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倒计时

  冥界的风很冷,既不像冬天的寒,也不像秋天的凉,只是吹在身上,会让人有一种发自内心的阴冷。

  “轰——”

  剑影、魔气、宝光、佛莲,各种神通犹如黑夜里的烟花,在这个有花、有霞、有水的世界里,疯狂地轰炸了起来。

  “给我破!”

  气吞山河,长孙竹手举长剑,疯狂地向着幻境劈斩,每劈一下,几乎都是透着心中满腔的怒意。

  金尸被夺,身负重伤,本以为周围的一切只是蜃虫所构筑的幻境,可越细想,一种毛骨悚人的猜测,如同一只巨手,时时刻刻攥禁他的心脏。

  双重幻境,两具金尸,无论是正魔相争,还是云州挟困,这一切都只发生在云、冀、青三州身上,而最早进入到金字塔中的灵州,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全程都未参与到他们的争夺之中。

  这意味着什么?

  只是一点猜测,就足以令三州“化干戈为玉帛”,暂时摒弃前嫌,全力攻破这个冥界幻境。

  “我快撑不住了!”

  幻境之外,百花仙子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要消失,脸色苍白,汗如雨下,一缕殷红色的血迹自百花仙子的嘴角缓缓流出。

  “时间还剩多久?”

  “十个时辰。”

  幻境内的法力波动一声高过一声,一浪高过一浪,若是在继续顽抗下去,五个人必然会落得一个重伤被踢出楼兰古国的下场。

  李牧鱼紧皱着眉头,维持幻境的双手也逐渐颤抖,周围的蜃珠开始一颗一颗的破碎,连同他的弱水域,也开始变得极不稳定起来。

  “大家听我说!”

  尾音不住地颤抖,嘴唇早已在重压之下,被咬得血肉模糊。

  “五个数之后,我便会撤掉对幻境的控制,而你们......”

  双眼有些凝重地看着四张颤抖的面孔,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绝,在李牧鱼心中熊熊滋生。

  “按照原定的计划,一定要把金尸带出楼兰!”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回答,所有人的眼睛都落在了李牧鱼的身上,此事事关重大,若成,他们便是灵州的功臣;若败,他们不仅会失去一半的气运,甚至连神格都有跌落的风险。

  拼了!

  目光渐渐变得凝重,虽未开口,但李牧鱼知道,他们懂得他的意思了。

  深吸一口气,李牧鱼发现,此时的他,连呼吸声都是颤抖的,看着蜃珠破碎的数量越来越多,他手中的幻境,也开始变得支离破碎起来。

  “一、二、三、四......”

  双手不住地发抖,仿佛是催命的魔咒,让他们本就虚弱地双腿,变得越来越沉重。

  “五!”

  逃!

  “轰隆——”

  几乎是瞬间,五个人,四道光,每一个人都背着一具一模一样的金尸,快若闪电,仅是一瞬,李牧鱼几人就已经玩儿命的朝四周逃去。

  “果然是灵州的奸计!”

  胸口一阵气闷,离开幻境之后,长孙竹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到那个挡在众人身前,身披炽火战甲,赤发灼灼,手持巨锤的灵州神灵。

  “怎么只有他一个人?”

  不仅是他,看到眼前这个全副武装,战意滔天的灵州神灵,所有刚从幻境出来的修士,皆是又愤怒又疑惑地看着他。

  “你们看他背后!”

  一声突兀的叫声瞬间打破了此时凝重的氛围,众人闻声望去,果然,眼前这个神灵背后,居然也有一具金尸。

  “第三具金尸?”

  不对!

  公孙竹突然间醒悟过来,这个人分明就是在拖延他们的时间!

  “给我去追!”

  这一次,反倒是冀州的彭龙仁率先醒悟了过来,几乎是嘶吼着将嗓子里的话喊了出来,刚想动身,炽火暴虐,那挡在众人身前的神灵,直接就挥着巨锤,向他袭了过来。

  险而又险地躲过了一次重击,一股与自己几乎不相上下的修为气势,从那个挡路神灵的身上飙升出来,炎火灼热,在被灵州接二连三的算计之后,一股滔天的杀意,直接在彭龙仁的心中升了起来。

  “杀了他。”

  任这个灵州神灵再如何神通广大,以一敌一百,就是找死。

  轰隆——

  仿佛岩浆爆发,震耳欲聋的爆破声自身后传来,李牧鱼转身看去,只见一股滔天的炽火热浪,随着那声巨响,自身后滚滚而来。

  “是岩融!”

  心里一揪,几乎是在瞬间,李牧鱼就理顺了一切。

  他们的原定计划,是各自跑路,分散后面的火力,以此转移目标。但没想到,岩融为了给他们争取逃跑的时间,竟直接舍身挡在了三州势力之前,仅是一个照面,岩融怕是已经被那三州的修士给瓜分殆尽了。

  “唰——”

  突然,强光一闪,一股浓郁的乙木之气,自李牧鱼的左前方溢出,紧接着,遁光破空,又是一阵激烈的战火在左前方爆发开来。

  “百花......”

  收起了心中所有的杂念,双手捏决,一股纯净的先天幻灵之气直接将李牧鱼包裹起来,身形变幻,仅是一瞬间,李牧鱼便幻化一道影子,藏身在金字塔内无尽的黑暗之中。

  “轰——轰——轰——”

  接二连三的打斗声在金字塔内响起,追逐、杀戮、彼此相残,随着灵州神灵被捕获的数量越来越多,金字塔内的金尸数量也跟着多了起来。相同的形状,相同的气息,每一具金尸都太逼真,真得都让三州势力开始火拼争夺起来。

  贴着墙根,李牧鱼小心谨慎地沿着阴影处逃亡着,这一路来,他也碰到过许多开自其他三州的修士,但无一例外,目前还没有任何人勘破他的幻术。

  《婆娑真经》中的幻术五觉技巧,再加上先天幻灵之气与蜃母灵珠的谨慎遮掩,这一路来,比起其他人来说,他的逃跑之路都特别的顺遂。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距离楼兰关闭的时间,也越来越近。

  “啪嗒——啪嗒——“

  黑暗中,一道极为清晰的脚步声自李牧鱼身后响起,几乎是在瞬间,藏身黑暗,收敛气息,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简直堪称完美。

  “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