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清除

  万里雪飘,霜雪铺地,看着荒漠之上厚厚的冰层,李牧鱼忽然停止了对四季轮回阵的控制。

  “呼——”

  疲惫地握着上品水灵石,李牧鱼不断地从中摄取水灵气,七天不眠不休的降下鹅毛大雪,终于将风火灵脉镇压在冻土之下。

  随着李牧鱼吸收灵气的速度越来越快,握在手中的蓝色上品水灵石上的灵光也变得越来越黯淡,一炷香的时间都不到,这颗灵石中的灵气便被他吸收殆尽。

  “真的太浪费了。”

  除了四季轮回阵对灵石的需求量极大之外,这段时间,他为了能让神魂可以长时间地停留在弱水域,疯狂地掏空乾坤戒中的上品水灵石,仅仅是七日的时间,李牧鱼对于上品灵石的耗费量已经达到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步。

  有些心疼地摩擦着手指上的乾坤戒,这一次遁入弱水域,除了这枚乾坤戒之外,他连水德神袍都没有带进来。

  “也该出去了。”

  阴风一吹,李牧鱼深深地看了风脉所藏身的荒漠一眼,便起身驾着水气顺着神轮通道离开了弱水域。

  “王师兄,快救救我,我是秀禾啊。”

  刚一睁眼,幻化为沙粒的李牧鱼便看到了这么一幕:一身白衣素裹的清秀女子,正侧着腿跌坐在血泊之中,一缕殷红色的血渍自嘴角处缓缓流下,眼中含泪,眉目轻皱,正对着一个同样身着白衣,面容普通的男修士苦苦恳求着,当真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李师妹?你怎么在这儿?是何人将你打伤的?伤着哪儿了?”

  那白衣男修士见状,果真信以为真,脸上的担忧不似作假,快步走上前去,蹲在地上,关切地询问着地上白衣女修士的伤势。

  “王师兄,你靠近一点儿,我伤的地方比较严重......”

  “好,师妹,你先别动,让师兄为你疗伤。”

  话音刚落,那跌坐在血泊中的王师妹表情忽然一狞,在白衣男修向她靠近之时,带有血迹的樱桃小口长得老大,肌肤变黑,一个带有两条触须的巨大黑色虫头,向白衣男修的脖颈处咬去。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响起,被咬住脖子的白衣男修感觉自己的身体浑身瘫软,体内的法力不断地从虫头咬住的地方流出,身体根本动弹不得。而那白衣女修则已现出了原形,化为一只拳头大小的黑色的甲虫,不断地啃食着那男修的血肉。

  “又是蜃虫幻象吗?”

  似水面起了涟漪,化为沙石的李牧鱼从幻术中走了出来,由沙化人,手指轻轻一点,一道冰箭疾射而出,瞬间便洞穿了蜃虫的身体。

  手指微微一勾,蜃虫脑部的蜃珠便飞到李牧鱼手中,这一次得到的蜃珠但是比之前大得多。

  倒在地上被蜃虫啃得皮开肉绽的男修士,一脸虚弱地看着李牧鱼,方才一道模糊的人影自沙海中走出,水气萦绕,无论是面貌还是身形皆被水雾死死地遮盖住,完全看不到这人真容。

  “多谢道友相助,在下王猛......”

  嗖——

  话还未将完,又是一道冰箭自指尖凝聚疾射而出,在冰箭刚要洞穿白衣男修的心脏之时,虚影一晃,倒在地上的白衣男修转瞬间便从楼兰中传送了出去,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原地。

  “师兄!”

  一声分贝极高的尖叫声自侧方传来,只见与方才蜃虫所幻化得一模一样的白衣女修,突然出现二人旁边,并眼睁睁地目睹了李牧鱼的“暴行”。

  “这应该就是那个李师妹本尊了吧。”

  李牧鱼看着歇斯底里地白衣女修,心中暗自腹诽道。

  “我要杀了你!”

  双目赤红,白衣女修直接祭出一把青色长剑刺向李牧鱼,咬牙切齿,那副样子就恨不得将李牧鱼撕碎之后一口吞下。

  “弱水。”

  清冷的声音仿佛自九天传来,似虚似幻,像一块万载寒冰,瞬间将白衣女修的神魂冻住,让她的脑中突然出现片刻的恍惚。

  滴答——

  一滴蔚蓝色的弱水随着李牧鱼所指方向,缓缓地飞去,直到浮在那女修的头顶之上才堪堪停止。

  “落。”

  哗啦——

  清冷的声音再一次自女修耳边响起,只是在她重新回过神的时候,那滴弱水骤然变大,化为一条蓝色的水蟒,还未来得及叫出声,那女修便直接被蓝色水蟒一口吞入腹中。

  “收。”

  李牧鱼见那女修也同样被踢出楼兰,轻轻一招手,便将那滴弱水重新收回到手中。

  三息,这场战斗只用了三息的时间,便已分出了胜负。李牧鱼看着地上的那摊男修留下的血迹,心中有些感慨。方才的战斗,他先用幻术迷惑了那女修的神志,然后在那女修晃神之时,直接用弱水一击毙杀。

  到底是她太弱,还是自己太强?

  这一次突如其来的战斗,便算是他在楼兰的初战了吧,只是没想到,居然会这么轻松。

  “进了楼兰,你们就不再需要顾及,看谁不爽,就直接下手清理出去,用不着留情。那些被踢出楼兰的人,到最后都会流失一半的气运,虽说这气运是用来填补楼兰的,但楼兰的气运越盛,对我们最后的行动便越有利,到最后,那些人的气运,终究会落到你们身上。”

  在方舟之上,紫阳神君叮嘱了他们许多,除了破坏,便是清理。在这么一个各方势力混杂乱斗的地方,不需要多余仁慈,更不需要所谓的出手救助,反正弱者终究会被清理出去,留在楼兰的人越少,他们在最后能分得的好处便越多。

  “也该去寻他们了。”

  拍了拍肩上的尘土,李牧鱼捏起一道幻决,化为一道沙漠之风,卷着黄沙,向空中远遁离去。

  (我更新速度真的越来越快了,开心。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