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花魁

  半个时辰后,十指紧扣,永胜侯与叶雨轩,来到百花楼大门前。

  因此刻还是白日,故而并无寻欢作乐的游客。

  站在大门前,仰首望着百花楼的牌匾,叶雨轩美目中满是回忆。

  “侯爷,我们进去吧…”

  片刻后,转首看向侯爷,叶雨轩娇声念道。

  方才,回到这百花楼前,自己回想起这么多年的点点滴滴。

  虽然这里乃寻花问柳,是非之地,可毕竟自己生活多年,是自己的家,自己多多少少,还有着一丝丝不舍。

  不过,自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从今往后,有侯爷在的地方,那就是自己的家!

  见此,点了点头,三千白发齐腰,牵着对方的手,永胜侯踱步走进百花楼中。

  身后,一直贴身保护平儿,司马殷自然跟随其行。

  “哼!红娘!当年你举目无亲,来到京城,差点饿死街边!若非老娘收留你!你能有今日?没想到,你竟然狼心狗肺,想对付我百花楼!”

  只是,方才进入楼中,叶雨轩的耳边,传来熟悉的叫骂声。

  听得此声,叶雨轩娥眉紧蹙,敝目望去。

  只见远处,如今并无客人,楼下的酒桌旁,只有着四名女子。

  这其中两名女子,正是百花楼的老鸨香姨,以及叶雨轩的好姐妹碧玉。

  至于另外两名女子,叶雨轩亦是认得。

  这两名女子,乃是百花楼的死对头!

  其中一人,便是飘香楼的老鸨红姨,另一人则是飘香楼的红牌小凤!

  而方才传来的叫骂声,正是出自香姨!

  “雨轩!”

  对面,本来破口大骂,但见到叶雨轩回来,香姨面色惊喜,立即迎了过来。

  “侯爷…”

  随即,见到叶雨轩身旁的侯爷,香姨连忙准备行礼。

  “不用多礼,本侯是陪雨轩回来看看…”

  见此,摆了摆手,永胜侯淡然说道。

  “香姨,发生什么事了?为何她会在这?”

  身旁,上前一步,握住香姨的手,蔽了眼不远处的红娘,叶雨轩轻声问道。

  不远处,坐于木桌旁,见叶雨轩此时回来,红娘与小凤对视一眼,两人皆眉头轻皱。

  “雨轩,你可算回来了!你若不回来,我这百花楼,恐怕就没了!”

  听得询问,香姨娥眉紧蹙,神色气愤的说道。

  但话刚说完,想起侯爷还在身旁,香姨连忙低下头,不再言语。

  “怎么…本侯在此,有什么话,不能说?”

  蔽了眼对方,永胜侯挑了挑剑眉,淡然问道。

  “是啊,香姨,你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何事?”

  轻点臻首,美目中满是关切,叶雨轩追问道。

  但是,抬头看了眼侯爷,香姨沉默不语。

  “叶姐姐,我来说!”

  就在此时,见香姨不语,碧玉走了过来,娇声说道。

  “碧玉!”

  闻言,香姨神色惶恐,立即瞪了对方一眼。

  “叶姐姐,事情是这样的…”

  不过,毫不惧怕对方,碧玉连忙叙述事情的经过。

  原来,再过两日,便是京城三年一度的花魁大赛。

  三年前,京城数家争魁,最终是由叶雨轩所夺,成为京城第一舞姬!

  正是因为夺得花魁,百花楼方才成为京城第一楼!

  原本,这飘香楼乃是百花楼的死对头,并无稀奇。

  不过,提起红娘与香姨,这两人之间,却有着一段旧仇!

  早在十年前,京城中还并无飘香楼。

  当时的红娘,也不过是一个举目无亲,流浪至京城的村女!

  就在饥寒交迫,即将饿死时,香姨心地善良,便收留了红娘!

  只是,香姨未曾想到,这红娘虽是女子,可野心却不小!

  她一直默默地在百花楼中生活接客,当赚到足够的银两后,她为自己赎身,离开百花楼!

  随后,便在京城里,开下飘香楼!

  而就在飘香楼开张后,红娘的野心越来越大,她竟然还想吞并百花楼!

  故而,红娘恩将仇报,狼心狗肺,从此与香姨结下仇怨!

  时至今日,再过不久,便将举行三年一度的花魁大赛。

  在得知叶雨轩被人赎身后,红娘心中满是欢喜!

  因为除了叶雨轩,在这京城中,自己飘香楼的红牌小凤,可以说毫无对手!

  如今叶雨轩被赎身,那这一次的花魁,定属飘香楼!

  到时候,飘香楼便可成为京城第一楼,将百花楼彻底打压!

  然后,自己便可伸出手来,将百花楼吞并!

  于是,心中满怀喜悦,红娘便带着小凤,前来百花楼上门挑衅!

  “原来如此…”

  许久,听完叙述,叶雨轩绣眉轻皱,低声呢喃。

  “叶姐姐!你不知道!方才那老太婆有多么嚣张!她竟然说,竟然说…”

  美目望着叶姐姐,越想越是气愤,碧玉气呼呼的说道。

  “妹妹,她说了什么?”

  听闻,叶雨轩轻声询问道。

  “叶姐姐,那老太婆说,若是夺得花魁,她便吞了百花楼!然后将香姨赶出京城,让我们…让我们卖身接客!”

  瞪着美目,气的直跺脚,碧玉红着脸,羞愤的说道。

  “哼!她敢!”

  闻言,面若冰霜,叶雨轩咬着牙,娇叱一声。

  “雨轩,若是红娘夺得花魁,将我赶出京城,我到没事,但我不放心碧玉她们…她们皆是我收留的孩子…我怎能忍心…”

  目光看着叶雨轩,香姨神色悲伤的叹息道。

  “叶姐姐!为了百花楼的姐妹们,这一次只能靠你了!”

  美目渐渐湿红,玉手抓住叶姐姐的衣袖,碧玉低声哽咽道。

  此话一出,香姨低着头,神色惶恐的蔽了眼永胜侯。

  如今,叶雨轩已是被侯爷赎身,那便说明,叶雨轩与百花楼,已再无关系!

  若是恳求叶雨轩替百花楼去参加花魁大赛,香姨深怕会得罪永胜侯!

  “侯爷…”

  见此,心思细腻,亦是想到此处,叶雨轩转首望着侯爷,美目中满是恳求。

  “去吧…你想做什么,无需问本侯…”

  四目相视,知晓佳人心中所想,永胜侯摇了摇头,淡然一笑。

  “嘻嘻!谢谢侯爷!”

  听闻,心中大喜,叶雨轩激动的踮起脚尖,当着众人之面,红唇印在永胜侯的脸颊上!

  “香姨,碧玉,我们走!”

  而后,牵着香姨和碧玉,叶雨轩冷着脸,三人向着红娘与小凤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