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雷州邪修

  “对了,你往哪个方向走?”

  “北边儿,你呢?”

  “我往东走。”

  听到展红玉的话,李牧鱼微微一愣。往东走?她为什么要往那个方向走?

  似乎看出了李牧鱼眼中的不解,展红玉用葱指挽了一下额边的碎发,笑嘻嘻地说道:“往东走可能会碰到许多楼兰遗迹,到时候,我说不定能捞到不少宝贝呢。”

  “原来是这样......”

  “而且……”

  展红玉颇为坦荡地笑了一下,耸了耸肩,十分笃定认真地对李牧鱼说道:“我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与其到北边儿和你们这些人争那劳什子气运,还不如专心守好我自己的机缘。”

  安安静静,展红玉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安安静静却又发自内心的。

  “与其争得头破血流,还不如退一步,守住自己的海阔天空。”

  思绪仿佛忽然一止,看着一脸坦荡率真的展红玉,李牧鱼不自禁地开始喃喃自语起来,只是他的声音很低,低到几乎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听到。

  “你在那儿嘟囔什么呢?”

  抿了抿嘴,李牧鱼重新打量着眼前这个红衣女孩儿,果然,时间就是一个人最好的催化剂,曾经的棱角已经渐渐被磨平,毕露的锋芒也被小心地被遮盖住,没有人是一成不变的,即使是白虎岭的展红玉,在这一段时间里,依旧成长了许多。

  有时,懂得舍得,未必是懦弱的退让。反而认清自己,去争取一种更适合自己的一条道路,何尝不是一种智慧呢?也许,这种智慧,并不仅仅是展红玉的态度,也代表着展红玉身后势力对楼兰古国的态度吧。

  “没什么,我们走吧。”

  嘴角轻轻上扬,李牧鱼回以一个大大的笑容,无论展红玉做什么选择,他都无需去过问。君子之交淡如水,他和展红玉的友情,就像弱水一样澄澈。

  呼——

  顺着荒漠的风,李牧鱼二人继续朝前飞去,虽然两人的路不同,但是现在,却可以暂时顺风同行。

  七日后,楼兰北境。

  幻化为沙漠之风的李牧鱼一路疾驰,向着楼兰的中心地带飞去。昨日,他与展红玉在沙漠戈壁旁分别,就此,他也重新开始了一个人的赶路生涯。

  烈日当空,李牧鱼依旧看着这一眼望不到头的昏黄,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疲惫,天地一色,无论是上面还是下面,都是燥人的土黄,而且他飞了这么久,连一片绿洲都没有看到过。

  “啊——”

  刚要准备歇息一会儿的李牧鱼,又一次在沙漠中听到这种渗人的惨叫声。

  “莫非,又是一个被蜃虫幻象骗到的修士?”

  捏起幻术,顺着惨叫声的方向,李牧鱼小心地飞了过去。

  “希望这一次,能得到稍微大一点儿的蜃珠。”

  这几日,看惯了被蜃虫折磨的要死要活的修士,起初他可能还觉得有点儿膈应,遇到蜃虫就直接出手料理了。到后来,若是再遇到这种情况,除非是蜃虫的个头足够大,否则,李牧鱼也懒得浪费法力清理那些人。毕竟,被蜃虫咬住的修士,除非是有同伴相救,否则也难逃被逐出楼兰的命运。

  “恩?”

  藏身在幻术之后的李牧鱼看到眼前这幅场景,一双好看的眉毛不禁深深地皱了起来。

  “居然是雷州邪修!”

  心中陡然一震,他知道,同属五州之一的雷州必然不会错过这一次的楼兰之行,往常他们都是潜伏在别的门派之中,伺机而动,以求在里面谋求好处。只是没想到,这个雷州邪修居然这么猖狂,直接在这条楼兰古国的必经之路上明目张胆的下手。

  “快说,血脂草到底让你藏在哪儿了?”

  沙地之上,一个身着青衣,相貌普通的二八女子,正半蹲在地上,疾言厉色地威胁着瘫软在地上的三人,而且,那女子声音沙哑,明明是女子的身体,发出的却是男人的声音,犹如铁锥划过石板,听起来十分难受。

  “你到底对王师妹做了什么?”

  声音有些虚弱,沙地上同样是身着青色衣衫的国字脸男子,正一脸愤恨地看着眼前这个假冒伪劣的“王师妹”,没想到朝夕相处这么久,这人居然是个冒牌货。

  闻言,那青衣女子阴冷一笑,却未回答那男子的问题,而是拿着一把小刀,不断地在上下比划,冷声说道:“你要是肯乖乖地把血脂草交出来,我就告诉你王师妹的事儿。”

  “呸!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威胁我们?告诉你,今天你要是敢动我们一根毫毛,等出了这楼兰,昆仑必将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同样瘫软在地上的另一个年纪看起来比较小的女子,圆圆的脸上,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眼白里全是怒极的血丝,狠狠地朝前啐了一口,银牙紧咬,一副恨不得将眼前这人生吞活剥的架势。

  “呵呵,我真是好怕怕哦,小姑娘,我看你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语气骤然发狠,手中的匕首狠狠地捅进那圆脸女子的腿上,顿时,血柱喷涌,溅了那“王师妹”一身。

  “啊——”

  一声凄厉地惨叫声在沙漠中响起,圆脸女子疼得冷汗直流,脸色也变得惨白。

  “师妹!”

  除了方脸男修之外,同样瘫软在地上的另一个昆仑男修,也是愤怒焦急地怒吼着,只是他们的愤怒,换来的却是那邪修更加肆无忌惮的笑声,而且笑声越来越大,根本不知道收敛。

  “够了!血脂草给你!”

  看着同门惨状,那方脸师兄心中不忍,叹了一口气,唯有妥协。

  闻言,那邪修嘿嘿一笑:“早这样不就得了?非得吃了苦头,才知道乖乖听话。”

  默念咒语,一枚乾坤戒便从那方脸男修的手指上幻化了出来。

  “这是我的乾坤戒,你只需要第一滴我本人的血,便可以打开它。”

  “是么......”

  噗嗤——

  “师兄!”

  手中的小刀轻轻一挥,那方脸男修戴着乾坤戒的手指,直接被一刀砍了下来。

  (第二更,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