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他的彼岸花

  声音很轻,也很重,几乎只是一句话,就差点破了李牧鱼的幻术。

  “是佛宗。”

  嗖——

  黑影一闪,犹如鬼魅一般,贴着墙向远处的黑暗遁去。李牧鱼不知道他的幻术是如何被勘破的,但他知道,此时若是不逃,面对他的,必然是佛宗的天罗地网。

  “阿弥陀佛,施主,现身吧。”

  金光一闪,佛光普照,漫天的金色佛莲自那佛宗和尚的口中吐出,一紧、一缠,犹如跗骨之蛆,紧贴在李牧鱼所幻化的黑影之上,几乎要将他照得无所遁形。

  “太寒之域!”

  冰蓝色的雾气自李牧鱼口中吐出,冰霜铺地,霜雪缭绕,几乎只是一个对招,那漫天的金色佛莲便直接被封入寒冰之中,轻易地破了那和尚的法术。

  逃!

  “阿弥陀佛,施主,你是逃不出去的。”

  果然,那和尚的话才刚一落地,漫天的金色佛莲就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一朵、两朵、三朵......每一朵金色佛莲之后,都站着一个佛宗的和尚,莲莲相扣,僧僧相阻,犹如一道密不透风的墙壁,让李牧鱼根本无法寸进一步。

  “弱水!”

  黑暗退散,身着玄色水德神袍的李牧鱼直接蛮横地出现在人墙之前,脑后的神轮飞速逆转,紧接着,汹涌的弱水,伴着晶莹剔透的蔚蓝,向佛宗的和尚淹了过来。

  “结阵!”

  一声令下,身着月白色袈裟的勿念法师直接飞向半空中的李牧鱼,金色的禅杖骤然变大,手中的金钵更是犹如一座小山一般,向李牧鱼压了过来。

  怎么办?

  看着周围的人潮,李牧鱼的心,竟开始绝望起来。佛宗为首的和尚修为不俗,更别提此时的佛宗还占据着人数上的优势。以一敌二尚可一战,但现在,赤裸裸的现实告诉了李牧鱼,想要突破重围,是多么困难。

  “阿弥陀佛,若施主能够交出金尸,贫僧可以做主,放施主离开。”

  听到勿念法师的话,李牧鱼心中不禁冷笑。

  劝降?

  如果这一刻,他当真选择保全自己,而交出金尸,那他在灵州面前会是什么?

  叛徒?胆小鬼?

  若真的投降,他怕是会成为灵州的罪人,再也没有颜面去面对岩融他们了。

  “太寒之域!”

  寒气肆虐,雪花飘散,即使在这一刻,李牧鱼的选择,依旧是战!

  “善哉,善哉,既然施主执意如此,那贫僧便失礼了!”

  佛宗善守不善攻,若在人数对等的情况下,想突出重围,并不困难。可是,佛宗在人数上压倒性的优势,其实已经直接判处了李牧鱼的死刑,只是,青州与灵州关系交好,没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想撕破脸皮。

  “南无阿弥陀佛——”

  佛音贯脑,一声比一声沉重,李牧鱼看着眼前铺天盖地的金色佛莲,一时间,神魂也开始变得恍惚起来,抵抗的力道也变得弱势。

  “砰——”

  一朵金色佛莲趁着李牧鱼的防御空隙,直接钻了进来,爆破声起,一阵噬人的疼痛感席卷了李牧鱼的神经,只是一瞬,血珠喷洒,犹如一朵朵猩红色的花,落在他脚下的坚冰之上。

  “灭。”

  随着第一朵金色佛莲偷袭成功,李牧鱼身上的结界已经摇摇欲坠,紧接着,一波比一波密集的攻势向李牧鱼袭来,在漫天的轰鸣声中,终于,罩在李牧鱼身上的结界,破了。

  唉——

  李牧鱼看着眼前的金光越来越盛,现在的他,仅仅靠着水德神袍的绝强防御,顽抗着佛宗的攻势。只是随着时间流逝,他体内的法力也快支撑不住水德神袍的法力消耗了。

  终究,还是失败了吗......

  绝望地闭上双眼,李牧鱼拿出乾坤戒中的千里遁行符,只要捏碎此符,他便可以直接传送出楼兰,只是这样,气运流失的惩罚,依旧会落在他身上。

  罢了,罢了。

  唰——

  突然,一阵血光袭来,明明闭上了眼睛,却依旧刺得他眼酸。时空换转,当李牧鱼重新睁开眼睛时,周遭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灰色,佛莲静止,佛宗静止,此时此刻,金字塔内的所有人,都处于绝对的静止的状态。

  除了他......

  “这是......”

  李牧鱼木然地看着周遭的一切,无喜,无悲,眼前似曾相识的灰色场景,不就是楼兰开启时那一瞬间的景象吗?

  “彼岸花,开彼岸。”

  鬼魅缥缈的女声突兀地在耳边响起,犹如一根羽毛划过心头,即使听了数十遍,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依旧让他心悸。

  “彼岸花,开彼岸。

  只见花,不见叶。

  开一千年,败一千年。“

  唰——

  周遭的场景飞速地向后倒退,一幕幕场景就如同楼兰开启时那般,闪现、交织,每一幕记忆真实得令人心寒,但他却像个局外人一般,极端冷静地看着自己的记忆。

  唰——

  场景再变,蓝色的天空下,流淌着一条蔚蓝色的河水,花海漫野,簇簇红蕊在风波中静谧摇曳,远远看去,仿佛一片猩红色的血海,被一道蔚蓝色的水幕分割着。

  “这是......”

  她的记忆。

  彼岸花的记忆。

  ......

  冥界,三途河。

  她是一朵自愿投入地狱的花,可是,却被众魔遣回,但仍旧徘徊在黄泉路上。

  她的执着感动了黄泉,众魔不忍,遂同意让她开在此路之上,给离开人世的魂们一个指引与安慰。

  花开的香气,有着唤醒前世回忆的魔力,生生世世,懊悔、仇恨、愤怒,一切的情绪永远不能忘怀,一切的悲伤就永远不能被唤醒。

  你予我痛苦,我予你忘记。

  你将回忆留在彼岸,我将你渡入黄泉。

  有花无叶,当灵魂渡过三途时,便忘却生前的种种,曾经的一切留在彼岸,结成了最妖艳的花朵。

  一幕幕,一桩桩,彼岸花的情,彼岸花的善,就如那条潺潺流动的三途河,悄然间,也流进了他的心里。

  唰——

  回忆消散,情感回落,彼岸的风景骤然消失,无尽的哀伤却无声的落在了他的心头。

  “你终于来了......”

  鬼魅的女声再一次响起,只是这一次,不再虚无缥缈,冷风一凛,吹散了眼前的迷雾,留下的,只是一颗黑色的花种。

  “你的......还给你......”

  声音有些破碎,恍恍惚惚,就像刚才那阵风,轻轻一吹,耳畔仅有的清晰,都散了。

  嗖——

  红光一闪,还没等李牧鱼反应过来,漂浮在半空中的花种便划过一条漂亮的弧线,轻轻一点,没入到李牧鱼额头上的朱印之中。

  “啊——”

  一声惊叫,顿时,天旋地转,一阵强烈的眩晕感伴着无尽的黑暗,瞬间就将李牧鱼吞噬殆尽。

  时间已到,楼兰关闭。

  金字塔的纷纷扰扰,在这一刻,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