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四意合一

  星空风暴,那是一种光芒的风暴,超出自然规律而存在,其速度可近光速。

  就算是央天域五祖司伯和七祖昊坤,也只知道这种星空风暴极为可怕,可毁灭一切,稍一波及,如混虚岛这种地方就会刮去一层,生灵遭到清洗。

  但是为何这种风暴会存在,它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力量,司伯和昊坤也无法猜测。

  在他的感受里,这种星空风暴是无解的,就算是一颗真实的星球,也会在片刻间被摧毁的一干二净,而且那风暴过处,连空间都要粉碎。

  混虚海中之所以有十三颗残破星球,不是因为那些星球可以抵抗星空风暴的力量,而是这十三颗的位置好,避开了星空风暴的肆虐范围,才能得以保存。

  司伯和昊坤在这混虚海这么多年,与星空风暴打过太多的交道,到最后却是对其越来越是恐惧。

  而此刻被萧厉逼上绝路,这二人已明悟以他们如今的状态敌不过萧厉,他二人也非优柔寡断之人,便就做出决定,拉着萧厉一同进入星空风暴之中,妄图险中求胜。

  他们激活的,自然就是宇宙魔方。

  宇宙魔方是自然神殿的超级科技产物,不仅可以赋予机械灵智、转化金属生命、提供能量,还拥有其他作用,比如生成这异次元立方,当做囚牢,封困一方。

  但是很可惜,宇宙魔方的能量在经历漫长岁月后,已经接近枯竭,也许这就是它所能构建的最后一次异次元立方,一被卷如星空风暴,就如一只蚂蚁落入了怒浪汹涌的汪洋之中,便就不知被刮到了何处,必然要崩溃于星空风暴之中。

  “虎落平阳,倒教你这小小后辈嚣张至此,且看你还能活过几时!”司伯脑袋只剩下半个,眉心还被自己挖了一个洞,可称面目狰狞,此刻说话之间倒也身躯蠕动,迅速的复原。

  昊坤的所有分身此刻也都消失,只剩下了一具身体站在司伯旁边,三头六臂,拄着三根铁棒,怒视萧厉,却不说话了。

  此时的萧厉傲然立在异次元立方之中,无视司伯与昊坤,他目光高抬,看着异次元立方表面不断出现与加深的空间裂缝,看着异次元立方之外,宛如时空在飞梭,混混沌沌,却是并不畏惧,反而目光更是火热。

  他状态正好,之前以一敌二,独战两大传奇人物,心中慷慨,有一种豪情不可抑制,那唯我意境的第五层台阶因此踏上。

  踏上了第五层阶梯,萧厉更加明悟了唯我之意,一切唯我,唯我一切,他虽然还没有窥探到唯我意境的真正力量,但心态极其超然,自身的状态、技能,周围的敌人、环境,他感觉一切尽在掌握,仿佛一切都因自己而生,也可因自己而灭,思维没有半点迟滞。

  至于那星空风暴,他早有猜测,觉得那是毁灭星风,更因此猜测这混虚海恐怕与九风神王有关联!

  在他的理解中,毁灭星风与灭绝星光应该有极大关联,前者是名毁灭,重摧毁一切实质,后者名灭绝,更倾向于精神上的彻底抹除。

  前者为风,乃是风刀意境的极致,是一种席卷的势,后者则是追求刹那间最闪亮的光辉,为一点、一线、一瞬。

  这两种力量在某种意义上,存在着相对性。

  “哈哈!”萧厉此刻大笑,抖手取出三个酒坛,一个自己留着,另外两个则甩手丢向了司伯与昊坤。

  面对即将崩溃的异次元立方,他却是大口饮酒,饮的乃是碧血烧,酒水下肚更添豪情。

  “今日果然痛快,痛饮之后,我送你们上路!”萧厉傲然说道,又突然摇头:“倒是忘了,你们已经不是人类,而是金属生命,无法饮酒,罢了!那便不要浪费我的美酒了!”

  萧厉手一招,那两个丢出的酒坛就被两道风龙缠绕,倒飞了回来,却也被萧厉接连打开,仰头便饮。

  他饮的不是酒,而是豪情,越饮目光越是火热。

  司伯与昊坤此时心中却是无比的别扭,他们皆发出冷哼,再次向萧厉攻击过去,却见萧厉身影模糊,当先有七星君出现,提着七杀剑,围攻向姿态凶狂的靠坤。

  夺魄领域虽然对这两人无用,但是【血炼七魄剑】还有强大的物理伤害,七星君即便不夺魄,也是杀神,出手凌厉非凡。

  而在七星君之后,在萧厉的身体中又踏出了一个白衣持剑身影,却是萧厉的侠客行意境化身。

  这意境化身十步一杀、千里不留,拥有双剑剑轮舞的剑术造诣,招式也是狠辣绝伦,直接挡向司伯。

  萧厉只如看不到那两位央天域老祖,酒水饮尽,仰头向天,发出大笑。

  他找到了此时此刻,自己真正的成圣之路,那路就在上下四方,就在那毁灭星风之中。

  不待那异次元立方破裂,萧厉转过身去,背对司伯与昊坤,虚空盘坐,指按眉心,一条一丈长的风刀小龙便在他身周缓缓出现,鳞片竖立如刀,本身是风,又是刀!

  而在第一条风刀之龙出现后,紧接着,还有第二条、第三条……

  转眼之间,已有九条风刀之龙在他身边飞舞。

  也就在这时,有咔咔之声响起,异次元立方破碎了,如同灰光的星空风暴立刻肆虐进来。

  这一刻,司伯和昊坤均是哈哈一笑,他二人立刻后退,有一个光点分别飞回他们的眉心,迅速在他们周身撑开了小一号的异次元立方,依靠着小号异次元方阵的防护,他们妄图脱离星空风暴,返回混虚岛。

  然而星空风暴何等凶狂,只是瞬间这两人就被卷到了不知多远之外,存活希望已是渺茫。

  而七星君与萧厉的侠客行意境化身在异次元立方破碎的瞬间立刻消散,唯有萧厉被九道风刀之龙环绕,迎接着毁灭星风的降临。

  然而诡异的是,他竟没有被瞬间撕裂粉碎,而是随波逐流,借势顺势,也被刹那间卷到不知何处。

  此刻的萧厉却是闭上双目,心神在唯我、风刀、无情、虚空剑意四大意境之中。

  唯我,即是唯心,唯心即是我若睁眼世界便在,我若闭眼一切皆无,所以一切唯我,唯我一切。

  风刀,风为天地之刀,刀是天地洪流,刀是天地大势,所以顺势为刀,刀为天地所持。

  无情,无情者伤人命,伤人者不留命,目光如刀,天意无情。

  虚空剑意,虚空不空,一剑渡之!

  萧厉对这四大意境的理解都还不够透彻,达不到成圣的程度,而此刻在毁灭星风的压迫之下,他却将这四大意境之力彼此混杂糅合,皆体现在了那九道风刀之龙之上。

  那九道风龙立刻模糊,不再有具体的形象,就如九道气流,绕在萧厉四周,抵挡着毁灭星风的力量。

  这种抵抗,又如被锻打,使得四大意境之力越发密不可分,要结合唯一。

  而萧厉所求的,就是这四意合一,一举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