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5章 落夜君王

  随着暗黑大祭师的死亡,有三件物品掉落了出来,被萧厉衣袖一甩,全部带到了身边。

  第一件物品是一张神魔荣耀兑换券,使用后可以兑换神王或魔王荣耀。

  第二件物品是一张转职凭证,使用后可以转职“暗黑大祭师”,这应该是比较高端的职业了,不会比“六祸皇龙”差。

  至于第三件物品,自然就是那把落夜君王了。

  萧厉手一招,这把杀戮神兵就到了他的手中,化作丈二长短,入手颇有些沉重。

  持之随意一甩,那如夜幕一般的幡旗呼啦啦一卷,便就化作剑鞘一般,将剑刃包裹了起来。

  继而这把落夜君王又缩短,最终化作两尺长短,如一根不起眼的黑色短棍。

  萧厉眉头一皱,这把兵器没有属性,自己不得使用之法,居然无法令它变回之前的幡枪形态,只是能感觉其中隐藏有一股极端危险的力量,而且似乎有一层封印将之保护,应该极难摧毁。

  如此物品,萧厉手中倒是还有一件,就是万天尊从天启宝藏中带回来的那个破旧星相仪。

  说起来,尽管萧厉时常用龙气化作雷火消磨那破旧星相仪的封印,但它那封印仍旧十分牢固。

  萧厉并不知这把兵器的名头,只将其称作幡枪,心知它不可小觑,不过现在不是静心研究的时候。

  那位赦奉黎大帅在狠狠的坑了一把暗黑大祭师之后,要飞身而退!

  可萧厉怎么会放过他,心念一动,七星君便就冲出,立刻展开夺魄领域,要将其封困。

  与此同时,白起也是冲出,黑甲血剑白面具,挡住了这赦奉黎大帅的去路。

  “哼,本大帅有战争领域,周身是千军万马,谁能留我?”

  赦奉黎大吼着,大圣领域之力爆发,周围的虚影有一种要化作真实的趋势,似有千军万马的吼声传出。

  赦奉黎其实心中也有些惊惧,有些不敢相信暗黑大祭师真的就这么被杀了,这入侵者的实力未免高的有点离谱了吧。

  “战争领域么……”

  白起身姿挺拔,血剑万人屠一抬,血光立刻漫天,隐隐似有无数哀嚎哭喊之声响起,凄厉无比,闻之令人头皮发麻。

  在他的背后,更有无数战魂飞出,爆发呐喊之声,战意冲天,如杀戮大军。

  这两人甫一交手,就如各自领着一支大军开战一般!

  他们的手段倒是相似,或许单对单拼杀起来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分出胜负。

  不过如今不是他们的公平一战,七杀星君夺魄领域笼罩过来,又有大同风吹拂,哪里还能有赦奉黎的发挥余地。

  他极力挣扎,想要退走,同时也极力呼唤大军前来支援。

  可惜,他的一切声音都被大同风消弥,所有的努力全被封挡。

  终究,他还是小看了萧厉和白起,这峡谷进的来,却是出不去了,落得被九龙龙钢锁链捆绑,成了阶下囚。

  萧厉并没有杀他,因为他看出了这位大帅有些不一般,“智能”不在暗黑魔王子之下,却让白起将其弄晕,暂时扣押着。

  回到飞天神剑王座之上,萧厉见夏明淑还没有从暗黑九头蛇巢穴之中出来,而远处暗黑大军还在蠢蠢欲动,便就决定继续把守一会儿。

  他取出落夜君王研究了起来。

  那暗黑大祭师可以凭此物遁入虚空,萧厉首先想到的便是试一试它能否被虚天剑意触动,结果是不行的。

  萧厉又让天魂显化,也无法令此物产生任何反应,不过却发现它可以轻易的被带入虚空。

  之后萧厉又试验了龙气,也无法令它变化。

  “材质非金非石非木,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萧厉稍微感到一丝棘手,眼睛一眯,目中透出青光,两把无情小刀便就飞出,叮当一声刺在漆黑短棒之上。

  然而这一刻,这根短棒却是陡然一颤,继而变化,散开了幡旗,重回幡枪形态。

  “嗯?”

  萧厉心中一喜,再一研究,便就怀疑这杆幡枪似乎与“无情”意境有关。

  或许要掌握这件兵器需要独门手法,比如咒语、血脉、使用特殊材料等等,不过无情者应该可以无视种种,直接与这把兵器建立联系。

  天意无情!

  天魂奥妙联通无情意境,由此考虑,这杆枪幡能遁入虚空也就不奇怪了。

  掌握了这一点,萧厉便就像找到了路子,他展开无情神眼,目光如刀,刀刀刺入枪幡之中,渐渐揭开了其神秘的封印,对这枪幡的研究立刻有了极大的进展。

  萧厉很快就发现,这枪幡果然极为玄妙,它的幡旗漆黑,竟是一抹流动的虚空,应是被未知手段炼化出来的,其中藏有大量毁灭性的力量,可以被激发成剑气。

  它的古剑枪刃,则如无情飞刀一样,看似是实体,其实乃是一缕精芒,锋利无比。

  至于枪杆,竟然是反界星石构成的!

  别看如今这枪杆只有丈二长度不到,它的真实大小其实不可考究。

  反界星石是一种星空材料,估计价值还要在九纹龙钢、阿德曼合金、振金等材料之上。

  这东西密度、重量等极为反常,没有定态,超出人的常规的认识,可以沉重无比,也可以飘起来,构成这枪杆的反界星石只能说很多很多。

  沈沉舟在大荒林深处曾发现一处反界星石矿藏,不过开采出来的反界星石普遍只有芝麻粒一般大,曾被萧厉挂在方尖塔商铺中。

  这种材料同时也是是培养灭霸军团九艘星际利维坦飞船的神级材料。

  它的功用应该极为强大,不过萧厉这边还没有开发出来,这根枪幡以其作为枪杆,理应有诸多神妙。

  萧厉又研究了一会儿,突然神色一变。

  这落夜君王之内可以说虚空无尽,他以无情飞刀斩断层层封禁,就好似破开虚空,不断勘破其中隐藏的奥妙。

  可这时,令他神色变化的是,他竟然在这把落夜君王之内发现了……一只眼睛。

  那是一只冷漠无情的眼睛,瞳孔中尽是黑暗,仿佛联通着深渊。

  而在萧厉发现这只眼睛之时,一股意志突然爆发,落夜君王剧烈的颤动起开,似乎要破空而去。

  与此同时,诡异的,暗黑魔王子突然痛吼出声,他的双眼蓦然变得血红,整个人也暴躁起来,剧烈挣扎,将九纹龙刚锁链扯的铿锵乱响。

  还有王子妃塔塔尔米和小米诺,她们竟然也不受控制的发出尖叫,身体颤抖起来,七窍流血,一副要顷刻死亡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