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灵州的英雄

  由于结界的保护,天庭方舟的隔绝效果一向很好。即使站在甲板之上,风吹不着,雨落不下,连晴天时的阳光,在透过结界之后,也少了许多刺目的灼意。

  没了乌云,也没了那摄人心魄的电闪雷光。与在楼兰初登场时不同,此时的方舟,除了体积巨大之外,其他的一切,看起来反倒是普通了许多。

  先前在出场时弄得那么骇人,大部分原因也只是为了霸气的出场效果而已,可是现在,重新踏在甲板之上,整艘方舟也只是重新化身为一个简单的交通工具,没了那些花里胡哨的特效。

  李牧鱼站在方舟甲板之上,看着蓝蓝的天空,望着柔软的白云,身处九万里的高空,感受着苍穹云海的浩瀚,一种难言的豪情瞬间自李牧鱼心底迸发出来。

  “我成功了!”

  我们都成功了。

  身体还是有些虚弱,但看着返途的方舟,他又觉得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哔哔——”

  悠扬的船笛声破空而出,穿过重重叠叠的云霭,带着满载而归的喜悦,一下子就在天庭炸了开来。

  “我们到了。”

  随着船笛声响起,甲板之上陆陆续续地上来了许多的人。抬眼眺望,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欠条喷紫雾;万丈高空之中,一条似云似水的虹桥接着天,连着地。一座百丈高的龙雕云纹大门,碧沉沉,明晃晃,赫然撞入众人眼前。

  擎天门,到了。

  “咯吱——”

  巨灵神躬身守在擎天门前,见方舟驶来,双臂用力,狠狠一推,直接将方舟迎入擎天门之中。

  “哔哔——”

  船笛奏着凯旋的声音,巨大的方舟穿过擎天门,沿着虹桥,划进了云水长堤的范围之内。

  李牧鱼立在船首,俯身朝下看去,似云似雾,如同蒙蒙的一层白纱,将云水长堤两侧的风景遮掩了起来,但细心看去,朦胧之后,似有些影影绰绰藏身在云雾之间,看不清,道不明。可一反常态的是,今日的云水长堤却是格外的安静,漫天的牛鬼蛇神,此刻,却都跟人间蒸发了似的,不见一点儿踪迹。

  人呢?

  “呼——”

  就在李牧鱼疑惑之际,九天之上的一阵大风向云水长堤袭来,顿时,云卷风舒,云水长堤两侧的云雾皆被吹散了开来。

  “这是......”

  牛头蛇身,人身鸟翅,或大、或小、或丑、或怪,漫天的妖神,就跟商量好似的,一个挨着一个,一个挤着一个,皆仰着头,睁着浑圆的眼睛,一瞬不瞬地向云州甲板出看去。

  这是怎么回事儿?

  李牧鱼惊讶地看着两侧的神灵,感受着两侧交织而来的目光,纯净、动容,李牧鱼看着这些神灵的眼神,他的心,竟涌起一股难以言说的触动。

  “啪塔——啪嗒——”

  踏在云水长堤上的感觉,就像是踩在水面上,一声、两声、三声……随着方舟的驶入,立在云水长堤两侧的神灵,渐渐向后退拢。

  “恭迎神君——”

  躬身、稽首,所有的神灵都深深地低下了头,声音低沉,但语气之中,却满是真心实意的感激,甚至尾音中还有带着些许的颤抖。

  俯身看着云水长堤两侧的神灵,重头到脚,每一个神灵的身体都是湿漉漉的。看着他们衣袍上挂着的云霾,只是一瞬,李牧鱼便明白了他们身上湿透的原因。

  他们到底在这里站了多久?才会被云水长堤两岸的云雾包裹在内,打湿身体。

  “恭迎神君——”

  看着船下行礼的众神,李牧鱼几人有些不淡定起来。

  “紫阳神君,他们是在拜你吗?”

  百花仙子有些别扭地顶着众神的朝拜,心中有些猜测,但还是忍不住向了一旁的紫阳神君问了出来。

  “不是。”

  闻言,五人的心中皆是一愣。

  不是?难道,这些神灵不是在向紫阳神君行礼吗?

  “他们拜的人,是你们。”

  我们?

  “是整个灵州天庭的英雄。”

  一声高过一声,整齐划一,仿佛是有人在指挥一般,明明弯着腰,但所有人的声音却出奇的整齐。

  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字,都包含着令人心颤的感情。都说妖族愚笨,不似人族那般聪慧。但奇怪的是,李牧鱼却从他们的一言一行之中,体会到了一种赤子般纯净的感情。没有杂质,没有不甘,这种感情,使得他被深深地感染着。

  曾经的李牧鱼,很难理解,为什么会有人会甘愿为苍生牺牲自己。可就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有些懂了。

  这一瞬间很短,很模糊,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可这种心情却很长,如高山大川连绵不绝。

  也许他一辈子,都达不到那种救世英雄的境界。他不高尚,还有点儿虚荣,英雄的世界,距离他来说还很远很远。可就在这么一刻,他竟开始发自内心的羡慕起来。

  羡慕什么呢?他其实也不知道。

  苍生的敬仰,英雄的胸襟。

  你与我在开始时,也许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每一步的选择,又让你与我的不同,那般巨大。

  “哔哔——”

  船笛声依旧高鸣着,沿着云水长堤,巨大的方舟缓缓地进入到云雾深处。

  “恭迎神君——”

  转身,回眸,望着依然躬身行礼的天庭众神,收住心,带着一腔的震撼,每入到云雾之中。

  “你怎么了?眼睛怎么这么红?”

  “要你管,人家眼睛里进了沙子,揉红的行不行?”

  低声抽着鼻子,百花仙子的眼圈红红的,看到岩融犹疑的目光,狠狠地揉了揉眼睛,一撇嘴,也不再搭理他。

  “你们也不必觉得受不起,你们为灵州做的一切,完全担得起天庭众神的礼数。”

  听到紫阳神君的话,众人有些默然。他们争夺金尸虽然有功,但其实,从心底里,他跟压根就不了解这楼兰金尸对灵州的用处,只是模糊地知道这金尸对于灵州来说很重要罢了,凭借着一些幸运,一些巧合,以及对天庭赏赐的向往,才导致任务的最终完成。

  方舟缓缓地穿过蒙蒙的云雾,由虚转实,原本还是白茫茫一片的云海世界,转眼间,就进入到一副鬼斧神工的仙山画卷之中。

  “天庭,终于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