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众神的态度

  数只体型巨大,身姿纤细的仙鹤拍着翅膀向李牧鱼等人飞来,顷刻间,白羽倾洒,鹤唳争鸣,飘飘然地落在几人身前。

  “恭迎诸位神君。”

  白鹤落地,摇身化人,一个样貌普通,额间长羽,身着白衣的少年正双手作揖,率领众鹤,躬身拜在李牧鱼几人身前。

  “走吧。”

  “是。”

  依着紫阳神君的命令,几只白鹤一一躬着身子,小心地摊开翅膀,转着长长的脖子,示意李牧鱼几人上去。

  “唳——”

  一声长鸣,白鹤少年重新化为鹤身,飞在队首,领着身后几只尚未化形的小仙鹤们,用力地扑腾着翅膀,恍若一根离弦的箭,却又不时地瞟着后面的情况,深怕这几只小仙鹤冲撞到天庭的贵人。

  “白鹤,它们都是你带来的吗?”

  摸着身下小仙鹤柔软的颈毛,李牧鱼不禁出声向前面埋头苦飞的白鹤问道。

  “对,它们都是在我化形之前,一同修炼的仙鹤同族。”

  闻言,李牧鱼好笑地摇了摇头,没想到一向寡言少语的白鹤少年,居然也开始做起了保姆工作。当真是,违和感十足。

  “呼——”

  风声灌儿,入目之景,皆是翠绿。越过一座座壮美绮丽的仙山,终于,在快要抵达第三十三座仙山脚下的时候,一个优雅的展翅,眨眼间,驮着众人飞行的仙鹤便安稳地落在地上。

  “灵犀拜见诸位神君。”

  又是一声熟悉的问候,李牧鱼抬眼看去,发现在三十三仙山脚下迎接他们的人,正是许久未见的灵犀童子。

  “恩。”

  淡淡的点了点头,紫阳神君背着手,也未转身,沉着声音交待了一句:“这一次,你们不必步行,直接御空飞上了就好。”

  紫光一闪,也没给他们反应过来的时间,直接甩开五人,消失在阶梯之上。

  见紫光消逝,众人相视了一眼,微微一笑,也未多言。

  紫阳神君依旧是那个来去如风,说话做事令人难以捉摸的人。相处了这么久,他们所有人,也早就习惯了这种干脆利落的处事风格。

  “灵犀,我们一起上去吧。”

  闻言,灵犀童子却是歉然一笑,摇了摇头,向五人稽了一首,说道:“帝后让我在此等待诸位神君,并未让我上去,所以,神君们也无需等我,还是快快上去吧。”

  李牧鱼看了灵犀童子一眼,脚步略微顿了一下,朝前一笑,便转过身,与其他四人一同朝着云霄宝殿飞去。

  今日,他们回到天庭,整个天庭的人对他们的态度都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恭谨,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李牧鱼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个大英雄。只是,到现在为止,他都不清楚,他们做的事情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居然重要到让天庭中这么多神,甘愿放下身段,对他们这些个仅仅是凝体期的小神俯首参拜,说真的,他觉得有点儿夸张了。

  通往云霄殿的石阶极长,飞了好一会儿,五个人才顺着石阶,到达了第三十三仙山之巅。

  “我们进去吧。”

  五人从空中落了下来,同步同行,攀过白玉阶梯,行至七彩琉璃色的殿门之前。

  云霄宝殿。

  “吱呀——”

  站在队首的岩融,慢慢地推开大门,顿时,一座布置极为典雅的大殿映入众人眼帘,青色琉璃砖衬得地板铮亮,一盏藕粉色莲花灯悬在殿顶之上。

  大殿之内,数百个神灵分为十列整齐地站大殿两侧,而其中,四十四个身着神袍,头顶神轮的天生神灵则醒目地站在队首,就在云霄殿门被推开的那一霎间,所有的神灵一齐回头,数百道目光齐刷刷地落在李牧鱼五人身上。

  “我滴妈呀……”

  百花仙子捂嘴惊呼,这云霄殿乌泱泱的聚集了这么多人,这猛一看,当真有点儿被吓一跳。

  “天庭原来有这么多神吗......”

  第一个推门进来的岩融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目光弄得一惊,但尚且还可以维持住表面的镇定,五人依次从门后进入殿中,看着这么多天庭的老前辈,双手作揖,略显紧张地朝前躬身行礼。

  “跟我来。”

  众神向两边挪动,自动地将中间的路分了出来,而大殿之前,紫阳神君立在众神之首,一脸平静地看着他们,淡淡地说了一句,便自顾自地朝着偏殿走去。

  李牧鱼几人还维持着躬身作揖的样子,刚抬头,就看到紫阳神君那道潇洒的背影,以及向他们回礼的天庭众神。

  “踢踏——踢踏——”

  云霄殿的青色琉璃地板很脆,走在上面,会发出十分清脆的踏步声,五个人沿着中间分出来的路朝前走去,一边回着礼,一边禁受着数百道目光的洗礼。

  或温柔、或赞赏、或审视,但无一例外,每一道目光中皆透着满满的善意,即使没人说话,李牧鱼几人依旧被这些目光看得身体发僵。

  “你们快一点儿。”

  紫阳神君的声音自偏殿升起,虽是催促,但几人听到却如蒙大赦,也不再被动地受着众神的目光,加快脚下的步伐,五个人一溜烟儿地跑进了偏殿之中。

  “呼——”

  躲过身后追随而来的目光,几个人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你们说天庭在搞什么啊,怎么阵仗搞得这么大?整的我心里都有点儿负担了。”

  岩融用着仅有他们几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嘟囔着,经过这么一天的目光观摩,他们五个人无论是身心,都有种难言的疲惫感。

  “快走吧,帝后还在等我们呢。”

  “恩。”

  与第一次来时一样,每一层帷幔之后,便是一个新的偏殿,无论是布置,还是内部装饰,全都一模一样。

  “到了。”

  跨入最后一个帷幔,一片翠绿色的湖泊骤然出现在李牧鱼几人面前,湖泊剔透,如同一块脆生的翡翠,俏生生地镶在这幅青山绿水的画卷之中,而湖中心的凉亭,亦如点睛的那一笔,让整幅画卷都生动了起来。

  “咕噜咕噜——”

  忽然,湖水上涨,一条铁索长桥从湖泊中冒了出来,连着凉亭接着岸边,不偏不倚地落在李牧鱼几人的面前。

  “人既然都到了,那就过来领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