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金字塔

  “彼岸花,开彼岸。

  只见花,不见叶。

  开一千年,败一千年。”

  犹如喃喃自语,犹如暗自垂伤,鬼魅的女声一遍又一遍地在他脑中念着同一句话,悲伤,绝望,种种情绪糅杂在一起,像一把冷硬的尖刀,不断地穿过他的心防。

  嘴唇微微颤抖,李牧鱼痛苦地捂着心脏,双眼失焦地看着远方的天空。

  “非要在这个时候发作......”

  双手迅速捏起法决,轻轻一晃,李牧鱼的身体重新幻化为沙漠中的一粒沙,闭目凝神,口中诵咒,李牧鱼不断借此抵御着这缠人的魔音,得以让神魂重复清明。

  “唰——”

  昏黄的沙漠突然间消失,耳畔的风声也骤然停止,天地一色,恍惚间李牧鱼的眼前已是另一番风景。

  蓝色的天空下,流淌着一条蔚蓝色的河水,花海漫野,簇簇红蕊在风波中静谧摇曳,远远看去,仿佛一片猩红色的血海,被一道蔚蓝色的水幕分割着。

  “幻境?”

  不对。

  李牧鱼看着眼前的场景,一种似曾相识的奇怪感觉突兀地涌上心头,这看似幻境的场景,却没有一丁点儿属于幻术的不真实感,幻术讲究的是假中存真,可眼前的这个场景,反倒更像是某种真实存在的客观事物。

  “这是记忆!”

  李牧鱼突然间反应过来,也知道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从何而来的了,当时在他接受幻灵珠中九霄美狐的记忆时,便是这种奇怪的感觉。

  “唰——”

  场景再变,猩红色的花海骤然消失,紧接着,昏黄入目,天地一色的沙海再一次映入到李牧鱼的眼帘。

  “终于结束了吗?”

  身着水蓝色长衫的李牧鱼赫然出现在黄沙之间,脸色苍白,眼中的疲倦几乎都要溢了出来。

  深深地皱紧了眉头,说实话,他真的非常讨厌这种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仿佛自己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拉入到这种身不由己的境地之中,而且还没有任何的解决办法。

  “不能再继续耽搁下去了,这个问题必须马上解决。”

  眯起眼睛,李牧鱼抬头望着北方的天空。他感觉得到,可以非常清晰地听到来自北方的呼唤,那种吸引力很莫名,甚至有点儿让人毛骨悚然,可是,他就是有一种非去不可强烈直觉。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流光飞逝,眨眼间,沙丘之上身着水色衣衫的俊秀少年便重新消失在天际。

  北境,楼兰古国。

  沙漠之上,一座雄伟绮丽的旷世古城赫然矗立在沙海之中,巍峨,高大,仅仅是楼兰古国的一个城门,就足有百丈之高。李牧鱼站在城门底下,就如同一头大象脚下的蝼蚁,小到尘埃里。

  “咯吱——咯吱——”

  踩着柔软炽热的沙地,李牧鱼顺着城门的缝隙,直接钻了进去。

  楼兰古国,是建立在一个绿洲水域旁的一个庞然大物,只是随着水域的干涸,原本雄极一时的楼兰古国也抵不住时光的摧残,渐渐的,人流四散,退出了历史的车轮之中。而这一切的消息,都是李牧鱼从紫阳神君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的。

  楼兰古国,并不是九州境内的地域,或者说,它应该分割自其它的世界,又或者是其他世界中仅剩的一个残骸。楼兰的历史,前人虽试图翻遍他的遗迹残骸,但最终得到的讯息也只是楼兰的冰山一角,并未真正窥其全貌。

  “咯吱——咯吱——”

  李牧鱼继续踩着脚下的黄沙,一步一步,身后留下两条深浅如一的脚印。昏黄的天,昏黄的地,顺着楼兰的擎天巨门,李牧鱼正式踏入到这个震人心弦的沙漠古城之中。

  “嗡——”

  眼前突然一黑,仿佛有千万只蜜蜂同时在耳边同时扇动着翅膀,满耳满脑,皆是嘤嘤嗡嗡的振翅声,震得人神魂晕眩。

  “这是......”

  金字塔!

  底座巨大,下宽上尖,若说楼兰的城门是一头来自远古的猛犸巨象,那这座金字塔就是一头鲸鱼,一头可以吞天噬地的深海巨鲸。

  “这里......为什么会有金字塔......”

  晃了晃脑袋,强忍着脑中的眩晕感,自打这楼兰古国开启之后,他身上突然就出了一堆的毛病,动不动就抽搐、眩晕,若是遇到强敌,他这种状态根本支撑不了几个回合。

  抬眼重新打量着眼前的金字塔,若是从外形上来讲,这个金字塔简直与他前世所见到的非常相似。虽然他没有去过埃及,但是闻名世界的金字塔,光是通过网络媒介就已经了解许多,只是记忆久远,即使印象再深刻,如今,脑中也只有一个模糊的大概而已,远没有此时,这种实物冲击眼球的效果来的震撼更大。

  “李牧鱼——”

  清脆的女声自身后响起,压下了身体上的不适,李牧鱼抬眼转身看去。

  果然。

  “百花——”

  眉头上的阴霾仿佛一下子化了开来,烈日当空,阳光灼灼,踢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百花仙子、漠北、岩融以及冥远,一行四人,整整齐齐地出现自李牧鱼面前,这几人不似他这般狼狈,甚至脸上还噙着些收获不菲的笑意。

  “你也太慢啦,我们都到好几天了。”

  “是啊,你这次也忒慢了。”

  “我们刚才还说你是不是被人给踢出去了。”

  七嘴八舌的问候,每一句都是浓浓的关切,李牧鱼一脸苦笑地看着众人,想回答,却又不知道先回答哪句,只能抿着嘴,弯着眼睛,身心放松地听着他们的每一言每一语。

  “回来就好。”

  亮亮的眼睛不住地看着李牧鱼,原本表情有些冷硬的冥远,也忍不住被气氛感染,抿嘴笑了起来。

  轻轻的低喃声,仿佛碎碎的沙,一粒一粒,顺着风揉过脸,让人止不住眨眼。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