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是鱼

  晨光照耀大地,万物复苏。

  昨夜一场大雨淋得枝叶翠绿,阳光倾洒,一层层白雾如轻纱般将整片森林笼罩,美如仙境。

  穿过茂密的树木,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泊映入眼帘。湖水中,水草遍布,一群黑色鲤鱼正围着水草游来游去。初春,正值鲤鱼繁殖的季节,茂盛的水草之间,尽是一颗颗小小的鱼卵。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层层雾霭,照在水草间时,鲤鱼们的天敌却活跃起来了。鲤鱼妈妈们完成它们的生育任务之后,正是它们最虚弱的时刻。而这时,湖面上盘旋着一支庞大的长嘴鹰队伍。

  鹰眼瞄准它们的猎物,一个俯冲,在空中划出一条漂亮的弧线,鹰爪迅猛的捉住一条条肥嫩的鲤鱼。

  刹那间,电光火石,以往都躲藏在湖水深处不敢露面的鲤鱼们,此时完全暴露在天敌眼前,被饥饿的长嘴鹰杀得片甲不留。

  而在这群鲤鱼群中,一条刚出生不久的小鱼仔子,拼了命似的往水草里藏,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厮杀许久,盘旋在湖面上的长嘴鹰队伍满载而归,而鲤鱼群则伤亡惨重,场面一片狼藉。

  此时,躲在水草下的李牧鱼见着长嘴鹰离去,便飞快地摆动着鱼尾,朝着鲤鱼群游去。

  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月有余,从最开始的震惊,难以置信,再到之后的心灰意冷,浑浑噩噩,李牧鱼却始终觉得自己在做梦,在做一个真实而又漫长的梦。

  化身为一颗鱼卵,再到之后的出生,觅食。这个梦越来越长,越来越真,使得麻木地体验“鱼生”的李牧鱼,心中越发的绝望起来。

  “难道因为我名字之中带有一个‘鱼’字,所以我这辈子就投胎成一条鱼了?那为什么我的记忆还在?难道我投胎的时候没喝孟婆汤?”

  终于,到了今天,鲤鱼一族的这场“灭顶之灾”彻彻底底地刺激到了李牧鱼。上辈子莫名其妙被雷劈死,难道这辈子“鱼生”才刚开始,就要结束了吗?

  那可真憋屈啊......

  认命般地叹了口气,却是吐了一个气泡出来。

  日子还是得过,生活还是要继续。

  夜深,银盘一般的月亮高悬在夜空,月辉倾洒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一条灰不溜秋丝毫不起眼的鲤鱼浮上水面,鱼头对着明月,鱼嘴一张一合,显得颇为人性化。而这条鲤鱼,便是穿越人士李牧鱼。

  自打那次长嘴鹰袭击鲤鱼群的祸事之后,李牧鱼仔细地思考了一下自己的“鱼生”。

  自己喜欢当鱼吗?

  不喜欢。

  日子过得下去吗?

  过得下去。。。可是跟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每天吃了睡,睡了吃,还要不断地提心吊胆,生怕被天敌抓住,被血腥地吃掉。

  因此,想改变如今这种生活的唯一方法,只有变强。

  但是如何变强?这是李牧鱼现如今最苦恼的地方。

  首先,他是一条鱼,一条食物链最底层的鲤鱼。但是他却不是一条普通的鱼,他是一条会思考有思维的鱼。

  古往今来,就没听说过哪条鲤鱼会有思维。除非。。。是一条鲤鱼精!

  鲤鱼有了思维,就说明有了灵智,而有了灵智,就代表他可以像那些神怪异事中记载的那样,他可以尝试着修炼。

  毕竟修炼了,就代表他会有法力,而有法力就意味着他就不再是一条任人宰割的鲤鱼了!

  李牧鱼中二地将一切事情分析的头头是道,合情合理。紧接着,他就开始尝试着他“鱼生”修炼第一步——对月吐纳。

  还算是幼体的李牧鱼每每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就浮到水面上对着月亮吐纳。起初,并不见任何效果。李牧鱼试着从各种角度对着月亮吐纳,或仰或躺,甚至是对月冥想,却没有丝毫卵用。直到在三个月后,一丝玄妙的感觉悄然发生了。

  月光照在李牧鱼的鱼身之上,银白色的月华被李牧鱼吸进了鱼嘴之中,紧接着,就是一团浊气吐出,依次重复,直到第二天早上,东方日出,一丝精纯的日精被李牧鱼吐纳,活生生把李牧鱼的鱼嘴给烫伤。

  但正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李牧鱼无意之中摄入体内的那一丝日精,中和了体内的月华,滋养着李牧鱼的身体,壮大他的法力。

  最开始,李牧鱼怕在吐纳的时候遇到天敌,便谨慎地观察了周围一阵子,之后发现,夜深之时,湖泊周围十分安静,除了虫鸣之外便再无其他动静。

  那些鸟应该是白天觅食,晚上歇息。

  得出结论之后,李牧鱼便放心地浮出水面,对月吐纳。每当李牧鱼吐纳月华的时候,内心都出奇的平静,十分有效的缓解了李牧鱼穿越之后的压抑心情。

  吐纳了一晚的月华,李牧鱼竟完全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疲惫,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都是精神奕奕的。

  “难不成,这修炼还能代替睡觉不成?”

  就这样,晚上吐纳月华,白天摄入一丝日精,周而复始,一晃竟然已经坚持了三年。

  这三年时间,李牧鱼的鲤鱼身可谓是变化巨大。最开始,李牧鱼和其他鲤鱼伙伴们一样,灰不溜秋,平平无奇。但后来,随着吐纳时间变长,原来浅灰色黯淡无光的鱼鳞慢慢变成墨色,通体如墨,鱼肚雪白,远远看去,鱼鳞就如同由打磨过的墨色水晶一般,流光转动。

  没想到,这一不小心竟修炼成一条美男鱼。不仅如此,李牧鱼的鱼鳃边上的肌肉都变得特别有力,有时,对天上吐一口水,能吐三米多高呢。完全能把路过的蚊虫射下来,给自己加餐。

  体验到身上的种种变化,李牧鱼越发的刻苦修炼,一刻都不愿懈怠。

  春去秋来,四季变换。转眼间,李牧鱼穿越成鱼已经有五个年头了。

  五年的时间里,李牧鱼每天都生活在这片湖里,每天看着朝霞,晚霞,每天看着云卷,云舒。觅食,修炼,发呆,平凡单调的生活却构筑了李牧鱼整整五年的“鱼生”。有时李牧鱼也在想,也许当条鱼也不错吧。这里没有竞争,没有病痛,没有工作,不用挣钱。但是,这偌大的湖泊里,却没有第二条鱼了解自己的烦恼,也没有第二条鱼生出灵智。

  修行不易,更何况身处食物链底端的鲤鱼?更别提生出灵智了。

  孤独,也许可以适应。

  但是,我却不甘心蜷缩在这小小的湖泊之中。

  我想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