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惑心

  “噗通——”

  石子落入湖面的声音越来越紧凑,谜图光幕上的涟漪,荡起的频率也越来越密集。

  “是谁?”

  彭龙仁恶狠狠地朝着不远处的公孙竹看了一眼,几乎是前后脚,云州刚猜出谜图题目的规律,冀州就紧随其后,顺着前者进了金字塔。

  “啊——”

  凄厉的惨叫声在耳边响起,仅是一瞬,他们冀州魔门中的许多弟子已被守株待兔的蜀山联手围剿,直接被踢出了楼兰。

  “哼哼,真是还算计啊,昆仑取尸,蜀山守门,这就是你们正道所谓的把戏?”

  “上!”

  公孙竹目光一冷,也不废话,直接运转起手中的阵盘,率领蜀山剑修,一同剿敌。

  “阿弥陀佛——”

  金光一闪,云州与冀州打得正激烈的时候,青州佛宗也相继出现在金字塔内。

  “该死,佛宗居然也破解出来了!”

  心中暗急,眉头紧锁,仅是一个冀州,也许凭着蜀山率先入内布下阵法的优势,可以勉强一阻,但若是冀州、青州两州联手对付蜀山一个,那唯有退让了。

  “撤!”

  退得干脆利落,蜀山群修听到长孙竹的指令,直接放弃掉手中的阵旗,剑光一闪,直接掉头转向金子塔的内部。

  “哼!一群伪君子!”

  彭龙仁见蜀山撤退,心中怒极,看了一旁的青州佛宗一眼,也不废话,直接套用蜀山的行为模式,在谜图入口布下了煞气极重的杀阵。

  “你们几个守在这里,凡是妄图闯进这里的修士,直接把他们杀了!”

  “是。”

  见血海宗离开,五毒、拈花、八荒也陆续安插弟子守在谜图路口,然后追寻着血海宗的方向,深入到金字塔内。

  ......

  金字塔,顶层。

  一路疾驰,苏言率领身后近二十个昆仑弟子一路向金字塔顶层奔去。由于在上一次的楼兰之行中,是昆仑摘得了谜图的榜首,率先进入金字塔内。因此,与其他州比起来,昆仑的优势就是更加详尽的地图。仅用了十日的时间,苏言便轻易地携着昆仑众人来到了藏有金尸的石殿。

  “恩?怎么没人?”

  石殿之中,一口金色纹花的方形棺材正孤零零地落座于石殿中间,压抑、空旷,明明只有一口棺材,但在苏言的感官中,却又一种说不上来的危机感。

  “师姐,我们进去吗?”

  “恩。”

  苏言不怕灵州搞鬼,他们有二十个人,而灵州只有五个人。况且,金尸是无法收入到乾坤戒之中的,除非楼兰关闭,否则任何人都无法将金尸带出这里。

  “啪嗒——啪嗒——”

  散乱的脚步声不断回荡在空旷的石殿之中,似无章法,却暗合规律,仿佛每一脚都落在一个鼓点之上,一起一落,像极了某种嘈嘈切切的音符。

  “砰——”

  众人合力,将棺材上的石盖给推落在地,苏言快步走上前去,果然,一具金色的尸体正静静地躺在棺材之中。

  “师姐,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看到棺材中的金尸,几人的话里也渐渐带了些轻松,只是距离楼兰关闭还是些时日,若是在这里苦守,怕过不了多久,其他州的势力就要打上来了。

  该怎么办?

  端秀的脸庞上,一双秀眉紧锁,眸光忽明忽暗,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哪里有点儿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赵师弟——”

  “师姐,你叫我。”

  只见一个眉目清秀,年纪颇小的少年修士走上前来,对着苏言轻声问道。

  “恩,赵师弟,你现在就领着其他人,在石殿入口处布下困阵,除了蜀山之外,不要让其他人轻易闯进来。”

  苏言的声音很轻,很柔,但每一句话都带有毋庸置疑的上位者气势,即使是内门中锐气最盛的弟子,在这位大师姐面前,也是唯命是从,不敢多话。

  “是。”

  ......

  “大师兄,藏有金尸的石殿,找到了!”

  长孙竹听到探路弟子的话,原本紧锁的眉头骤然一松,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昆仑派的弟子,也在里面吗?”

  “回大师兄,石殿之内除了一口金色的棺材之外,并未再看到其他人。”

  “恩?”

  没看到?难道苏言他们还没有找到这里吗?

  “那灵州的那五个人呢?”

  “也未曾看见。”

  心中骤然一紧,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他漏掉,可紧接着,心头犹如迷雾笼罩,又并未发现什么不妥之处。

  奇怪,真的是太奇怪了。

  “你带路吧。”

  “是。”

  ......

  相同的一幕正在金字塔多处地方上演,或昆仑,或蜀山,又或者是后来居上的血海宗,相似的石殿,相似的棺材,甚至相似的空无一人。

  诡异的气氛,弥漫在整个金字塔中,相安无事,又严阵以待,一种愈来愈重的压抑感,很突兀的,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但这种压抑感又是从何而来?也没有人能说出来。

  “不对。”

  石殿之内,一个面容极其普通的少年和尚正盘膝坐在地上。忽然,少年和尚紧闭的双眼豁然睁开,佛光窜动,袈裟轻浮,一双金目闪着极亮的光,不断扫视着石殿内的一切。

  “这一切都是幻术。”

  ......

  “假的!全是假的!!”

  轰——

  血影浮动,血掌连连,血海宗的彭龙仁不断催动着法力,挥出一个又一个血气逼人的巨掌,狠狠地落在石殿的墙壁之上。

  “恩?”

  虽然仅是一瞬,但石殿外的法力波动,却没有瞒过一直心存疑虑的苏言。

  “大师姐——”

  “你们在这里守好了,我去去就回。”

  浮光掠影,流光一瞬,话音刚落,苏言直接遁光离开石殿,向法力波动处飞去。

  ......

  “长孙竹?”

  “韩笑天?”

  两方皆是一愣,随即,一言不合,以长孙竹为首的蜀山,直接御剑向五毒岭的韩笑天杀来。

  “辛九,薛闪,速来助我!”

  话音刚落,拈花门的辛九和八荒派的薛山直接带人冲了进来,两股势力直接加入到五毒与蜀山的战局之中。一时间,剑光飞影,毒烟魔光,在这个狭小的石殿中激烈地碰撞了起来。

  此时,距离楼兰关闭,仅剩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