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消失的灵州

  “追上她!”

  苏言才刚露面,处于暴怒状态的彭龙仁便发现了她。

  剑光飞驰,血影铺面,仅是一个照面的功夫,昆仑与血海宗直接开启了战局。

  “把他们的金尸给我抢过来!”

  果然,同样的石殿,同样的棺材,但不同于他那一个的空空如野棺材,昆仑所占据的石殿中,却藏有真正的“金尸”。

  昆仑对血海,蜀山对的则是五毒、拈花、八荒三派。正魔不两立,即使在金字塔内,二者也是斗得难分难解。

  突然,佛光普照,禅音灌耳,犹如一股极凉的水,顷刻间,就洒在众人的头上。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诸位,可否随贫僧先破了这蜃虫幻境。”

  佛宗的话,犹如一柄重锤,狠狠地敲落在每个人的心头,虽未见人,但由佛宗的狮吼功所喊出来的话,在场所有人都清晰可闻。

  “幻境?”

  长孙竹皱眉自语,但也迅速地后退至“金尸”的位置,凝神看去,无论是外观,还是金尸内暗含的死气,都不像是有幻术所变。

  “这金尸难道是假的?”

  摇了摇头,长孙竹几乎是立刻就否定了这个答案。蜃虫幻境也许可以模拟得了金尸的样子,但绝对无法模拟到真正金尸的气息。就像在之前的荒漠中所遇到的蜃虫陷阱,假的终究是假的,即使幻化得再真,也难逃他的法睛。

  “这佛宗必然是在耍诈!”

  不同于长孙竹的笃定,苏言的反应则激烈的多。自打她进入这石殿以来,便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压抑感笼罩在心头,这种感觉很虚,但就是这种虚无缥缈的感觉,才更让她感到多疑。

  “师姐小心!”

  还未等苏言反应过来,身后的一名昆仑弟子直接举剑向她刺来,身法一转,电光火石之间,苏言险而又险地躲过了这突如其来的偷袭。

  “是邪修?”

  同样的事,也在血海宗内发生。原本见苏言被偷袭的彭龙仁,刚想趁此机会夺过苏言手中的金尸,可不曾想,刚要遁去,身后也有一名血海宗弟子向他发难,直接一记杀招向他袭来。

  “找死!”

  一声暴喝,几乎是在瞬间,昆仑和血海宗内两个偷袭的弟子,直接被轰杀了出去,只是,在他们出手的那一刻,那两个“邪修”根本就像没事人似的,目光呆滞,任由他们打杀,仿佛一个被人操控住的提线木偶,根本就不知道反抗。

  怎么回事?

  用手臂夹着金尸,可以说,经过这一次的偷袭,苏言很难无法再相信任何人,也无法再将金尸交到其他昆仑弟子手中保管。

  “阿弥陀佛,既然诸位道友都不相信贫僧,那么就让贫僧自行破了这个幻境。”

  佛光愈来愈盛,漫天的金莲接踵而出,就像扑火的飞蛾一般,绽放出耀眼的金光,飞向了金字塔的石壁之上。

  “轰——轰——轰——”

  当金莲触在石壁上时,一股冲天的爆破声骤然响起,一朵、两朵、三朵......接连不断,气势惊人,浓郁的法力波动让每一个石殿都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

  唰——

  场景一转,原本石殿中的场景骤然一变。

  “居然真的是幻境!”

  长孙竹惊讶地看着周遭的景物,灰色的天,红色的霞,遍地的花海中,流淌着一条蔚蓝色的河水。

  “这里莫非是......”

  冥界?

  破开石殿幻境之后,身披月白色袈裟的少年和尚,正凝神皱眉地看着自己身处的地方,这里的景象,无疑就是冥界的边际之地。可奇怪的是,死气浓郁的冥界,为什么会充斥着一股蓬勃的生气。

  “勿念师兄,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闻言,少年和尚低吟了一下,看着冥界中另两州修士,摇了摇头,轻声说道:“随机应变。”

  花海之中,青州、冀州、云州三方势力齐聚,可不同的是,云州手中却握有两具金尸,而冀州和青州,却是一无所获。

  “你也有金尸?”

  长孙竹吃惊地看着苏言手中的金尸,同样的模样,同样的气息,两个金尸从头到脚,简直都一模一样。

  “难道楼兰一共有两具金尸?”

  两人对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不可能!金尸只能有一具,绝对不可能会出现第二具!”

  嘴上虽这么说,但苏言的表情也是惊疑不定,楼兰每千年开启,谁知道这千年之中会出现什么变故?心中大半虽是被理智所占据,但第二具金尸的念头就如雨后的杂草,疯狂地在心里冒出了头。

  就在公孙竹与苏言做着激烈思想斗争的同时,冀州与青州轻轻挪动脚步,将云州两派暗暗包围了起来。且不说楼兰是否真的有两具金尸,但此时,这两具金尸都在云州的手中,唯有先抢到,才能再辨真假。

  “上!”

  一声暴喝,冀州群魔也不废话,直接朝着云州扑了过来,血气、毒气、魔气,滔天的气焰自冀州群魔身上熊熊燃起,以血海宗为首,四大魔门张牙舞爪地向云州两派飞来。而青州佛宗也只是犹豫了一下,也加入到混战之中。

  “时间还剩多久?”

  “两天。”

  幻境之外,李牧鱼五人分为五行,各自操纵着神域之力,辅助着李牧鱼模拟蜃虫幻境。连续一天的法力输出,几人的身体也陆续开始吃不消了。

  里面打得火热,外面苦苦支撑,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距离楼兰关闭的时间也越来越近。

  “心转之术。”

  眼白退却,瞳孔放大,李牧鱼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眼,犹如打翻了墨水一般,全部染黑。

  “啊——”

  声音凄厉,原本和冀州群魔抖得正激烈的公孙竹,突然就被身边的一个昆仑弟子偷袭,顿时,血染衣衫,而彭龙仁也趁着这个空档,一下子夺过了公孙竹手中的金尸。

  “你找死!”

  剑光一闪,那名偷袭公孙竹的昆仑弟子直接被一剑刺穿,再转眼,人也已经被踢出了楼兰。

  “你没事吧?”

  苏言见公孙竹受伤,而且还是伤在自己门派的弟子手上,心中一急,也顾不得和人缠斗,直接飞到公孙竹身边,替他御敌。

  “昆仑混进邪修了?”

  公孙竹的语气有些不善,但苏言只是微微一愣,便摇头否定道:“之前昆仑也有人偷袭过我,但他们偷袭的手段太拙劣了,不大像是邪修,反而更像是被人控制了神智一般。”

  “被人控制?”

  “对。”

  随着公孙竹附伤,三方势力的局势瞬间转变,隐隐之间,云州竟开始转为劣势。

  “等一等,灵州的人呢?”

  见形势越来越不利,公孙竹脑中思路电转,几乎是在瞬间,就发现了这里的不妥之处。

  幻境中,为什么没有灵州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