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陷阱

  “啊——”

  凄厉的声音划破楼兰的天空,那被斩断一根手指的方脸男修,头冒冷汗,身体疼得直抽搐,却又因为身体瘫软在地的缘故,只能不住地发着惨叫声。

  李牧鱼在一旁冷眼旁观,随着这里的动静越闹越大,周围也陆续开始聚集起一些人,只是有着幻术的缘故,他一直谨慎地躲在一旁,还未曾让人发现。

  “真的太古怪了。”

  既然是图谋不轨,为什么要选在这么一个人流量密集的地方,而且还偏偏选择昆仑这个云州巨擘的门下弟子下手。作为云州的顶级势力,与昆仑交好的势力不再少数,若是再闹下去,必然会有看不过眼的正道修士出手帮一把,况且,这个邪修邪门的狠,他的修为即使是李牧鱼也看不透。

  呼——

  一阵燥风袭过,李牧鱼捏着幻术,向着相反的地方飞去。凭着他的直觉,他总觉得此地不宜多呆,以那邪修的种种行径来看,怎么瞧都像是在布置什么陷阱,而且,凭他一人,留在此地,根本也落不到什么好。

  “喂,你们能听到我说话吗?”

  李牧鱼不断地轻声朝着传讯符传着音,可是,声音如石沉大海,连一点儿浪花都没扑腾起来。

  “算了,既然他们收不到我的消息,那也证明,他们此时应该离我还有相当一段的距离,也不会卷入到这个麻烦之中。”

  嗖——嗖——嗖——

  三道剑光袭过,紧接着,一声极大的爆破响自那个事发地升起,轰鸣震耳,一股热浪由内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四周铺开。

  “哼!区区一个邪修,居然敢如此嚣张,看我不撕了你!”

  法力的波动一浪高过一浪,激烈的打斗声即使李牧鱼相距极远,还是能依稀间听到许多杂音。

  继续卷着风沙离去,看热闹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如今的当务之急,应该是早点儿到任务地点与冥远他们汇合,此时他一人势单力薄,若是真遇到打群架的,根本就招架不住,唯有夹着尾巴赶紧跑路了。

  风声阵阵,热浪滚滚,连着两个时辰不间断的飞行,李牧鱼终于彻底逃离了那个是非之地。此时,三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一个半月,时间紧迫,此时他可不能再为了其他闲杂人等耽搁下去。

  “李牧鱼,是你吗?”

  感受到千里传讯符传来的法力波动,李牧鱼原本黯淡的眼睛骤然一亮。

  是漠北的声音!

  “是我,你在什么位置?”

  “我们就在楼兰古国里面,等你到了地方应该就能看到我们了。”

  “好,我马上过去。”

  收好了传讯符,李牧鱼也不再顾忌,直接火力全开,急速向楼兰古国的方向飞去。

  嗖——

  风声灌耳,李牧鱼不断地催动着奔月诀,寒气裹身,水气缭绕,远远看去,如同一颗绚烂的太阴之星,拖着冰蓝色的光尾,划过昏黄的天幕。

  “老大,你看,那儿又有一个人飞过来。”

  “嘘,别说话!”

  沙地之上,一行四人正小心翼翼地躲在沙丘之中,四双眼睛犹如栖身在沙漠里的四条毒蛇,不断吐着蛇信,搜寻着往来的猎物。

  “这人不好惹,等下一个吧。”

  “老大——”

  “闭嘴!”

  突兀的怒气令其他三人莫名一惊,但长年以来的积威,他们也不敢轻易地去触动他们老大的霉头。毕竟,在他们中,实力最高强的,也就是这位年纪近百,但修为俨然突破到筑基中期的狠辣老大,而其余的跟班,年纪虽然比他小,可在修为上却是差得许多。

  筑基中期和筑基初期的区别,可不仅仅是一个小阶段的距离而已。

  “恩?”

  李牧鱼斜眼朝旁瞥了一下,即使相距较远,凭着他神灵的敏锐直觉,也可以轻易捕捉到沙丘中隐藏得恶意。

  “一个筑基中期,三个筑基初期,看气息应该是人族修士。”

  水蓝色的流光越转越快,原本燥热的沙漠忽然一冷。

  “老大,他快过来了。”

  咬了咬牙,那四人之首的中年修士依旧未动,虽然他们目前占据着人数上的优势,可修为上的差距,却完全有可能让他们这一次的楼兰之行翻了车。而且,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这道水蓝色流光的主人根本就不是普通的修士,从气息上看,更像是灵州天庭中的神灵。

  坚定地摇了摇头,如果真的是天庭的神灵,他们反而更不能惹。世人都道天庭护短,而且这一次天庭肯放进楼兰的神灵大概率会是灵州中一些新晋的天生神灵。被一个天生神灵记恨,即便是被遮掩了天机的楼兰,他们这辈子也甭想再踏足灵州一步了。

  “太寒之域。”

  清冷的声音恍若自耳边响起,正处于深思状的中年修士陡然一惊。

  “封。”

  冰气缭绕,霜雪纷飞,原本昏黄的沙漠骤然蒙上一层厚厚的白霜,冰蓝色的太寒之气自天空而至,轻轻一沾,原本龟缩在沙丘中的四人顿时就被封印在寒冰之中。

  唰——

  人影一晃,被封在寒冰里的四个鬼祟家伙便消失在寒冰之中,直接被李牧鱼秒杀,逐出了楼兰之境。

  感受着四人的气运逐渐被楼兰的地脉吞噬着,李牧鱼深深地看了一眼,便再一次将太寒之气收回到鼻腔之中,继续朝前赶路。

  “散修真的太弱了。”

  弱得简直不堪一击。

  他真的非常疑惑,就凭借他们这种实力,为什么还敢做着打劫的勾当。与其这般冒险,还不如安安稳稳地去寻几个楼兰遗迹,说不定还能得到一番机缘。

  耸了耸肩,李牧鱼加快了驭风速度,若是不出他意外的话,再过几个时辰,他便能到目的地了吧。

  突然,一个鬼魅的女声在脑中突兀地响起,让原本驾风飞行的李牧鱼,不禁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又来了......”

  (眼睛太疼,为了攒稿,今天就只能先发一更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