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掌中佛国

  自从天开眼看到极神与赭阳君时,萧厉就有心与他们较量一番。

  这两人应该是到目前为止,同代玩家中,除了自己之外,已显露的最强者,比莫英书、任鬼贺那些来自仙神圣界的玩家都要强得多,应该也超过撒多哈,必定已是S阶,恐怕距离成圣也已经不远。

  这从极神的掌中佛国领域就能看得出来。

  对萧厉来说,这样的对手才有意思,才有真正战斗的价值,所以萧厉毫不在意的在他们面前显现真身,这也算是给予了他们尊重。

  其实同代玩家中自己是否能打遍天下无敌手,对上极神与赭阳君的胜负又能有几何,萧厉并没有清晰的把握。

  但正是这样才有一战的意义,即便身为神王,即便坐拥大部队,可萧厉虎胆未泯,仗剑走天涯可不是一路平推一般的走天涯,想要突破,尤其是意境突破,不经历些未知是不可能的。

  其实一直以来,被萧厉认定的敌人都有些太强,从始皇龙帝到雅典娜再到央天域、仙神圣界,乃至融炼大龙刀、使用三心神骨结下的那些或可为敌的星空存在……

  他一路虽然走的高傲,成长很快,已经度过了虚弱期,却也深刻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弱小,这让他无法再以普通玩家的视角而感到纵横无敌,施展过不少的小手段、小伎俩。

  他的心态,因为神王身份,已经失去了曾经千胜不败时那份锋锐,失去了曾经的胆气。

  当初在三王城一号练兵场,萧厉有心“华山论剑”,就是想重拾昔年千胜不败的豪情,寻个当世无敌。

  后来倒也算随了心意,碾压了疯人院众人,打出了“真.老疯子”,得见阶梯王座意境。

  可也有遗憾,那就是未能见识一下三王榜中的【巫君拜魂】与【极道鬼神】!

  所以,那一场战斗终究不够完美,而如今再与同代玩家佼佼者争锋,萧厉心中豪气无尽,他隐隐觉得,若果自己能在今日战胜极神与赭阳君这两大对手,续上曾经千胜不败的心境,或许可开启第二次心变!

  这次心变若是顺利,在虚天剑印的作用之下,他将可获得【虚空凝剑行】的能力。

  所谓虚空,乃是指没有空间,或者说让空间成虚无,又或者可以说这二字所指的乃是超越人类纬度的更高纬度。

  有此虚空,则一切距离都失去意义,得到这种力量,萧厉的天魂必然更加壮大,虚空凝剑行,大概可以在清醒的意识之下畅游八方!

  萧厉很期待这种能力,所以他借助这目前当代玩家中的最强者来修心,把极神和赭阳君当做磨刀石。

  为此,他不惜使用一万点神力来构建跨界星门,又令黑旗神卫将战场转换到斩神台。

  “这是斩神台?”

  极神的掌中佛国领域还在,他却神色大变,目光狠狠的盯着萧厉,却也立刻取出了一张卷轴。

  那张卷轴是【破宇卷轴】,是专门对付斩神台的道具,来自央天域。

  央天域之人最防备的,不是势力庞大根源久远的仙神圣界天门,而是东天域执法使南天宇,即便此人已经陨落,可依旧令央天域忌惮,传出破宇卷轴。

  极神看到自己居然被传到了斩神台,当真被吓了一下,可终究还是没有使用破宇卷轴,而是冷声道:“萧神王,怪不得你这般自大,果然是有手段,立身斩神台便就是立身不败之地,你是要绝杀我们么?”

  萧厉摇了摇头:“我是真想与你们痛快的战斗一番,之所以将战场转移到斩神台,是希望你们能尽力!”

  他目光灼灼,有一种你不打死我,我就打死你的劲头,又道:“你们无需顾虑,在这斩神台上,我不会动用兵力,若你们有能耐,尽管杀我!这场战斗,生死由命,敢否?”

  “但愿你萧厉真有这份魄力!”赭阳君神色一凛,甩袖间看向身旁,严肃道,“极神,你便先与他交手一番吧。”

  极神沉默了一会儿,冷哼一声:“萧厉,其实我本来还是挺欣赏你的,而且你我之间本也大仇怨,甚至你杀了袁芓瑜和武千铃我还很是欢喜,但是很可惜,我不能坐任你大一统,否则你必然会成为第二个南天宇!因此,我才会与赭阳君合作,你要战,我来与你战,教你知晓你与我之间的差距!”

  “此战,我与你分生死!我袁陕武乃当代极神,赌上这份尊严,我不可能败给一个神王!赭阳君,你也别打偷袭的歪主意了!”

  说话之间,极神气势提起,脚尖一点,身体便就腾空而起,猛的顿在半空,身后八条护法天龙翻腾,他摇摇对着萧厉一握右拳。

  这一刻,从萧厉的视角看去,这极神的身影正好处于那庞大领域佛陀的眉心之处。

  而随着他握拳的动作,掌中佛国领域再次凝实,巨佛的五指仿佛五座山峰,突兀而出,紧接着又如山峰倾倒!

  很明显,巨佛也要握拳,要将萧厉直接攥死。

  因此也有玄妙的力量生出,就好像那巨佛的掌心如同深渊,爆发出强大的吸力,要将一切都禁锢到掌心,随后在五指聚拢后毁灭。

  “好领域,好手段,好个南无如来!”

  萧厉精神一振,冷喝一声,神湖丹田大一统之力爆发。

  他右脚一顿,飞天神剑王座猛的就是一陷,仿佛是刺入了佛掌之中,继而他一声冷喝,右手捏剑指蓄势,左手半握向天一托。

  “想握拳,我断你的手指!”

  随着萧厉的声音,锵锵锵锵锵,便就自萧厉的身后蹿出了五柄巨剑。

  那是五柄龙纹巨剑,每一柄都足有门板那么宽,或直刺或斜刺而出,横空出世,在一阵龙吟中直接刺向巨佛的手指。

  轰、轰、轰、轰、轰!

  龙纹巨剑与佛指相触,竟然发出了沉闷的轰鸣,耀出了火光。

  被龙纹巨剑抵刺,那巨佛的无指顿住,但仍旧在颤抖中继续发力。

  这时,赭阳君后退,身周悬浮一红一黑两面小旗子,虚空踏步,竟脱离了掌中佛国。

  要脱离掌中佛国领域说简单也简单,只要可以踏空就可以,力量外放,撑开佛掌之力,便就可脱离,否则若踩着佛掌,就如孙猴子在如来佛的掌心一般,会被极神的领域力量所压制,根本无法脱离出去。

  万天尊那里惊骇,他除了【飞星】之外,就只有【星象预言术】和跟摆设一样的【星阵图】,如今还是零级,根本就没有能力脱离掌心佛国的拘禁力量,眼看极神爆发,身体不能自己,正是急的团团转。

  关键时刻,一道龙卷风吹来,将他与一众蚊子小弟包裹,暴力送出,这才让他勉强逃的一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