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金尸(第四更)

  错综的石道,封闭的环境,每走一步,踢踏的脚步声就会在石道内回响数次,啪嗒啪嗒,鬼谧幽静,让人后背生凉。

  “御魂灯,出!”

  冥远快步走上前,左手摊开,右手施决,一盏冒着森绿色鬼火的青莲铜灯出现在手掌之上,法决再转,灯火幽明,一层蒙蒙的绿光顺着灯芯上的火焰,将五人笼罩在内。

  “好点儿了吗?”

  “恩,好多了,谢谢。”

  嘴唇有些泛白,百花仙子在被御魂灯的灯光笼罩之后,因为死气侵体的心悸感,便逐渐开始消褪。嘴唇抿紧,就着惨绿的灯光,百花仙子向冥远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要不,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闻言,看着大家关切的目光,面色惨白的百花仙子摇了摇头,说道:“我现在真的没事儿了,只是这里的死气比较重,等我稍微适应一会儿就好了。”

  见百花仙子这么说,众人也不再勉强。这里死气浓重,除了冥远之外,对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影响,特别是木属神灵百花仙子。

  若不是已经修成了神域之力,而且还有过在冥界修炼的经验,这金字塔内的死气也只是让百花仙子身体比较难过而已,可还没到完全受不了的程度。

  “啪嗒——啪嗒——”

  脚步声依旧在石廊中回响不停,一千五百丈的金字塔,错综繁复的迷宫岔路,自五人破题入内以来,已经连续不断地走了十四天。可是,藏有金尸的宫殿却仍旧没有被他们找到。

  ......

  金字塔外,谜图之下。

  “噗通——”

  涟漪荡漾,光幕闪烁,经过接连几日的尝试与推断,或蒙或算,谜图题目的规律也渐渐被其他三州的人摸索了出来。

  “11+12=?”

  看着谜图榜首上的题目,一直皱眉思考着迷图规律的长孙竹,豁地一下站了起来。

  “我知道了!”

  眉头渐渐舒展,眼中的激动和兴奋更是要溢了出来。

  “我知道破解此题的方法了。”

  “恩?是什么?”

  听到长孙竹的话,一旁的苏言,双眼骤然一亮。这几日,为了推算谜图的规律,他们二派中可没少牺牲内部弟子。虽然有几次勉强蒙中了,但谜图的规律仍旧没有被他们彻底摸索出来。

  抬眼看去,无论是云州、冀州、还是青州,三州的人数也在一次次的尝试中不断锐减,如今,每州的人数总和还不到刚来时的三分之一。尤其是昆仑,因着之前被雷州邪修算计,损失了不少人,现在,苏言身后的弟子才堪堪二十余人。

  想到邪修,苏言的牙不禁恨得直痒。千防万防,没料到那雷州邪修居然直接伪装混进了昆仑的内门队伍,使得他们不明不白地就损失了四个人。

  长孙竹看了苏言一眼,也未隐瞒,将自己所总结出的规律一一与她道出。

  以前,昆仑与蜀山之间虽有竞争,可现在,为了两派的共同利益着想,他们不得不牢牢地捆绑在一起,绝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让其他州钻了空子。

  “居然这么简单?”

  “没错,但这也只是我个人的推测而已,是对是错,还需要进一步的验证。”

  “好,我们这就来验证一下。”

  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长孙竹的提议,苏言当机立断,直接派出了身后的弟子。

  “由你去吧。”

  “是,大师姐。”

  那名被指派的昆仑弟子,几乎是想的没想脱同意了苏言的指令,剑光一闪,那名弟子转身就飞向了空中的金色光幕。

  仿佛飞蛾扑火,为了门派的利益,那名弟子义无反顾地遁入了带有“23”字样的方块之中。

  “成功了!”

  ......

  “我们到了。”

  穿过了数不清的回廊隧道,终于,在步行了第十九日的时候,李牧鱼一行人在一间塔顶石殿之中,发现了一口金色纹花的方形棺材。

  恩?

  看到棺材上雕刻的花纹,猩红色的花瓣,血红色的花蕊,每一个细节,几乎与之前在“记忆”中所看到的那片花海,一模一样。

  “金尸应该就在这里面儿了吧?”

  岩融越过众人,率先走到了棺材旁边,也不废话,直接就要上手掀盖取尸。

  “我们也动手吧。”

  交换了一下目光,五人合力,开始一同向朝推着棺盖,只是盖子极重,五人努力了许久也未曾将上面的盖子挪动分毫。

  “你们让开!”

  火光一闪,足有一人高的炽火锤出现在岩融的手中。

  “我要砸了!”

  火浪翻滚,炽火灼烧,李牧鱼四人耐不住炎热,迅速向后退去。原本想说些什么的百花仙子,可话到了嗓子眼,硬生生被这股灼人的热浪给憋了回去。

  这个莽夫!

  “砰——砰——砰——砰——”

  四次不间断地挥锤,岩融已经将熔岩山的所有重量都施加在炽火锤之上,一声高过一声,一浪高过一浪,四声巨响,伴着山崩地裂的架势,终于把棺材上的石盖给敲成了碎渣。

  纵使石棺再重,又怎么可能重得过岩融的熔岩山?

  “你们过来吧。”

  见火浪消退,李牧鱼等人便重新聚了过来,俯首看去,一个全身上下被镀上金漆的人尸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就是金尸?我怎么瞧着没什么不同的?”

  听到百花仙子的话,冥远却是摇了摇头:“这金尸中蕴含着极重的死气,只是气息内敛,若非冥界之人,是无法感觉到的。”

  “真的吗!?”

  听到尸体里藏着死气,百花仙子惊呼一声,连忙向后退了一步,心中更是半分都不想再靠近这具金尸。若是真像冥远所说,这金尸里的死气一旦爆发,首先遭殃的就要是她了。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距离楼兰真正关闭的时间还有些时日。可时间紧迫,若是让外面的人冲进来,我们这一路来的努力,免不得到头来给别人做了嫁衣。”

  “那怎么办?”

  漠北的话确实句句都在点子上,他们五人虽提前进入了金字塔,但也只是抢了个先机。可是,谁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没到最后一刻,任何人都不敢保证。

  唰——

  流光一闪,上千颗大小不一的蜃珠直接被李牧鱼召了出来,手指轻点,蜃珠四散,犹如夜空中的繁星,悬浮在石壁之上。

  “或许,我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