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笑得真好看

  “你的意思是说,昆仑中混进了一个邪修?”

  “是。”

  “那你可记录了那邪修的相貌?”

  “弟子没有。”

  苏言小心地汇报着楼兰之内的情况,而她的余光,却落在一旁昏迷的三个昆仑弟子的身上。

  这一次昆仑栽在楼兰里,不仅是因为中了灵州的算计,也因为昆仑中,修为仅在苏言之下的三个弟子,分别中了雷州邪修的陷阱,使得他们在金尸之争中一直处于实力上的被动地位。

  “你先起来吧。”

  “是。”

  摇了摇头,这一次楼兰之行,昆仑也不算是一无所获。虽然栽了跟头,但也分得了金尸的一根手指,虽无法填补气运,但这根手指,依旧对他们昆仑的大计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你负责带上他们三个,我们走吧。”

  “是。”

  苏言见昆仑掌门没有当场责怪她,但她依然有一口气堵狠狠地在胸口,咽也咽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憋在心里,沉甸甸的,煞是时难受。

  “大师姐,要不让我来载着师兄他们……”

  “不必了。”

  挥手支开了昆仑的弟子,苏言重重地走到依然昏迷的三个弟子身边,面色抑郁,眼中的自责几乎都要溢了出来。

  “那个邪修,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

  “你终于醒啦?”

  抬起沉重地眼皮,脑中的眩晕感依旧还在,模糊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动了动嘴唇,李牧鱼发现,此时的他,根本没有力气说话。

  “你先别动,紫阳神君说你法力消耗过大,需要静养几天才才能完全恢复。”

  笑靥如花,百花仙子伸手搭在李牧鱼的脉搏之上,见他无事,便笑嘻嘻地给李牧鱼盖上了被子。

  “你知道吗?你现在可出名了,整个方舟上的神灵都在谈论你呢。”

  谈论我?

  仿佛看出了李牧鱼眼中的疑问,百花仙子噙着笑,将鬓间的碎发挽在耳后,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墨绿色的玉瓶,倒出一粒丹药送到李牧鱼嘴边。

  “张嘴。”

  依言,李牧鱼使出好大的劲儿才张开了嘴,艰难地将百花仙子递到嘴边的丹药吃到嘴里。顿时,丹药入口即化,蓬勃的生机自丹药中流出,顺着他的喉咙,流入他的五脏六腑。身体像是旱灾过后的田地,而百花仙子的丹药,就是久旱之后的甘霖,滋补着他的身体。

  见李牧鱼乖乖地将丹药吃下,百花仙子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过了今晚,你差不多就可以适当得走动了,但不要轻易的运转法力,否则,别怪我没提醒你,伤势期间强行动用法力,很可能会留下暗伤的。”

  闻言,李牧鱼对百花仙子的善意,回了一个听话的眼神,瞬间,睡意袭来,兴许是刚吃了丹药,睡了许久的身体竟然又开始疲乏起来。

  “明天差不多就能到天庭了,倒是后,帝后肯定会赏赐给我们一堆宝贝,以后填补神域的资源再也不缺了……”

  均匀的呼吸声打断了百花仙子接下来的话,看着睡容安详的李牧鱼,百花仙子无奈地摇了摇头,轻声垫着脚,小心翼翼地离开了方舟船舱。

  “咯吱——”

  掩上了门,刚一抬脚转身,百花仙子便在舱门之后看到了轻步走来的冥远。

  “是你?”

  “是你!”

  几乎是异口同声,一声疑惑,一声惊讶,仅是一个对视,空气中就忽然开始飘起了火药味儿。

  “他怎么样了?”

  冥远皱了皱眉,但转眼间眉头便重新舒展了开来,表情自然,只是目光却是若有若无地瞟在百花仙子身后的舱门上。

  “他呀,我刚给他喂了药,这会儿应该是休息了。”

  没有来,百花仙子的心中突然燃起了一股战意,可转头一想,她一个女子,为什么要和冥远一个男人置气?心中得不出答案,只是每当自己见到冥远这个人,她心中就是会升起一股淡淡的敌对感。即使相处许久,可他们两人说过的话,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二十句。

  “他醒了?”

  “已经睡了。”

  一问一答,皆是枪炮声,只是莫名的交锋,却让百花仙子有点儿摸不着头脑。

  她到底在干什么?

  “诶?你们俩原来都在啊,咋样,那小子醒没醒?”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大喇叭震耳的声音,除了岩融,还能有谁?

  “嘘——你安静一点儿,李牧鱼刚睡下,你可别把他吵醒了。”

  两道利剑一般的目光向岩融刺来,让他手臂上的伤口,没由来得一疼。

  “原来是这样,那你们两个杵在这儿干嘛呢,走啊。”

  百花仙子看了冥远一眼,踮起脚,轻声从舱门口离开,只是她的余光却一直落在冥远身上,一对秀气的眉毛,也微不可查地皱了起来。

  “冥远,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摇了摇头:“你们先走吧,我一会儿就过去。”

  “好。”

  见那几人离开,冥远忽然松了一口气,双手贴在舱门上,犹豫了许久,却依旧没有打开舱门。

  叹了口气,心中有些莫名低落,想要离开,但双脚却犹如灌铅了一般,许久没有朝外挪动。

  罢了。

  贴在舱门上的手慢慢移开,转身,小心地踮着脚,朝走廊外走去。

  “咯吱——”

  就在冥远正准备转身离开的那一刹那,身后的舱门骤然打开,原本是极小的声音,但到了冥远耳边,却比紫阳神君的九天神雷声,还要大。

  “恩?冥远,是你吗?”

  声音很轻,透着一种重伤之后的虚弱感,但落在冥远耳中,却是柔柔糯糯的,带着少年声线特有的清朗,就像花间的风,光是听着,就让人心旷神怡。

  “你怎么醒了?我听百花仙子说,你刚才又睡着了。”

  弯了弯眼,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幅度:“确实是睡着了,只是。”

  李牧鱼朝着走廊外努了努嘴:“岩融那个大嗓门,一下子就把我给吵醒了。”

  微微一笑,柔软的阳光洒在李牧鱼的脸上,洁白的牙齿亮晶晶的,晃得人眼神都不自觉地温柔了下来。

  “怎么了?”

  “你笑得真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