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6章 念头

  看到那斗志高昂的叶秋寒以及那漫天白衣身影,天门总坛上的众人,包括金龙老祖在内,都愣住了。

  “这是什么手段!”

  “怎么可能?”

  “那些白衣人都是什么?分身?可为何模样与那个叶秋寒完全不同?”

  “幻身?法身?更不像!”

  “听闻青莲仙殿青尊者擅长分身之术,但也达不到这种程度吧!”

  “有趣,有趣啊……”

  金龙老祖此刻老脸微红,他的领域被破的厉害啊!

  这些意境化身完全无视他的领域力量,轰然降临,一下子就来了这么多,根本不受蟠龙台的压制,即便是他见多识广,也是感觉不可思议!

  “那小子修的到底是什么意境,这些化身不可拘束,个个杀意深沉,太诡异了!”金龙老祖眯着眼睛,暗中加强领域之力,想将萧厉的那些杀意化身压制,但是不行。

  在金龙老祖的感受中,那些意境化身就好似存在于不同的时空中,如镜中花,水中月,似真似幻,除非找到根源,否则纯粹以领域之力不可抹除。

  在蟠龙台上,金龙老祖可以平衡比试双方的力量,可以迅速为他们疗伤,可以瞬间就将他们移走,但是拿那些意境化身没辙。

  这时,神煞山与青莲仙殿也都震动,显然其中有人也被萧厉这波杀意化身的降临所惊动,有彩光、剑影等不断弥漫半空,皆向蟠龙台靠拢。

  青莲仙殿中,一块圆形黄石台陡然飞出,如流光一般,瞬间来到蟠龙台上空,它悬停下来,其上盘坐着一个高冠老者。

  这老者穿一身古老战甲,背后有七剑,闭着双目,须发皆白,周身有七彩锁链将他与黄石台捆绑在一处。

  其人诡异,出现后手掌一按,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座下黄石台便就倾落下昏黄色的光芒。

  那些光芒瞬间铺开,将整个蟠龙台以及其上的众人,包括那枪王、剑神、道子,全都笼罩。

  顿时,就好似冻结了时间,那些人保持着原本的神情与动作,彻底静止,他们的思维也凝住了!

  这种静止,他们自身完全察觉不到。

  叶秋寒与萧厉的那些杀意化身也被黄光笼罩,也是保持着刚才的动作,静止不动。

  突然,黄石台上老者周身豪光冲天,他睁开双眼,长吟出声:“一念乱阴阳,一念透坤乾,侠客无处不留行,十二啊……”

  这声音之中带着一股深沉的惆怅,似那发出声音之人存着回追忆,存着惋惜,存着无奈……

  金龙老祖不受黄光禁锢,他看到了黄石台,听到那感叹之声,若有所悟,目视战甲老者,问道:“幻尊,你言下之意,莫非是这些白衣化身与白尊者有关?”

  黄石台上,老者面无表情,他虽然出声,嘴唇却是不动,如泥塑的一般毫无生息,悠悠传出声音:“昔年变故,已历千余年,十二他一直杳无音讯,虽有一道化身传出意念,言其向往仙道,但终究不知前因后果,也是我天门一大迷案……我已有感应,岳离已然陨落……十二与他有纠葛,如今看来,他应该也是留下了传承。”

  “你是说这化身手段?”金龙老祖眉毛一皱。

  “这些化身,其中有着一丝李十二【侠客行】的味道,但显然还融合了许多其他元素,我不会看错,若是李十二留下了侠客行传承,一定是被这后辈得到了……这次起源界开启至今,已经发生了许多反常的事情,或许起源界真的要发生巨大变化了……”

  “岳离那家伙陨落了么?这可不算什么,很多年前,我就已经认为他死了,你不提我都忘了,倒是李十二,好久好久没有喝到他的酒了……诗剑仙,酒剑仙,我可不希望成为绝响,这回我带队先入起源界,本就想寻他一寻,如今倒是找到了一条线索,不错、不错!”金龙老祖说道,“幻尊者,你如今显化身形,莫非要出关了?你应该已经可以触摸神劫了吧,可要悠着点。”

  “无妨,出关也就出关了,我等修士,若想突破,神劫躲不开,无须顾忌……”

  幻尊者说到这里,陡然声音一提:“咦!”

  此时此刻,但见原本静止不动的蟠龙台上,漫天的白衣萧厉身影,陡然的集体抬起了头颅。

  虽然那抬头得动作极其轻微,但是对比周围如同时间冻结的一切,却是那么的明显!

  “这是……”幻尊者神色一变,“这后辈的化身莫非还能摆脱我时间领域不成?待我看来!”

  老者右手再次向下一按,又是一层黄光落下,那些原本静止的有,仍旧静止,不过萧厉的杀意化身却一个个仿佛复苏,开始缓缓的举剑。

  “这些化身,看来不受时空束缚,有意思啊,我来将他们暴力清除吧。”金龙老祖此刻找到了一丝平衡,看来幻尊者遇到这些意境化身也失算了啊。

  “无妨,不用动手,就看这后辈能为如何?”幻尊者一摆手,却又露出一丝感兴趣的模样。

  其实萧厉的那些意境化身,如果能细数,不多不少,一共五千个。

  《傲来魔劫侠客行》一共五千琴音,正对应着这五千化身。

  幻尊者的手段超常,在定住那蟠龙台的一刻,天尊道场中的萧厉立刻就感到了眉心一疼,念头极不不顺,有一种思维被禁锢之感。

  继而他的天魂小人自动浮现而出,口中咿咿呀呀,眉毛立起,一副怒容。

  “阻我念头?哼!”萧厉冷哼一声。

  他的杀意化身内涵众多,有侠客行意境之力,无情意境之力,有虚空剑意之力,等等等等,但是其根源是念头。

  化身一念穿梭虚空,不受时空束缚,代表着萧厉的杀意,他的念头在,化身便在,念头不在,化身便就消散。

  所以,禁他化身就是禁他念头,无视任何空间距离,无视任何古今未来,萧厉自然感受深刻。

  他此刻知晓遇到了高手,也是不敢怠慢,右手食指狠狠对着眉心一点,令眉心的剑痕印记瞬间闪亮。

  “我的杀意,何人能阻?给我破!”

  他大喝一声,右手随即狠狠的在身前傲来五十国上一拍,立刻琴音如奔雷,激荡的周围空气都产生了肉眼可见的涟漪。

  他最近的感悟,最近的积累,似乎在这一刻,因压力而找到了爆发的契机。

  只见在萧厉的周围,空气涟漪越来越是明显,空间好似因此而层层叠叠,变得不可琢磨。

  突然,在萧厉的上方,天魂小人一手指天,他的虚空剑立刻显化,暴涨几十倍,剑尖之处,无数的漆黑裂缝出现,似乎刺碎了虚空。

  再一眨眼,剑开虚空,一条混混沌沌的空洞出现了,而萧厉的所有意念此刻一冲而出。

  天门总坛中,萧厉的所有杀意化身陡然目光一亮,而高空之上,两只巨大的眼眸缓缓睁开了。

  这双眼眸的出现引得风云汇聚,继而高空上一张模糊的面孔渐渐清晰。

  那面孔朝向大地,看样貌已经有了萧厉的模样,作咆哮状,目光赫然已经锁定了黄石台老者。

  “杀!”

  一声爆喝如天雷,巨大面孔的双目之中陡然飞出了两把红色飞刀,那是无情刀,直击黄石台!

  此情此景,就如狂魔现世,轰的一声,黄石台一颤,被轰的血光四溅,其上战甲老者虽然不见损伤,但他连同黄石台竟然被生生击落了三丈。

  那下方的五千杀意化身此刻却如同得到了解放,一个个执剑而动,兵分三路,一部分杀向黄石台,一部分杀向金龙老祖,还有一部分则是杀向了吴昊、柳青青、魏惊涛那些天门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