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一切唯我,唯我一切

  【巫军拜魂】是赭阳君的绝杀之招,是他自创的Lv4技能,一拜之间,全身精气神化作冲击气浪,可震动所拜之人的命魂,甚至将之直接震散!

  这是一种巫术邪法,其实其威力要以自身的命魂强弱来决定,自己命魂越强,一拜之间所产生的巫法就越强大,所拜之人受不得这一拜,就要受伤。

  而赭阳君的职业乃是堪称神话的【都天血目祖巫君】,肉身最是强大,几乎是同阶最强,因此这【巫军拜魂】非常契合他,乃是他在觉醒巫法技能中结缘巧合才自创出来的。

  如今这技能一展开,赭阳君与其身后的妖邪之影立刻重叠,化作了三丈多高的大巫之身,而萧厉心中顿时产生警觉,动作因此停下,正要向赭阳君出手的七星君却是轰然倒退,随着赭阳君的一拜,竟被未知力量直接打回了本体。

  嗡的一声,萧厉的身躯紧接着就是一震,七座庞大的星宫轰然就在他背后出现,那些星宫震动着,仿佛是从萧厉的身躯中被震出,有向外飘散的模样。

  但是星宫仍旧很稳,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又缩回萧厉的身躯,消失不见了。

  “竟然撼动了我的七魄,这技能……不错!”萧厉目中亮出光彩,在方才一瞬,他感到了一种邪异的力量直冲自己,有一种要将自己撑爆的感觉。

  在他的感受中,这就是好像是赭阳君一拜之间将自己的力量送了过来,强行填入了自己的身躯,来实行一种另类的杀招。

  这就好像将一河之水猛然灌入另一条河,如果那条河不够宽,底蕴不够,在短暂的壮大之后就会引起决堤,甚至洪水泛滥,一发二而不可收拾!

  这是一种直接针对底蕴根基的诡异攻击,所谓底蕴根基,就是命魂!

  命魂诞生七魄,就如种子一般,而七魄则是其长出的枝干树叶,是为魄无魂不生,魂无魄不壮!

  而萧厉的命魂不要太壮!

  他有七星宫震魂镇魄,轻易就接下了赭阳君这最强的手段,只是略微一顿,如被冲击了一下,略微有些气血翻腾而已,喘息间,随着赭阳君的一拜结束就一切无碍。

  “巫君拜魂,我再拜!”

  赭阳君这时继续,又是拱手对着萧厉深深一拜。

  萧厉已知他这技能玄妙,不闪不避,却也不再施展虚剑与风刀手段,而是提剑步步逼进。

  七星君再次在他背后出现,如同护法,与萧厉一样的面容,如萧厉一样的提剑前行。

  嗡!

  拜魂之力传来,七星君有感应,横剑抵挡,只如被一股气浪吹拂,身形稍微一顿便又再次前进。

  这一幕教赭阳君心中生出巨大的压力,他牙齿一咬:“三拜!”

  很快又四拜、五拜、六拜……

  萧厉带着七星君,却如大部队一般不可撼动,虽每次拜魂之力传来都要稍微顿一下,可始终前行不可阻挡。

  而随着一次次拜魂,赭阳君本身的气息反而越来越是混乱与衰弱,拜魂之力也因此一次不如一次。

  他却也不敢停,心知只要拜魂一停,萧厉便就会如解封一般手段展开,自己必然顷刻落败。

  这情景,就好像端着火箭炮攻击一头恐怖巨兽一般,明知一炮打不死巨兽,可是不敢停,更不敢逃,好歹每次打出一炮都能让巨兽顿一下,还能搏一下击杀巨兽的可能,若是停下攻击,巨兽速度太快,无可阻挡的冲来,自己立刻就要完蛋。

  在这种压力中,赭阳君一连拜了七次,而萧厉硬顶着那七次拜魂攻击,已经临近赭阳君三丈之内。

  “第八拜……”

  赭阳君目中血光暴涨,眼睛是真的红了,赫然要竭尽全力,进行再一次的拜魂,可惜他的动作已经有了一些迟滞,不如之前凌厉了。

  就在他抱拳弯身之际,萧厉却摆了摆手,淡然道:“你就是九拜再加上三扣,也无法伤我分毫!你这抱拳之拜,我承受得住,甚至甘之如饴。”

  他的话令赭阳君动作一顿,第八次拜魂因此中断,没能施展出来。

  萧厉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似有叹息,又道:“你也不是我的对手,甚至让我出全力都不行么?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他缓缓提起七星龙渊宝剑,轻看剑身中自己的倒影,陡然间心中萌生一股强大自信,竟忍不住道:“我太强了!”

  他声音不大,却诡异的传遍斩神台,让被击败后魂不守舍的极神身躯一颤,让赭阳君倒退一步,也让看“电影”的万天尊暗咬牙齿,心说:“尼玛,装逼我就服你萧大傻!”

  萧厉心中无他,此时隐隐的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心绪,又觉得失去了情绪波动,成为了无情者,再看赭阳君,却道:“斩神台上,既分胜败,也分生死,在我的剑下,竭力求生吧。”

  话音一落,他便【瞬身】来到赭阳君近前,七星君也如彩光一般飞掠过来,顿时八剑齐出,宛如八人剑轮舞,围剿赭阳君。

  这时的赭阳君还是三丈高的巫身,他无路可退,拜魂已经不可能,只能以肉身强撼萧厉与七星君的联手攻击。

  却是剑光绚丽,无数的小人从赭阳君身上被斩杀了出来,就好像赭阳君成了人参果树一般,在萧厉与七星君的联手攻击之下,不断的掉落人参果。

  那些小人自然就是赭阳君的七魄,每一个都代表着他七魄的一份底蕴,却被凌厉斩杀而出,其后果也迅速体现,赭阳君的身躯就如泄气了一般迅速的缩小,更是变得呆滞迟缓。

  如此二十息,赭阳君已被生生打回原本的模样,身上剑痕密布,鲜血飙飞,断手飞扬,他的两面小旗子也没了神异,掉落在地上。

  此时萧厉左手一弹剑身,在一阵若龙吟的剑鸣中,右手执七星龙渊直接刺穿了赭阳君的额头。

  这位大佬就此绝命,身体化光,立刻原地复活,倒是因复活之力而七魄补全,可紧接着又被乱剑斩杀一次。

  这时,萧厉升了一级,同时意念中阶梯王座清晰而现,似实似幻的,他踏过了第三阶,踏在了第四阶之上!

  顿时,一股气浪猛的就从萧厉体内爆发,化作狂风,将重新复活的赭阳君吹飞,又有龙影在萧厉周身盘绕长吟,七星君也化作了七把彩剑环绕。

  天空同时显化出两只巨大双眼,眼眸中有无情飞刀悬浮,萧厉的【明神莲华】也显现,缓缓旋转,散发七彩……

  他仿佛成了这斩神台的中心,肆无忌惮的释放出煌煌威势。

  “唯我……原来这意境叫做唯我!唯我独尊,唯我不败,这是一种自我信仰之力,一切唯我,唯我一切!”

  萧厉神色中露出激动,在踏上那意境阶梯的第四阶时,他蓦然就有了明悟,感受到了一种只要自信便就可无敌的力量。

  那就是唯我,是一种带有愿力的意境,凌驾一切,高高在上。

  与此同时,萧厉心中更是豪情万丈,有一种要逆天的冲动,这种豪情不仅是接续了他的千胜不败心境,更是超出,觉得自己无敌,坚信自己可无敌。

  这便让他如愿以偿的迎来了第二次心变,也因此,其眉心的虚天剑印触动,虚天剑主的声音悠悠在他脑中响起。

  “留三次机缘于你。若悟虚天,先修虚魂,虚魂即天魂,若修天魂,须经心变,一次心变开天眼,二次心变虚空凝剑行,三次心变虚天凝剑行,心变化神,三变后才是神心,再有剑意,便是【神心剑意】。此为第二次心变,炼你天魂虚空剑,能否虚天空凝剑行,且看你自身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