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紫阳神君的强势

  “结束了!”

  蜃景消散,日月更迭,漫漫荒漠之中,一束束流光连着焰尾,恍若黑夜中的流星,从消散的蜃景中划了下来。

  “嗖——嗖——嗖——”

  地上,紫阳神君凝神看着漫天的流光,残影连连,紫光一瞬,几乎是贴着地,两臂一张,一道水色人影便被紫阳神君接到怀中。

  惨白脸色,紧锁的眉头,长长的睫毛不停地抖动,即使深陷昏迷,李牧鱼的表情依旧是十分痛苦。

  一旁,五毒岭的老毒怪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紫阳神君。

  灵州即使再强势又如何?这一次只进去了五个人,还被踢出了四个,个个带伤不说,这唯一坚持到最后的人,竟然还落得个重伤昏迷的下场。

  心中暗爽,老毒怪的目光沿着紫阳神君的双臂,落在了那个重伤昏迷的神灵身上。仅是一瞬,老毒怪原本还算平静的表情突然一崩,连带着幸灾乐祸的目光,也骤然缩紧。

  金尸?

  灵州居然拿到金尸了!

  “长老,血海宗的修士带着金尸回来了。”

  “血海宗?”

  听到身后弟子的话,老毒怪的表情变得奇怪了起来。

  “你说血海宗也有一具金尸?”

  “是。”

  ……

  “掌门,弟子幸不辱命,携金尸回来了。”

  公孙竹单膝跪地,双手捧尸,扬声向着蜀山掌门说道。

  “哈哈哈哈,不错!不愧是我蜀山弟子,你这一次做的非常好……”

  双眼落在金尸之上,突然,蜀山掌门原本满含笑意的声音突然一顿。

  “不对!”

  仿佛是公鸭被捏了嗓子,原本畅笑的蜀山掌门,笑容骤然凝结在脸上,由喜转怒只是一瞬间,伸手一抢,直接就将公孙竹手中的金尸给抢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

  察觉到掌门声音中的怒意,公孙竹的肩膀顿时一缩,但仍旧艰难地抬起了头,看着掌门手中之物。

  黑烟飘散,幻光一逝,犹如寒冰融化,那具一人长的金尸,竟然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缩小了。

  “这是……”

  一根金色的手指?

  长孙竹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那根金尸的手指,他在楼兰拼死拼活地争了半天,到头来,他的努力只不过是一场空?

  不对……

  他其实也并不是一无所获,他还得到了一根……手指,一个貌似属于金尸的手指。

  接二连三的状况,不断的在不同州、不同门派中上演。蜀山、昆仑、血海宗、拈花门、佛宗......一共出现了七具金尸,而其中的六具,皆是由真正金尸的六根手指幻化而成,完全都是假象。

  气氛忽然有些凝重,一种难言的压迫感不断在四周中蔓延开来,目光交织,此时,除了灵州之外,其他三州各派所有人的目光,皆聚焦在紫阳神君怀中那个昏迷不醒的神灵身上。

  “哼!”

  一声冷哼,恍若惊雷,看着周围心怀不轨的恶意眼神,紫阳神君直接挡在了李牧鱼身前,气息暴涨,一股绝强的气息自紫阳神君的身上节节攀升。

  出窍、出窍巅峰、半步化神……

  远处,脚踏黑色蛟龙的血魔正一脸危险地看着紫阳神君,这一次,各州领头之人的几乎都是半只脚踏入化神的强者,若真打起来,单凭灵州天庭一个半步化神的紫阳神君,根本不可能是其他三州联手之下的对手。若是灵州识相,肯把金尸分享出来,他们冀州也不敢真的对灵州逼得太紧,毕竟,紫阳神君神名在外,若真论起战斗力,比起他来说,也要高上一筹;可灵州要是不识相,哼哼,那也别怪冀州翻脸无情了!

  紫阳神君的气息还在攀升,只是其他三州却并不以为意。大家都是半步化神的高阶修士,难不成,区区一个灵州,还真敢以一敌众不成?

  “轰——”

  紫色的电光不断在紫阳神君身上升腾,似晴天惊雷,一股磅礴的气息,直接在紫阳神君身上暴涨起来。

  化神期!

  一声惊呼,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在荒漠中响起,所有的不以为然皆化为满腔的惊恐,没想到,一向深藏不露的紫阳神君,修为竟然达到了如此可怕的程度!

  安静,近乎死寂的安静。

  不同于之前的暗潮汹涌,四面楚歌,明眼的形势,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已经急转直下。

  紧张地气氛忽然一滞,几乎是一种一边,所有的优势几乎在刹那间便倒向了灵州这一方。

  “怎么可能!?”

  脚下的黑色蛟龙忍不住低吼,原本还胜券在握的血魔,转眼间便已成为弱势的那一方。难以置信的声音几乎是从嗓子里吼了出来,带着颤抖的鼻音,却丝毫不敢冒犯。

  “走!”

  冷冷地打量了其他三州的修士一眼,一挥袖,连带着金尸,以及陷入昏迷的李牧鱼,皆被紫阳神君收入袖内乾坤之中。一声冷喝,遮天蔽日的天庭方舟重新出现在雷云之后。在数百道目光的压力之下,紫阳神君直接携着天庭众神飞向了方舟。

  “掌门!”

  长孙竹焦急地看着灵州离开的方向,但他接下来的话,却直接被蜀山掌门制止下来。

  身体退后,长孙竹眼中的不甘,几乎就像是暴雨之后的河水,满得都要溢了出来。

  “唉——”

  眼睁睁地看着灵州离去,满腔的不甘皆化为一声悠长的叹息,无奈、苦涩,以及技不如人的颓败。

  楼兰之内的算计,楼兰之外的碾压。无论是从心计上,还是在实力上,灵州天庭都是毋庸置疑的赢家。

  “天庭……我迟早会赢回来的!”

  ……

  血海宗队尾,一个相貌普通的黑衣修士,正一脸阴毒地看着灵州天庭离开的方向。宽大的袖子之下,一根金色的手指不断在掌心中摩擦,仿佛要生生地捏碎一般。

  “没想到,这么多人,居然被一个灵州天庭的神灵给耍得团团转,到后来,还把人给放跑了……”

  双眼微微眯起,阴毒之色在眼中一闪而过,身形变幻,气息消弭,转眼间,此人的身影便在茫茫人海中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