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 你闭关我也闭关

  “进入暗黑祖塔?”

  夏明淑眼睛一亮。

  是啊,何不进入那祖塔之中看一看?说不定就能见到萧厉呢。

  “米诺,走,我们这就出发。”她急忙说道,已经大步走向暗黑祖塔。

  塔塔尔米和米诺立刻跟上。

  很快,米诺打开了祖塔的通道,三人顺利的进入了其中。

  可是,在她们看来,这祖塔内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萧厉和暗黑魔王子根本就不在。

  “怎么回事?萧厉分明进入了这里,一直就没出来啊,他怎么会不在这里?”夏明淑忍不住又生出一丝担忧。

  塔塔尔米和米诺也是有些紧张,暗黑魔王子也不见了,这不应该啊。

  “会不会他们藏了起来?”米诺皱着眉头,在祖塔空间内四处查看着,还不时呼喊“父亲”。

  夏明淑和塔塔尔米很快也是如此,她们希冀能发现什么隐藏房间。

  可惜,她们只能一无所获。

  暗黑魔主布置的虚空,她们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蛛丝马迹。

  “这里是暗黑祖塔,是传说中的地方,自当隐藏着众多玄妙,也许神王大人和加斯纳宫殿下就在我们眼前,只是我们看不到而已。”塔塔尔米说道。

  “没意思,真是没意思。”米诺嘟了嘟嘴,“还不如到外面打仗去呢,我们出去玩吧。”

  夏明淑摆了摆手,说道:“罢了,这些天有些累,我也在这里闭关一番吧,正好最近收获不小,也需要消化一下。”

  夏明淑觉得塔塔尔米说的很对,高手寂寞,越是强大的人其实就越是孤独,萧厉的内心应该也是孤独的,虽然不确定他在不在这里,不过自己留下来,算不算给他陪伴呢?

  为何要陪伴萧厉?

  自己在想什么?

  夏明淑陡然一个激灵,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荒缪,可最终也在这暗黑祖塔中留了下来。

  她取出暗焰涂黎,时而舞动,时而盘坐,开始研究自己得到的魔王阿瑟辛传承。

  只是她的心始终无法彻底安静,不时失神,默念萧厉之名,期冀能得到一些回应。

  如此,十天悄然而过。

  王殿外,萧战率领大军,赫然已经展开了对深渊巢穴的全面战争,开辟出了数处战场,战事如火如荼。

  暗黑巢穴拥有着不弱于暗黑大陆的兵力,加之地域广阔,萧战要将之扫平,纵使拥有摧枯拉朽的兵力,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事情。

  事实上,就算毫无阻碍的一路行军,要想攻到深渊巢穴的核心,也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

  暗黑祖塔内,夏明淑仍旧在闭关。

  她没有得到任何关于萧厉的信息,至于魔王阿瑟辛的传承,也没有多少领悟,她的闭关收获甚少,找不到任何头绪来突破S阶。

  “夏明淑……”

  此时,陡然的,一道声音在夏明淑脑中响起。

  “是萧厉的声音!”

  夏明淑精神一震,扫视四周,她看不到萧厉的身影,却朗声道:“你的闭关结束了么?”

  在一处夏明淑所无法看到的虚空中,萧厉盘坐着,他睁开了双目,神色中带着疲惫,身形明显消瘦了一些,发间也多了一些白色,似乎苍老了。

  他的目光深邃,可以透过虚空,看到暗黑祖塔内的夏明淑,也可以听到她的声音。

  萧厉有些好奇,声音穿透虚空,问道:“闭关结束?还差一些,不过也快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咦?”夏明淑揉了揉耳朵,确认不是出现了幻听,顿时脸上露出笑容,“我听到你的声音了,你果然在这里!你在闭关我也在闭关,我在研究我的魔王传承。”

  “哦。”萧厉平淡的回复了一句,“加油!阿瑟辛的传承非同小可,哪怕只领悟万分之一,想来也足够你突破S阶,甚至是圣阶,我现在无法分心太多,说好的帮你刷个至尊魔王,可能要缓上一缓了。”

  “‘没关系,我不着急,你闭关,我也闭关,我陪你喽!’”

  夏明淑微笑着,脸色微红,露出了少见的温柔与娇羞的一面,可惜萧厉如今心系其他,却是根本没留意到。

  “嗯。”

  萧厉只回复了一个字,便就再次杳无音讯了。他如今所做的事情,需要倾注太多的心力,根本无暇分心。

  这件事情,算是他为将来做的准备,是一场豪赌,不过倒也有一些把握。

  夏明淑不知道萧厉的状态,面对虚空又说了许多话,想要将暗黑深渊的近况都告诉萧厉,只可惜又是白费口舌。

  在完全得不到萧厉的回应后,夏明淑略有失落,但是很快又精神一震,重新投入到自己的闭关之中。

  “我就不信凭我夏明淑的天赋与努力就不能独力突破S阶,等萧厉出关,我要让他刮目相看,我要突破S阶!”

  夏明淑突然之间干劲十足,她两耳不问窗外事,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感悟技能之中。

  与此同时,在仙神圣界中,也有一件大事正在发生。

  来自天门青莲仙殿的一众人马正在大肆破坏自然神殿的地盘。

  朵朵剑莲遮天蔽日,道道剑气纵横八方。

  青莲仙殿出动了十二位背负长剑的大高手,堵着自然神殿的大门,尽情出手,尽情破坏。

  有一道白衣身影立在高空,坐镇一方,正是叶家老祖。

  他的本名叫叶青,在天门中号青尊者,刚刚结束闭关,却是立刻带了一众高手来此。

  “自然神殿屡屡犯我天门,当真以为我天门没有脾气?不与你们计较你们却愈发肆意妄为,便是不知死活!”

  叶家老祖铿锵出声,显现出与以往不同的气势。

  “你们竟然还敢虏我仙殿弟子!还不快快给我交出来!”

  叶家老祖所说的自然是那欧阳靖柳,此子虽然性格高傲,悟性尚可,若是磨砺一番,也可成材,奈何被自然神殿抓了,而且还被人仿其模样做了血肉分身。

  一个欧阳靖柳不算什么,但是自然神殿这么做,那可不是简单的挑衅,分明是根本不把天门放在眼里。

  “你们大概忘了我天门是何以在仙神圣界立足的,今日本尊让你们重新记起来,我要这片碍眼的建筑物全部消散,给我拆!今日你们谁出头我就杀谁!”

  叶家老祖听闻萧厉颇好拆家,连妖蛮山都给拆了,他如今也效仿一下,看到那些美轮美奂又高大雄伟的神殿接连倒塌,果然很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