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青蛇顿悟

  “娘娘,自打弟子融合仙格以来,便知其玄妙。可虽然如此,但弟子对于这仙格种种,却是一窍不通,此次,望娘娘能为弟子答疑解惑,了了弟子心中的执念。”

  颦蹙眉头,云姬虽知,对于仙格的事情,李牧鱼早晚都会发问,可是对此,她也是毫无头绪。

  摇了摇头,云姬叹道。

  “对于仙格一事,我也是不甚了解......”

  李牧鱼一愣,居然连凝体期巅峰的云姬也不知道仙格之事吗?

  “我只知道,仙格是由天地五德与先天灵气所凝结而成的天地之精,得仙格者,天生便能呼风唤雨,行使神通。但是......”

  目光一转,云姬若有所思地盯着李牧鱼。而此时,李牧鱼徒然感受到一股压力,似是云姬无意之为,但仅仅是上位者的关注,居然就能令他心头巨颤,丝毫不敢升起一丝逆反心理。

  反抗,就是死。

  云姬收回目光,李牧鱼身上顿感一松。

  “但是,自古仙格降生都有伴生神灵相随,每一个伴生神灵都是身具大气运之人,若杀神灵者,必遭杀孽。凡是敢诛杀神灵,抢夺仙格,打着炼化融合心思的人,无一不是在融合之时,落得一个神魂俱灭,魂飞魄散的下场。只是你...情况却十分特殊,明明只是一条刚开了窍的凡鱼,却能得到仙格的认可...本座也想不通原因。”

  看着目光灼灼的云姬,李牧鱼身体很自然的僵硬了。

  蛇吃鱼,可以说,云姬就是天生克制李牧鱼。

  面对修为比自己高了好几个档次的强大蛇妖,自己这具不争气的鱼身始终无法做到所谓,泰山崩于前而面不该色,蛇妖盯着自己而放任自游。

  唉,即使觉醒了寒鲤的灵兽血脉,还是不能有效的对抗来自上位者的威压。

  唯有实力,才是这个世界的生存王道啊。

  “本座最开始以为你身怀某种异宝,或者曾经无意间吞食过某种天材地宝。可是,根据我这段时间的细细研究,你身体中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没有发现任何藏有异宝的迹象。甚至是你的精血之中,也不见一丝天材地宝的气味......”

  原来这厮早就盯上我了!?

  瞧着这小鲤鱼精一副吃惊的模样,云姬展颜一笑。

  “可是最后,本座得出一个结论。”

  李牧鱼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洗耳恭听。

  “或许是你的神魂,天生就受到水德之气的亲近,被仙格自行择主了。”

  亲近个屁!

  李牧鱼听到云姬的话,不由得腹诽道。

  当初仙格进入体内,第一个就要对他的神魂痛下杀手,可以说是满满的恶意,压根就没有所谓“仙格择主”这一说。

  心里这般想着,面上丝毫不敢显露出来。

  云姬似笑非笑,她承认,她其实在心里,对于这条鲤鱼精的机缘还是十分眼热的,甚至眼热到嫉妒。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她一条小小的青蛇,经历过无数的危险与坎坷,修炼到至今,可以说是有着许多妖都羡慕不来的幸运。各自有各自的缘法,认她费劲手段,绞尽脑汁,到后来,不是她的,终究也不是她的。

  罢了罢了,自己修炼五百载,这五百年的心性可不能就白白修到狗肚子里去了。

  豁然开朗,仿佛一瞬间,一直卡着自己无法进阶到妖丹期的瓶颈,似乎出现了一丝松动。

  ……

  “呼——”

  云姬轻吐一口浊气。

  “恭喜娘娘修为精进。”

  “本座维持这个状态有多久了?”

  “回禀娘娘,娘娘像方才那般静坐已有三天。”

  三天么......

  没想到,此次与这小鲤鱼精一番对话,反倒消了自己的执念,得以顿悟,当真是意外之喜。

  “从此之后,你若在修炼上出了什么问题,尽可在每个月月初,与我询问。”

  李牧鱼听到此话,心中惊喜。看来这几日的守护,有了意想不到的回报。

  “还有...这个也赠与你。”

  一枚只有拇指大小的白色玉牌,自云姬袖中抖出,射向李牧鱼。

  李牧鱼见玉牌飞来,迅速张开鱼嘴,一口接了下来。

  “这是一枚记录了开窍期法术的玉简,与我也无用,便赐予你。”

  “弟子,拜谢娘娘!”

  “不必谢我,我这番顿悟也多亏了你,这玉简之中,除了些小法术,也有很多我早年时的修炼心得,这次赐给你,也算是了了本座欠下你的因果。”

  对于云姬,李牧鱼对她的态度很复杂,因此与云姬相处时,他的态度也是一味地谦卑谨慎,不敢造次。可是这次,无论是云姬对他的态度,还是再次向他施恩,李牧鱼明确感受到了许多不同。

  似乎是在有意的栽培他?

  猜不透云姬的心思,但是李牧鱼却能敏锐地捕捉到,云姬对他的杀意似乎是真的消失了。而且又送他功法,赐他法术,而其中,在李牧鱼眼里不下于无价之宝的“修炼感悟”是最令他动容的。

  有了这份感悟,和云姬“每月月初可以请教”的承诺,这待遇已经完全是师父对于真正的弟子才会有的待遇。

  云姬对于李牧鱼的态度一变再变,继而受到影响,李牧鱼对云姬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这份因果,或许对于云姬来说已经两清了,但是对于李牧鱼来说,这份恩情,远远没有还完。

  云姬啊云姬,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闭目养神,正在巩固修为的云姬挥了挥手,便让李牧鱼退出河伯府。

  “娘娘的恩德,灵玉莫不敢忘,来日必当涌泉相报。”

  ......

  春去秋来,一晃已经过去十个春秋。

  当真是,修真无岁月。

  十年期间,李牧鱼日日修炼吐纳,依然突破了开窍期七层,迈入到开窍期八层的境界。

  妖修修炼困难,十年才堪堪突破一个小境界,这速度照比人修可是差了老远。

  开窍期的修为,就相当于人族练气期。而从练气期七层巅峰到练气期八层,如果耗时十年,十分之一的寿元,这速度可以说,已经是长生无望。

  而妖修,动辄修炼个上百年,几十年才跳一个坎的,也是数不胜数。毕竟,妖族寿命漫长,就对李牧鱼而言,他一个开窍期八层的小妖,寿命已经达到了三百年,简直是普通练气期人修寿命的三倍。

  天道公平,在他为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为你留了一扇窗。

  修炼速度远远慢于人族修士,但寿命又远远超过人族修士。

  这,何尝不是天道对于众生的一种平衡之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