的月光格外皎洁。

  李牧鱼愣愣地看着天上的明月,他决定今晚不修炼了。

  云姬的话仿佛依旧回响在耳侧,令他心乱如麻。

  其实,云姬拜托他的事情并没有特别危险,如果真的办起来,也算的上是轻松。

  二百五十年前,云姬曾和蜀山的一名练气期的弟子相恋了,而那时的云姬也只是一条刚凝体没多久的蛇妖。

  没错,就是传说中的人妖恋!

  蛇妖为了保持人身,每个月都要吞食人心,又因为修为远远高于那名蜀山弟子,因此两个人过得也算甜蜜。

  可是啊,每一段人妖恋总是以悲剧为结尾,无论是修炼千年的白素贞,还是三百年化形的云姬,总是难逃一个情字,栽在男人身上。

  事情败露,那名蜀山弟子也是有情有义之辈,冒着生命危险,将云姬从锁妖塔中救出,最后,舍己为人,撒手人寰了。

  云姬一怒之下,怒杀蜀山弟子,其中就包含戮剑仙人的爱徒。

  盛怒之下的云姬,却不忘了修真之人的本分,非常熟练的将戮剑仙人爱徒的芥子袋,打包带走,而恰恰就是这一举动,令云姬意外的获得了一种秘宝——琅琊玉的碎片。

  琅琊玉的碎片唯一一个功能,就是藏魂。

  若有人生前祭炼过琅琊碎片,那么在此人死后,他的魂魄便会遁入到碎片之中,可保魂魄不灭。

  而原本琅琊玉碎片之中的魂魄早就被云姬随手打灭,也因此,云姬与蜀山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

  戮剑仙人亲自请缨要捉拿云姬归案,而修为仅仅是凝体期巅峰的云姬,照比金丹期修为的戮剑仙人来说,仅仅一个照面,就能轻松将她轻易灭杀。

  十年来,云姬在黑沙河之中潜心修炼,安静养伤,不曾想在昨日,劫气大涨,冥冥之中,云姬的气息,已经被某个事物锁定。

  虽然那种感觉仅仅是转瞬即逝,但云姬清楚,她的行踪怕已经暴露了。

  是蜀山的乾坤镜么?

  乾坤镜每三十年开一次光,没想到戮剑仙人如此宝贝他的徒弟,这种重宝居然白白浪费在她的身上。

  种种恩怨祸事,似一团缠在一起的线团,剪不断,理还乱。

  轻吐一口,一颗小小的青色种子被李牧鱼吐了出了。而这颗种子,便是被云姬施咒下了禁制的琅琊玉碎片。

  盯着看了一会儿,李牧鱼便重新将种子吞了下去。这颗种子,便是李牧鱼发下心魔誓都要誓死保护之物,万万不能除了闪失。

  沉入水底,不再贪恋月光,李牧鱼径直地游到河伯府中。此时的河伯府空无一人,原本被施了幻术,变得富丽堂皇的府内,也重新便为原状,变成一个黑漆漆的洞府。

  李牧鱼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周围,心中感叹。

  云姬的一手幻术简直出神入化,根本就令他看不出一丝破绽,当真是奇妙至极。

  也许,这幻术他也能学一学?

  游到河伯府中心,左三圈,右三圈,再反着转三圈。

  随着李牧鱼动作完成,地面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入口,入口处被打上禁制,使得河水无法灌入其中。

  默念口诀,一个气泡被李牧鱼吐了出来,紧接着,李牧鱼驾驭者水流,将自己推入地上的入口处。

  似水波荡漾,淡淡的涟漪在李牧鱼穿过禁制的时候散了开来。

  进来了!

  再次默念口诀,洞口处的禁制再一次被幻术遮掩住,恢复原样。

  幻术真是神奇。

  再一次见到幻术的玄妙,李牧鱼想要习得幻术的心情不禁更加深刻。

  驱使着水流,水泡浮在空中,李牧鱼按照云姬的嘱托,小心翼翼地穿过这个神秘的地下巢穴。

  不大一会儿,一阵沁人心脾的芳香自前方飘来。水泡震动,李牧鱼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水,心里默念《妙品莲华经》,强行把自己的妖性压制住。

  心绪渐渐平静,稳住了水泡,李牧鱼不禁有些后怕。

  不愧是化形果,仅仅是味道就差点儿让他神志失控,恨不得一口吞下。

  还有三天化形果便会成熟,到时候,李牧鱼只要负责将其中两颗化形果,装入云姬留给他的封灵盒内,任务便是成功的完成了一半。

  而第三颗化形果,便是云姬赋予他的酬劳,除此之外。

  李牧鱼看了看化形果旁边的一个月白色芥子袋,云姬的第二个报酬,便是可以从中任意挑选一样东西。

  芥子袋上的神识烙印已经被云姬抹去,李牧鱼很轻松的便可以看到芥子袋之中的情景。

  宝光闪烁,差点儿晃瞎了他的鱼眼。

  简直是,土豪啊......

  法器类,五色烟罗瘴、鳞蛇剑、玄龟盾......

  功法类,五毒诀、碧水剑谱、血魔功......

  更有大量的丹药,各色灵石,琳琅满目,数不胜数,和云姬比起来,李牧鱼就跟妖族乞丐差不多。

  只能选一样,不能贪多,拿多了可就是违背心魔誓,一辈子没办法进阶了。

  不再贪恋宝物,下定了决心,李牧鱼只从中拿出了一枚玄色玉简。

  《婆娑真经》,一枚记载幻术修炼法门的经书。

  这枚玉简,据云姬所说,是她在化形果旁所寻到的,其中的《血魔功》也是如此。

  一本魔功,一本佛经,两种属性截然相反的功法居然会同时出现在此处,使得化形果原主人的身份更加神秘起来。

  决定完毕,李牧鱼便朝着一处空地打出一个“陷地术”,不一会儿,一个一米多深的大坑出现眼前。再打出一个“凝水术”,赫然间,一个简易版的水池便做成了。

  噗通——

  水泡破裂,李牧鱼落入这个混浊的泥池子里。

  吐出一口泥水,李牧鱼对这个泥池子不甚满意。

  “等我以后修炼有成,我一定要在一个全世界最干净、最清澈的水域里定居,还要建立一个我自己的河伯府。到时候,占水为王,收一帮虾兵蟹将,谁敢不服,我就狠狠地收拾他......”

  轰隆——

  河水翻腾,山石剧震。

  吼——

  一声凄厉的嘶吼,自空中散开,刹那间,群兽哀鸣,狂暴的威压,犹如飓风一般,席卷了整个黑沙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