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青色盔甲

  “等等,这件事要不要先向门派通报一声?”就在这时,一名弟子突然停下脚步,有些犹豫地问道。

  “你说什么?上报给门派?”

  “要是宗门里来了高手,哪还有我们的好处,你是不是傻了?”

  “说得对!这件事要是让宗门知道了,到时候不要说吃肉,就连喝汤也没有我们的份。”

  “万圣宗是上古大宗,实力比我们太清宗还要强横,我们能找到这处遗址,绝对是千载难逢的绝大机缘,你真的甘心就这么白白拱手相让给别人?”

  ……

  听到这名弟子的话,其他人不由一愣,脸上纷纷浮现出难以置信的古怪神色,相互对视了一番后,就忍不住对其大加嘲讽起来。

  若不是看在同门的情分上,怕是他们现在已经破口大骂起来了。

  “他说得对,这件事我们应该上报给宗门!”

  不过就在他们围攻对方之时,秦百川脸上却是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开口说道。

  “什么?秦师兄你也这么想?”

  “这件事若是上报给宗门,我们几个人肯定会一无所有,秦师兄,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辛辛苦苦一场,最后却为他人做了嫁衣裳,这口气我可咽不下去,难不成说秦师兄你咽得下去?”

  “你们几个稍安勿躁,秦师兄既然这般说,就肯定有他的道理,大家不烦先听听看,然后再做决定也不迟!”

  听到秦百川也说出相同的话,几人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回过神来之后更是七嘴八舌地吵翻了天,幸好其中还有冷静的人打圆场,好不容易才将他们劝得安静下来。

  “哼哼,一个个看到机缘就忘乎所以了?你们也不想想,就算万圣宗遗留下的宝物落到你们手中,你们又有几分自保的能力?说实话,这件事若是不上报宗门的话,万一消息泄露出去,到时候你我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你们现在说说,这件事到底该不该上报给宗门?”

  几人争吵的时候,秦百川却是一脸冷笑,也不阻止他们,等到众人冷静下来之后,他才慢条斯理地说道。

  他说得虽是轻描淡写,但听在众人耳中却不啻于当头棒喝,几人脸色“唰”地一下变得苍白起来,当场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之前他们利欲熏心,被蒙蔽了双眼,但是经过秦百川的提醒后,就立刻全都明白了,这不仅仅是一场天大的机缘,同样也是一桩天大的祸事。

  “你们若是没有什么意见,本座这就发传讯符了!”

  看到他们脸上的神色,秦百川哪里不知道这些人心中所想,只见他冷笑一声,就点燃了两道传讯符,低声说了几句后,随手一扬,传讯符就冲天而起,从甬道中飞了出去。

  “秦师兄,周方那小子?”

  看到传讯符飞走,众人不由长松了一口气,不过又有一名弟子迟疑了片刻后,就悄悄向秦百川问道。

  “放心,我已经安排了人手对付他。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出发,在门派的人到来之前先狠狠地捞它一笔!”

  秦百川脸上露出胸有成竹的表情,大手一挥,就命令众人向前方的山峰冲去。

  ……

  “奇怪,这里也什么都没有留下,难道说万圣宗的宝物都被毁得一干二净了?”

  一连查探了七八座山峰,易清风都是一无所获,他的眉头不由蹙了起来,忍不住向周方问道。

  “小子,你这样找可不是办法,这种地方只不过是万圣宗的外围,就算有什么宝物也都是稀松平常的货色,想要得到真正的宝物,还得深入到万圣宗的腹地!”

  不等周方说话,黑猫就迫不及待地从八宝琉璃如意塔中探出头来,先得意地喵呜了一声后,这才懒洋洋地说道。

  “万圣宗的腹地?”周方闻言,不由心中一动。

  “不错,就是万圣宗的腹地!你们好好想想,整个万圣宗的所有好东西,肯定都会保管在山门大阵的核心处,这个地方就是万圣宗的腹地,也只有破开腹地里的山门大阵,仙人才能一掌把万圣宗打沉到地下。”

  听到周方的话后,黑猫又忍不住卖弄起来。

  “没想到你一个小小的器灵,知道得倒是不少。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寻找万圣宗的腹地!”

  看到黑猫一副嘚瑟的模样,周方不由无语地摇了摇头,随后大手一挥,用法力席卷起易清风,向山脉的深处飞去。

  万圣宗的山门大阵早就被毁得干干净净,但还是有不少法阵残留了下来,甚至其中的一些还在运行,不过威力早已经是大不如前,勉强对易清风这样的筑基修士有所作用,而对周方这样的金丹修士却是没有任何影响。

  嗖嗖嗖!

  周方飞行的速度很快,就算四周偶尔有阵法运行,也能够在刹那间横跨数千丈的距离,只见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们就横跨了数百座山峰,逐渐步入到山脉的深处。

  “桀桀桀桀桀,居然又有人类闯入到这里!”

  “好美味的血食!自从万圣宗的人死绝了之后,本座就再也没有尝过如此美味的血食,这一次可要大快朵颐一番!”

  “这个人类的生魂很强大,你们谁都不许和我抢,否则别怪本王翻脸无情!”

  “好,肉身和生魂就留给你们,本王要他的金丹!”

  “另外那个弱小的人类,就是本王的盘中餐!”

  ……

  周方不知道的是,他在山峰之间掠过的时候,一道道黑影就已经盯上了他,这些黑影潜藏在地下,和周围的泥土混为一体,根本就察觉不出来。

  不到半天的时间,就有五六道身影发现了周方的踪迹,只见它们一个个在泥土中飞快穿梭,悄无声息地跟在他的后方,速度竟不比周方慢上多少。

  这几道身影,正是附近割据一方的修罗,当它们跟上周方和易清风后,就很快在彼此之间明确分了工,要将二人当做战利品瓜分得一干二净。

  “杀!”

  半个时辰后,周方疾行的身影一顿,突然停留在了半空,好像是法力消耗太多,正当准备歇息一下的时候,数道轰隆隆的巨响突然从地底传出,随后一道道身影冲天而起,二话不说就向他悍然出手。

  “吞魂噬魄大法!”

  “九转魔音!”

  “幽冥鬼爪!”

  “血肉金身功!”

  ……

  这几道身影一出手,就是凌厉至极的法术,只见一时间杀气腾腾,魔气森森,几道凶狠的法术交织在一起,当即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黑色大网,竟是将一整片的天空全都遮掩得严严实实,直接将周方和易清风淹没在了其中。

  呜呜呜呜呜!

  一阵阵凄厉的鬼哭狼嚎,当即从漆黑如墨的魔气中传了出来,像是怨妇在抽泣,像是婴儿在啼哭,又像是垂死之人在哀鸣,听得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与此同时,魔气中又浮现出一幅幅诡异的画面,有累积如山的森森白骨,有油锅中苦苦挣扎的恶鬼,有衣不遮体的裸露胴体,也有众多牛头马面,看得人肝胆生寒,魂飞魄散。

  好半天之后,魔气中的动静才渐渐停了下来。

  “什么都没有?”

  “那个小子呢,难道他发现我们的行踪了?”

  “难道被我们打得粉身碎骨,直接化为齑粉?”

  ……

  看到魔气中空无一物,几道黑影不由面面相觑,相互对视了一眼后,脸上均是一副迷惑不解的神色。

  “几位,是在找在下吗?”

  就在这时,它们的头顶上传来一道戏谑的声音,几个家伙抬头一看,只见周方双手托一颗磨盘大的银色雷球,好整以暇地站在半空,正笑眯眯地看着它们。

  “不好,中计了!”

  “逃,快逃,再不逃就没命了!”

  “这小子太狠了,竟然要将我们一网打尽!”

  “没想到终日打鹰,却被鹰啄了眼睛,实在太大意了!”

  ……

  到了这个时候,几个修罗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早就被别人算计了,只见它们不由大吃一惊,当场就要做鸟兽散。

  “银雷大法,给我轰杀!”

  周方好不容易将它们引到这里,哪里还会轻易让它们逃走,只见他陡然暴吼一声,手中雷球向下猛地一扔,当即化为五道迅疾无比的霹雳闪电,重重轰向修罗的头颅。

  轰!轰!轰!轰!轰!

  只见修罗还没来得及迈开脚步,五道霹雳闪电就从天而降,狠狠劈在它们的脑门上,要知道这几道闪电可是正宗的雷劫,威力大得难以想象,比一般的雷电凶猛数十倍,只见四只修罗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声,就在雷光中化为齑粉,直接当场死于非命。

  只有一只修罗没有在雷光中毙命,就在雷光落下的瞬间,它身上突然闪现出一道青光,幻化成一套盔甲,盔甲上面刻画一条栩栩如生的黑龙,只见黑龙大口一张,竟是接下大部分的雷光,这才让这只修罗死里逃生。

  虽然它侥幸捡回一条小命,却从上百丈的高处重重坠下,胸口已经深深地凹陷了下去,鲜血从它口中泉涌一样地喷了出来,很显然伤得极为严重。

  “咦,竟然还没有死?”

  看到这一幕,周方不由心中一动,身上遁光当即一闪,就出现在这只修罗的上空,再大手一抓,直接将那副盔甲抓在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