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0章 血发之人

  望着那犹如被定住的金龙老祖,萧厉穿梭入梦来,走到他身旁,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有这样的师尊,其实你挺令人羡慕的。”

  金龙老祖身躯一颤,紧接就嚎啕大哭了起来,看似英武的汉子,此刻泪如泉涌,哭声只如洪雷。

  萧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踏步而去。

  很快,他又进入了一片梦境。

  这里是一座空寂的大殿,金龙老祖盘坐着,他闭着双目,眉头紧皱,看似想静心修炼,却又不能的样子。

  他很烦躁。

  突然,有一个金色的瓶子破空而来,金龙老祖眼睛一睁,立刻伸手将之接住。

  随之,虚空中也立刻响起了其师尊的声音:“虽然没能抢到全部的龙尸,但运气还算不差,为师抢到了龙血,徒儿,这是五爪金龙的黄金血,对你来说,无论是提升龙气修为,还是炼化龙纹钟,都有大用。传说我天门中有跃天门,你已经跨过了登龙道,如果能够跃过跃天门,那就完美了……”

  声音就此而止,金龙老祖立刻站起,仰天呐喊。

  “师尊,你在哪里?”他一脸悲愤,“你一定还活着对不对?徒儿这就来找你!”

  梦境如扭曲的世界,之后浮光掠影,只有一些零碎的画面,似乎金龙老祖打出了天门,顺着一条空间裂缝,闯入了央天域。

  萧厉脚踏虚空剑,一路追随金龙老祖的身影,很快的,就算是他,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印入了眼帘的,是一片支离破碎的大地,在这里,血光冲天,尸骸遍地。

  金龙老祖躺在地上,浑身鲜血,已经无力站起。

  他的龙纹钟,如今已经变成了金色,可惜已经布满裂纹,扭曲变形,歪斜的落在一旁。

  突然,天空中闪电轰鸣,一道身影渐渐走来,那身影傲天绝地,有一头血发,如踏尸山骨海。

  他手上提着一个虚弱无力的身影。

  那身影黄裙染血,正是金龙老祖的师尊,只是看其模样,气若游离,只怕已是命在垂危。

  “预感神劫的大圣?近神强者,天门姬临月?也不过如此!”血发身影的声音轰隆如雷霆,震动天地,他猛的将金龙老祖的师尊举起,双手用力一扯,竟然就将她的身体直接扯碎。

  血雾爆开,血发身影的右手上只剩下姬临月的头颅,这头颅的面孔上并没有痛苦,反而有一丝微笑,神情如她一贯的慵懒,而其目光,似是巧合,就投向无力站起的金龙老祖。

  “不!”金龙老祖陡然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他竟然爬了起来,口中狂喷血鲜血的同时,挣扎着向那血发身影冲去。

  血发身影如神魔一般,冷哼一声,将姬临月的头颅捏成了血雾,他冷然站立,目光看着金龙老祖,就如看着一只挣扎的蝼蚁。

  “不问冥府地狱,生死由我做主!”血发身影缓缓向着金龙老祖抬起一根手指,“近我身前,便就是有死无生!”

  金龙老祖显然已经无惧生死,或许在看到师尊身躯被扯碎的那一刻,他已是一心求死。

  然而紧要关头,突然天降紫雷,一道神枪贯空而来,将血发身影一击而退。

  “蚩阴骨!”血发身影怒吼一声,而后大笑,“你竟然敢出手……”

  画面至此,一切扭曲。

  显然,金龙老祖的记忆就此终极,不过这片梦境却是并未终结,回荡着血发之人的笑声,不时的还闪现出姬临月的目光。

  而令萧厉震惊与疑惑的是,他竟然觉得那血发身影有那么一丝熟悉,可究竟熟悉在什么地方,又说不清楚。

  萧厉可以肯定自己从未见过那血发之人,想来那人也是一位不知道多少个时代之前的玩家,自己理应与他没有什么交集。

  可那份熟悉之感,却是越发清晰起来。

  在思索无果后,萧厉的心思重回正题。

  他的眉头皱起,心中浮现一幅幅画面,那些画面中,有俏皮的黄裙少女,有慵懒侧躺的妩媚女子,有身穿黄金甲的女战将,有求死而死的师尊。

  她的名字叫姬临月,是金龙老祖的师尊,对金龙老祖来说无比重要。

  倘若针对这姬临月干预梦境,想来一定可以给金龙老祖带来极大的伤害,可惜萧厉有些于心不忍。

  姬临月,这是一个死去的人,也是值得敬佩的师尊,她是金龙老祖的弱点,以此为胜却胜之不武,并不是萧厉想要的胜利。

  萧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继续踏上虚空剑,想穿梭到其他梦境中,找寻其他击败金龙老祖的因素。

  可是,突然地,萧厉神色一动,他发现这片虚空虚无的世界剧烈摇晃了起来,一片片梦境迅速崩溃,不过那姬临月被血发之人扯碎身躯的画面却不断闪现,渐渐布满四面八方。

  “不好,这金龙老祖被刺激到了,他承受不住了么!”萧厉立刻舞动落夜君王,眨眼间穿过层层虚空,来到了金龙老祖真身所在之地。

  此刻的金龙老祖闭着双目,并未清醒,还深陷梦中,却泪如泉涌,哭声如雷。

  “什么天门防御第一,这也太脆弱了。”萧厉摇头一叹,迅速舞动落夜君王,漆黑的幡旗招摇着,就如搅动虚空,将一片片梦境彻底搅散,强行终结了金龙老祖的梦境。

  随之,金龙老祖也恢复平静,就好似噩梦终结,平和的睡了起来。

  很快的,一切恢复到了金龙老祖刚刚到来时的模样,萧厉伸手一点,虚空破开一点,脚下虚空剑便就迅速向其飞去。

  同时落夜君王的幡旗也将沉睡的金龙老祖卷起,一同带出虚空。

  庞大的蟠龙台上,萧厉陡然出现,他一甩落夜君王,漆黑的幡旗展开,金龙老祖就在其中,如同站在一抹黑夜中,闭着双目,看似昏迷,实际乃是沉睡。

  而此时,整座盘龙震动,八条环绕着的五爪金龙出传出龙吟,它们的身躯迅速的崩折,蟠龙台也紧跟着四分五裂,一块块碎片直坠大地,可还未落地,就迅速的化作金色光芒。

  如此,则如下了一场金光大雨,天地之间金光绚烂。

  “萧厉!”夏明淑兴奋的喊了一声,看到萧厉完好无损的过来,她心中的担忧终于消散了。

  而看到昏迷了似的金龙老祖,吴昊、柳青青、魏惊涛三人则是如见了鬼一般。

  “怎么可能?”

  “金龙老祖居然被打败了么?”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我绝不相信!”

  这三人心情复杂,柳青青不敢相信眼睛看到的,她扬起七星炼魔剑,对着萧厉狠狠的劈出了一朵剑莲。

  萧厉目光一寒,迎着那朵剑莲轻吐一口气,那口气却是大同风。

  柳青青劈出的剑莲在那大同风中,迅速地支离破碎,还未飞到萧厉近前,便就彻底消散了。

  “你们三个,投降不杀!再敢妄动,就地击杀!”萧厉大袖一甩,他背负双手,气质冷然,真个就如一方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