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作为一个妖的立场

  十年,她每月以神灵之血浇灌。

  十年,她寸步不离守护在其侧。

  十年了,终于...要成熟了吗?

  河伯府下,有一处洞穴,而洞穴则被幻术遮掩,寻常人根本察觉不到此处的存在。当初她,若不是对那只疯癫的老乌龟施了个搜魂术,她也寻不到此地。

  云姬激动地看着眼前的那一抹翠绿,翠绿的枝桠上,三颗鲜红欲滴果实摇摇欲坠,似三颗红宝石一般,晕红的色泽,诱人的气味,仿佛诱发了云姬内心深处的妖性,恨不得一口吞入口中。

  还不到时候。

  眼中重复清明,云姬暗暗心惊。

  “差点儿被这宝贝迷了神智。”

  云姬恢复了一贯的平静,脸上的神色一扫方才的贪婪迷醉,嘴角下搭,本是一桩喜事,但云姬却是一副心事重重的烦心样子。

  十指如蝴蝶翩翩飞舞,云姬迅速结出一个手印,秀口微张,一口半黑半青的气体自口中吐出。

  原本半青半白的气体,转眼间便一分为二,黑气势强,青气伏小,不一会儿,原本微弱的青气竟被黑气吞噬大半。

  看到这副诡异景象,云姬的眉头皱得更深。

  “劫气愈来越重,福祸相依,化形果成熟之日,也是本座应劫之时。”

  “哼——”

  玉掌一拍,旁边被波及到的珊瑚饰品,顷刻间化为粉末,散落在地。

  “追了老娘这么久!还是不肯放过我么?该死的人族......”

  黑气吞没青气的画面刺痛了云姬的神经,原本如玉的肌肤上,青色蛇鳞若隐若现,蛇信吐出,渗人的丝丝声令人头皮为之发麻。

  “当年,本座使劲浑身解数才从锁妖塔逃了出来,本想寻个地方养好伤,就从此离开云州,不曾想......”

  化形果熟期将至,若这时离开,嘴边的鸭子,也白白飞走,得不偿失。

  目眦欲裂,云姬深深地看着眼前的那一抹翠绿,眼神越来越冰冷。而一团模糊的想法,却变得越来越清晰。

  破而后立?

  不行!

  时而摇头,时而呆滞,云姬状若疯癫,但眼中的冰冷却变得有些嗜血起来。

  ......

  “灵玉参见娘娘。”

  “恩。”

  云姬看着座下的李牧鱼,原本冷漠的眼神多了一丝生气。

  但愿她这次没有看走眼。

  “灵玉这个称呼,以后就免了吧。”

  “啊?”

  李牧鱼听到这没头没尾的话,脑子有些糊涂。

  “从今日起,你便不用再每月向我献血,而你也不再是我云姬座下的童子。”

  李牧鱼听着越来越懵,这是要和他一刀两断的意思吗?

  “我们同是妖族,虽然我修为高于你,但是从今日起,我们便以同辈相称。你可唤我为一声云道友,也可以直接称呼我为云姬。”

  “娘娘......”

  “李道友,我方才所说的话,应该不用再重复一遍了吧。”

  虽是疑问句,但完全是一副不容置喙的口吻。

  “云......云前辈,前辈对我有大恩,李牧鱼区区一个开窍期的小妖,万万不敢和前辈妄自以道友互称......所以......”

  “哈哈哈哈,好!好!好!”

  声浪一声高过一声,笑声之中却透着难得的肆意。

  “不亏是我云姬选中的人,知恩图报,懂得进退,凭你这份心性,这份机缘就算与你共享有如何?”

  云姬目光灼灼地盯着李牧鱼,瞧得李牧鱼浑身不自在。

  但是这次的眼神有别于上次,少了一分试探,多了一分真诚。

  “李牧鱼,你可想知道,本座为何长时间逗留在黑沙河之中?”

  “晚辈,不知。”

  “那你知道,为什么我偏偏要将仙格,融合进你身体之中?”

  “难道......是因为前辈想取神灵之血?”

  “没错。”

  终于,这根刺在心中的刺,要拔出来了吗?

  “我要神灵之血,而且是心甘情愿不夹杂一丝怨气的纯净精血,而我今天找你来的目的,便与你的血有关。”

  垂下脑袋,李牧鱼此时忽然不敢再直视云姬的眼睛。也许下一句,是生是死,是福是祸,皆在云姬的下一句之中。

  “李牧鱼,本座有一份天大的机缘要送给你,就不知道你敢不敢接?”

  语气越来越淡,仿佛连呼吸的声音都消失,没有情绪,没有质问,似乎只是平平淡淡地问了他一句而已。

  李牧鱼心中叹息道,这并不是一道选择题,选不选也由不得他。

  实力啊实力......

  这个世界,果然还是谁拳头大就听谁的。

  “请娘娘吩咐。”

  云姬静静地看着李牧鱼,她一直在观察他,直到李牧鱼答应了。

  “你要发一个心魔誓,你要发誓你绝对不会将今日的事情泄露给任何人,而且你今日答应我的事儿,你如果没有办到,那么你将永生永世无法进阶,永生永世都是一条任人宰割的鲤鱼。”

  依言,李牧鱼照着云姬的要求,发了一个冗长的心魔誓。

  直到誓言最后一个字结束,云姬却忽然笑了。

  这一笑,当真是倾国倾城,颠倒众生。

  但李牧鱼却始终没有抬起头,也错过了这摄人心魄的笑靥。

  “李牧鱼,你抬起头来。”

  “是。”

  “李牧鱼,你觉得本座美吗?”

  “前辈......很美。”

  李牧鱼一时有些语塞。

  “那你觉得我这副半人半蛇的鬼样子,也很美吗?”

  “前辈......我......”

  这是一道送命题啊!

  “我三百年前突破开窍期,却因为法力不纯,境界不稳,在凝体之时,没有成功化形,导致本座一直以来,便是这副半人半蛇,不人不妖的样子。”

  云姬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语气渐渐变得悲戚。

  “就因为这个模样,不仅修炼速度没得到增幅,甚至平日里,被那些人族所谓的正道修士喊打喊杀,最后被他们抓住,关进锁妖塔之中,竟想将本座给生生炼化在塔中!”

  想到气急之处,云姬的语气也变得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将人族修士除之而后快,再生吞活剥的样子。

  “后来,许是本座命硬,竟让我从锁妖塔中逃了出来,不仅如此,我还杀了那蜀山戮剑仙人的宝贝徒弟,将他一口吞掉,骨头也没剩,哼哼,那滋味,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听到这里,李牧鱼悚然一惊。

  蛇妖居然吃人了?

  想到那人被云姬生生一口吞掉,李牧鱼心中没由来一阵抵触。

  虽说他这辈子投身到一条鲤鱼身上,注定走上妖修之路,与人族为敌。

  但生吃一个大活人......血淋淋的,对目前的他来说,还是太重口了一些。

  此生为妖,就会与人为敌。但人族并非全是嫉恶如仇,见妖必杀的尿性,就说那位对他有着救命之恩的得道高僧。

  人分善恶,李牧鱼还是愿意相信,并不是所有人对妖都是坏的。

  当然,若有来日,人族来犯,为了自己,他也会坚定的站在妖族的阵营之中。

  毕竟,他现在可是一条货真价实的鲤鱼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