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 老祖救我

  自从发现了落夜君王,萧厉便就察觉到了这暗黑深渊中必定藏有某些隐秘,那位留下无情眼眸的存在更是引起了他不小的兴趣,心想在这暗黑王殿中应该能找到一些答案。

  在那八角小塔之前,暗黑魔王子割破手腕,挥洒鲜血,引的小塔入口处黑烟滚滚,渐渐形成了一个漩涡般的通道。

  要进入这八角小塔,需要暗黑圣兽的血,而在挥洒鲜血时,暗黑魔王子脸上却是露出兴奋表情,对着塔内喊道:“父王,加斯纳宫引老祖前来,请您从沉睡中苏醒,万事还有一线转机。”

  随着他的呼喊,八角小塔入口处的漩涡通道旋转的更加快了一些,渐渐的已能从其中看到一些景象,似乎其后是一片虚空,有一张漆黑王座漂浮着,其上坐着一个寂静的身影。

  “我儿!”

  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出,萧厉看到那王座之上的身影抬起了头颅。

  “你怎敢来此?越是接近这里,你体内的烙印之力就会越强,你想要我族绝灭,想让整个暗黑深渊覆灭么?还不快走!走得越远越好,最好离开暗黑深渊。”

  那身影似有愤怒,话语说完一拍王座扶手,立刻有磅礴大力爆发,如涛涛大浪,顺着八角小塔的入口汹涌而出。

  萧厉眼睛一眯,一甩衣袖,也有蓬勃大力爆发,将那冲来的力量消弥。

  暗黑魔王子却不闪不避,身体被冲击的飞出三丈之远,站起时,嘴角赫然已经一丝血线。

  “快走,我不想再看到你……至于你带来的人,我可以不计他们的罪过,不伤他们分毫,让他们也尽快走吧。”

  说到这里,那王座上的身影看向了萧厉:“本王不知道你是何方神圣,你不要以为自己很强大,面对可以覆灭一界的力量,你弱小如蝼蚁。”

  萧厉却是摇头,对视着王座上的身影,大步走入八角小塔之中。

  “我有些失望。”萧厉摇了摇头,伸手一抓,竟将那短棒形态的落夜君王抓了出来。

  “本以为可以遇到一位无情者,没想到还是系统设定的BOSS。”

  他目中有青光,在他看来,那位坐在王座上的身影与暗黑魔王子一样,无天魂无地魂,虽然是大圣,但恐怕底蕴应该有限。

  顶多也就是一位强大的土著魔王而已,属于系统设定的BOSS。

  而萧厉一取出落夜君王,那王座上的身影立刻站起,他的面容也变得清晰,却是极为苍老的模样,骨瘦如柴,行将就木一般。

  “落夜君王!魔主的神器竟然在你手中,大祭师被你杀了么?”他表现出愤怒,身后显化出暗黑圣兽的虚影,“你还敢前来,找死不成!”

  “落夜君王,原来它叫落夜君王,是魔主的兵器么?那魔主是指暗黑魔主?”萧厉心中一动,“明白了,看来这暗黑深渊果然有意思,这位前辈经历了什么?”

  暗黑魔王子的父王此刻已经露出了杀意,在他周围,虚空都已经燃起了漆黑的魔火,使得这小塔空间都剧烈震动起来。

  “看来不能饶你了!就算你得到落夜君王,没有我暗黑圣兽的鲜血祭奠,你也无法使用,就死在这里吧。”

  他厉吼着,就要向萧厉出手。

  暗黑魔王子急忙冲上前,挡在了萧厉身前,大声道:“父王且慢!老祖是至高神王,有通天之能,他可以祛除我体内的烙印!您如今也被那力量腐蚀,如果动用武力,必然会被那股力量侵蚀的更加厉害。”

  “嗯?”暗黑魔王子的父王身形一颤,他看向自己的儿子,声音略带颤抖,“竟有此事?我儿,你没有骗我!”

  “这种事不是儿戏,我怎么敢骗你!”暗黑魔王子说到这里,郑重的对着萧厉跪俯下来。

  “老祖,恳请您能救我等一救,暗黑深渊是一个即将消亡的世界,唯有您可以解救,只要您愿意出手,加斯纳宫愿意献上一切!”

  萧厉沉默,没有出声,心中却在迅速的思索着。

  夏明淑接到了剧情任务,要寻到暗黑魔主,加斯纳宫是关键人物,看来自己却是要接触这剧情任务的一些关键了。

  接下来,暗黑魔王子一五一十,将自己的秘密向着萧厉说了出来,之后深深跪拜,道:“我被那转生烙印折磨了太久,我的妻女、老师、亲信,全都被那股力量所操控,实际上,就连父王也……”

  他的父王此刻已对萧厉另眼相看,他心中感慨,说道:“那股力量我也抵抗不得,这些年来倍受煎熬,只能在这里沉睡,如今暗黑大陆与深渊巢穴的战争频繁,为了稳固这王城,我才将落夜君王给了大祭师,在我想来,大祭师拥有了这把神器,除非深渊圣王亲来,否则这王城应该牢不可破……”

  听完暗黑魔王子的叙述,萧厉已经明白了许多。

  自己竟然被视为救世主了!

  不过这可不是什么使命,自己要不要参与全看心情。

  “倒是有些意思,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们所尊崇的暗黑魔主,大概就是想要借你身躯转生之人,可是这怎么可能,他是如何做到的!”

  萧厉对那位暗黑魔主的兴趣又大了许多,他的天魂少年此时显化,向他传递出了一些模糊的信息,使得萧厉预感到这位暗黑魔主有可能会对自己极为重要。

  “暗黑魔主……”

  暗黑魔王子和他的父王却被萧厉说愣了。

  “这不可能吧,暗黑魔主是传说中我界的始祖,怎会在我的体内留下转生烙印去?老祖,您有什么依据?”暗黑魔王子皱着眉头,心中十分迷茫。

  他的父王却是露出深思的模样,喃喃道:“魔主转生,魔主转生……”

  他陡然举起双手,掌中有黑色魔火直冲而上,在轰隆隆的轰鸣之中,使得一层如镜面一般的屏障出现了。

  “我明白了,这座祖塔其实有多层,我只能进入这第一层,传说第二层以及更高的塔层乃是暗黑魔主的闭关之地,加斯纳宫无意间也不知怎的曾进入过第二层,也没得到什么机缘,现在回想起来,他体内的转生烙印似乎就是在那以后出现的!”

  加斯纳宫闻言稍一回忆,很快再次对着萧厉跪拜,恳求道:“不管是谁想借我转生,求老祖救我一救。”

  萧厉微微一笑,那笑容在魔王子父子看来却是有些邪异的。

  “我为什么要救你呢?事实上,我倒是很想见一下那位暗黑魔主,如果我所料不差,他可是一位无情意境大成者!”萧厉负手而立,仰望上方,“天意无情,能修无情,必然有天魂,你们的始祖,要么是觉醒的一代人杰,要么就是玩家,他能与系统争锋……可惜你们是不会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