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 黎明永不到来

  这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沙漠,沙丘一座座,如趴俯的凶兽,有狂风吹,飞沙走砾,天地之间只有呜呜风沙声。

  天色是昏暗的,上方,点点星辰,散发出无力的星光,将要隐去。

  有一半的天空,被黑色的云雾覆盖着,那些云雾晃动着,看起来更似燃烧的火焰,只是那火焰如乌云一般。

  另外一半的天空,极远处,有一点微白。

  这个时刻,大概是黎明将至的时刻,可也同样是最黑最暗即将到来的时刻。

  有一个寂然身影,就在灰暗的,无边的,狂风肆虐的沙漠中,艰难的行走着。

  她茫然无助,不知要往何处去,走不出几步就会被狂风吹的倒退,或者滚落沙丘,要隔上许久才会再次出现。

  这条身影,就是夏明淑。

  而这里,是她的梦境,或者说是她的天魂流落的虚空,是不存在的世界!

  如果肉身死亡,命魂消散,夏明淑的天魂就会留在此处,要永久的行走在黎明将至的无边沙漠之中。

  又一次被狂风吹翻之后,夏明淑没有再爬起,她好累,真的好累,就这样任凭风沙掩埋吧,在这样的沙漠中,该当绝望。

  她得成所愿,身躯被风沙掩埋,一层又一层……

  突然地,夏明淑的身影又出现在了沙漠之上,迎着风沙。

  就是这般绝望。

  这是一片走不完的沙漠,是一个无限的循环,就算夏明淑任命,选择死亡,也是不行,她只能被迫的走在这沙漠中。

  夏明淑又挪动了脚步,在她的前方,砂砾之中偶尔会出现一些石像,那些石像全都一模一样,它们是神像,雕刻着一个男性神灵的模样。

  那应该是绝望之神。

  在夏明淑残存的记忆中,就是因为信奉这尊绝望之神,她才会来到这片沙漠。

  “绝望之神,他的名字似乎是萧厉,我信奉他,可越是想接近他,就越是觉得遥不可及,他太强大了,强大的就如这片无尽的沙漠,给人死一般的绝望,接近他,就是亵渎……”

  “他闭关,我也闭关,他已经是圣阶了,我只是想突破S阶,怎么就那么难?”

  “他屡屡欺负我,我想打他一顿,为什么就这么难?”

  “以后,是否连他的背景都不可遥望?”

  天空中突然有声音轰隆响起,那是夏明淑内心的独白。

  她继续无奈的迎着风沙行走,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地,就只是向前行走。

  可是渐渐的,在她的视线中,竟然出现了不一样的风景,远处的沙漠之中缓缓的出现了一片绿洲,就算天色黑暗,竟也能看的极为清晰。

  那似乎是一片桃园啊,纵使风沙肆虐,却有阵阵蜜桃的香甜气味传来。

  夏明淑突然觉得好口渴,她开始竭尽全力的向着那片桃园走去。

  在路上,她不多少次被风沙掩埋,可是只要一抬眼,总能看到那片桃园。

  神奇的桃园啊。

  也不知过了多久,夏明淑看到桃园之前出现了一道被黑雾笼罩的身影,那人盘坐着,望着自己,静静的不出声。

  神奇的身影啊。

  他怎么就能在桃园之中,羡慕嫉妒恨啊。

  不过这片绝望的沙漠中,多了一个人是好事。

  夏明淑努力走向那桃园,努力走近那身影,她失败了无数次,中途总要被风沙掩埋。

  那桃园,那身影,就如黎明一样,就是撕不开眼前的黑夜,可望却不可及。

  也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之后,夏明淑看到那盘坐在桃园中的身影似乎摇了摇头,他站起身来,竟然开口说话了:“夏魔王,何至于此……”

  “你得到了魔王阿瑟辛的传承,这传承我无法窥探,但可以推测那必然与暗焰涂黎有关……暗焰涂黎,暗焰涂盖黎明!黎明可以撕裂黑夜,这是一种伟力,然而黎明之前,却有最黑暗的一瞬,那一瞬若是看成永恒,大概就是暗焰涂黎。”

  “倘若黎明代表希望,那么暗焰涂黎,抹掉黎明,毁灭希望,带来的就是绝望吧,绝望法则,绝望意境……”

  被黑雾笼罩的身影自然就是萧厉,他以虚空凝剑行,捕捉到了夏明淑的天魂,以真身来到了这片虚空。

  他知道,周围的一切,都因夏明淑而生,这里就如她的一场梦,是她的精神世界。

  “你的传承,本就引领着你领悟绝望,这容易令你偏激,令你心中的执念放大,我却料不到,你将超越我当做了执念,你想变强,想接近我,想超越我,这对你来说,确实是一种绝望,所以有了这片黎明永不到来的沙漠,沙漠之中有无数令你绝望的萧厉……”

  萧厉摇头,再次叹息:“我能帮你的,大概只有这座桃园,你若能走进来,我就能带你离开这片虚空,但是如果走不进来……这是你的造化,也有可能是你的坟墓,你是这沙漠的主人,不要让这沙漠成为你的主人……”

  “夏明淑,加油!我就在这里,走过来,你就能超凡脱俗!我在这里,等你!”

  萧厉转过身,不再看夏明淑,走入了桃园之中。

  他的身影渐渐在夏明淑的视线中消失。

  修炼是残酷的,凶险无数,这在他之前的闭关中就深深体会到了。所以即便能来到这片虚空,可是夏明淑仍旧只能自救。

  夏明淑隐隐约约的,似乎能听到萧厉的声音,她有些迷茫,继续在风沙与黑暗之中行走着。

  只是,自此之后,在这黎明永不到来的沙漠之中,夏明淑内心的独白却是越来越多,偶尔的,她会重复萧厉所说的话。

  又不知过了多久,夏明淑突然在风沙之中站定,不再向前,她抬头望向天空,那里的黎明和黑夜似乎都被定住了一般。

  许久许久,夏明淑的目中有了一丝神采,她蓦然望向桃园,用尽全力发出声音:“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桃园之中,突然有七彩光芒闪动,萧厉的声音响起:“黎明与黑暗,其实都是一瞬,撕裂黑夜也好,暗焰涂黎也好,都只是一瞬,而不是永恒,既是一瞬,那就应该转瞬而过!若执着于一瞬,那就是困守于一点,这片沙漠才会无边无际……”

  夏明淑的身躯陡然一震,她清晰的听到了萧厉的声音,不断的重复起来,而这其重复之中,天空中似是定住的景象渐渐的有了变化,永不到来的黎明,缓缓的,到来了!

  随后,日月交替,又有黑夜降临,又有黎明时分,又有黎明之后……

  风停了,沙落了,无边的沙漠如潮水退散,夏明淑没有前进一步,沙漠却后退,也不知怎的,她突然就来到了桃园之中,站在了一颗桃树之下。

  “恭喜你超凡脱俗!”萧厉的声音传来,他站在夏明淑身前,手中托着一颗桃子,“吃下它,我带你离开!”

  夏明淑略带茫然的接过那桃子,听话的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