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你败了

  一剑断首。

  极神袁陕武头颅被斩飞,身躯化作光芒消散,转瞬在斩神台上复活,带着惊诧喊道:“萧厉!”

  他神色略微狰狞,实在是无法坦然承受自己的失败,而且萧厉的天地二魂更是带给了他太大的冲击,那颠覆了他的认识,让他甚至都怀疑自己的【极道鬼神】。

  “天魂显化,地魂长生,一个是抬头见神,一个是长生鬼王,这是圣、神的底蕴,我不信你已成圣成神!”

  “我不服,再来!”

  他猛的再次踏空而起,凌空向着萧厉出指,赫然又一次施展出了【极道鬼神】!

  萧厉手中提剑,脸上带着轻笑,不闪不避,只见又一尊黑甲神将和黄袍鬼差出现,向着自己杀来。

  他知晓极神施展的是诡异的拘魂法,黑甲神将小人和黄袍鬼差小人实际上都是在另一个纬度中出现的,非实非虚,根本不可阻抗,不过他也没有阻挡的意思。

  自己的天魂因【明神莲华】,已经化虚为实,哪里会怕天魂攻击?又怎么可能被拘拿?

  几乎是那黑甲神将小人刚刚飞出之时,萧厉的虚天神眼和无情神眼就开启,天魂并未显露,但是在其有头顶上方出现了两只巨大的眼眸,眼眸如镜,投下青光,直接照杀了黑甲神将小人,也投下两把一丈长的无情飞刀,直接刺穿极神的胸口,将他钉在了地上,直接钉死!

  “我意即天意,天意无情,伤人不留命!”萧厉凛然出声,提剑走向极神的复活之处。

  极神虽然又被打死,但是他那黄袍鬼差仍旧得逞,再次从萧厉的身后用锁链拖出了小黑胖子,却跟一只黄毛小鼠拖着一只黑色大肥猫一样,拖的非常吃力,惹的肥猫苏醒,一口又将小老鼠吃掉,露出不好吃的模样,懒洋洋的又返回了。

  “我……”

  再次复活极神很不甘心,踉跄后退,英俊的面孔有些扭曲,抬头间发现萧厉已至他近前,高高在上,凌厉一指点在了自己的眉心上,刚好盖住了佛陀印记,却没出杀招。

  “袁陕武,你败了!”萧厉淡然开口,有一种无敌的气质。

  极神闻言,只觉得全身一空,非常的难受,却再也提不起半点对抗萧厉的勇气,他身体颤抖着,不敢移动分毫,知晓萧厉要杀他已是易如反掌。

  “极道鬼神!三王榜上排第三,是个好技能。”萧厉如居高临下一般的说道,“所谓极道,乃是太极阴阳之道,所谓鬼神,就是指天地二魂,天魂为神,地魂为鬼,天地二魂常在外,天魂为虚,飞天遁地,地魂为实,原来就在影子之中,这二魂一阴一阳,聚首如两仪太极,便会诞生命魂,生命由此而来,复活也是因此……”

  萧厉收回手指,不再看袁陕武,而是虚空踏步走向赭阳君。

  看到了地魂小胖子,萧厉心中有无限明悟,他所说的话,却是如顿悟一般得自【英雄信仰】的觉醒信息。

  人之三魂与【英雄信仰】之间有莫大关联,在承受两次【极道鬼神】后,萧厉略微窥探到了一丝【英雄信仰】的奥妙!

  这让他心中更是生出豪气,只觉得念头通道,要再战赭阳君。

  袁陕武听到萧厉的话,似懂非懂,有些失魂落魄,观战的赭阳君其实与他同样惊骇。

  “为何会这么强,为何?”赭阳君竟步步后退,有些战意阑珊。

  他与极神的战力在伯仲之间,底牌尽出的话,可以略微胜过他一点,然而萧厉却如此轻易就将极神击败,而且还击败的那么彻底,自己断然也不会是其对手了。

  “这萧厉成长太快,以前康斯坦汀都可追杀他,撒多哈更是能全面镇压他,当初拆妖蛮山时,他在我眼中不值一提,不过是一个仗着大部队嚣张的小人,但是如今……他的战力已经恐怖到了这种程度了么?若是神王成圣,自身战力极强,又有雄兵大部队,该怎么破?”

  赭阳君思绪极乱,可战意昂扬的萧厉却不会放过他,向他踏步走来时,身影出现模糊,一尊又一尊高大的星君自他体内踏步而出,各提一柄彩剑。

  那是七星君!

  萧厉准备动用【血炼七魄剑】,他向着赭阳君喝道:“赭阳君大佬,请!”

  赭阳君眼睛一眯,知道此战已不可免,也不再退缩,什么话也不说,陡然扔出两面小旗子。

  那两面小旗子一面赤红一面漆黑,在空中饶了一圈后悬浮在赭阳君背后,旗面一展,赤红旗中奔腾出火焰,漆黑旗中耀出黑光,宛如在赭阳君的背后展开了两支巨大的翅膀。

  与此同时,赭阳君的身躯也略有膨胀,身上出现一层青色的光雾,使得身影不再真切,显现如同有着血红双目的魔影。

  下一瞬,战旗招摇,便就有赤红的火焰和黑色的雷电如两条泱泱大河,向着萧厉奔腾冲刷出来。

  萧厉眼睛一眯,手一挥,有狂风汇聚,如幕布一般拉来,萧厉身形一转,与七星君一同,如乘龙卷风旋转腾空。

  那赤火和黑雷长河也因此调转方向,腾空追向萧厉。

  萧厉在天空快速几个【瞬身】,身影快的不可琢磨,站定时居高临下,右手一举,一柄又一柄虚剑便当空悬浮,迅速密密麻麻,当空铺开。

  【无限剑刃】!

  与此同时,在那些虚剑之间还有无数的青色风刀,凝聚成行成排,有掩盖天空的壮观景象。

  还有那七星君列七星位,也在天空斩杀剑。

  “赭阳君,你这攻击还不够强,拿出更厉害的手段,否则立死在我剑下!”

  萧厉的声音爆开,手掌向下一按,虚剑刺下,风刀斩落,一时间宛如风云浩荡,刀剑如天地洪流席卷而下,直接打翻了赤火长河和黑雷长河,染出一柄柄带着火焰和雷弧的刀剑。

  攻防立刻转换。

  赭阳君面对这种攻击,爆喝一声,身躯再次膨胀,青色光雾在他身上汇聚成一枚又一枚奇异的符文,他猛的双手交叉在头顶,竟硬抗刀剑洪流。

  锵锵锵锵……无比密集的清脆撞击声响起,赭阳君竟未被刺伤,但被刀剑洪流瞬间压得身躯下坠三丈。

  “收!”

  然而萧厉还有第二轮攻击,数不清的虚剑和风刀再次出现,猛的收缩,只集中笼罩在赭阳君周身三丈,发动了不间断的攻击。

  这一幕就如刀剑组成了瀑布,从天而降,无止无休的冲刷着赭阳君,将他一寸一寸的压落向斩神台地面。

  锵锵锵锵……

  又有血炼七魄剑竖直的在赭阳君周围排列,如将他困在了里面。

  七星君也来临,在七魄剑之后站定,纷纷出指点向赭阳君,就要夺其魂魄。

  “啊!”赭阳君一声爆喝,身后猛的有一尊妖邪之影爆开,那妖邪之影足有三丈高,与其天魂模样相同,做咆哮状,竟然震散了萧厉的刀剑洪流。

  “萧厉,你欺人太甚,纳命来!”

  赭阳君愤怒的声音响起,凌空对着萧厉拱手一拜,发动了【巫君拜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