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修天魂

  萧厉离开了第七十六小神殿。

  他神色平淡,收获并不多。

  血鸦神其实很油滑,萧厉有意向他询问三王试炼的目的,以及仙神圣界、央天域、外界星空强者等信息,他总是擦边绕过,说的含糊不清,并未向萧厉明确的透露太多。

  不过通过血鸦神的反应,萧厉可以推测他必然是知晓央天域和仙神圣界的,而且未来众多战争真的会爆发,不过血鸦神好像不怎么在意那些战争,甚至还有些期待。

  至于风刀意境,血鸦神倒好似真的有意指点萧厉,不过意境只可意会,血鸦神说了好多,他的风刀意境大概取意“无形”,即为:“风是天地之间看不见的刀”,不过具体展现出来是什么样的力量,萧厉就无法揣测了。

  其实意境这东西,懂就是懂了,不懂就是不懂,这里面没有似懂非懂的概念,就如比【无情神眼】觉醒信息中的三句话意境中的第一句:“无情者伤人命,伤人者不留命!”

  就算整天把这句话挂在嘴边,揣摩深思,或有灵感,能写个十几万字的感想,但是抓不到那股意境,就永远不可能有意境之力,反过来,只要有了那种力量,便是得了意境,不会出现似懂非懂,意境之力得到一半的情况。

  这其中玄妙,有一个词其实能很好的形容,便就是“顿悟”!

  所闻顿悟,其实不过就是往日所见、所闻、所思,在某一契机下升华,捅破窗户纸而已。这些东西说玄,很玄!说不玄,便就是最粗糙的道理了。

  如果从这点来想,血鸦神指点自己意境,光靠说,显然是不行的。

  不过他确实是光靠说,有可能是有心无力,使不出其他手段,也有可能是吊着萧厉的胃口,以便拉拢他进入九风神王的派系,这其中有些耐人寻味,萧厉却不吃他的套路,因为他现在对风刀意境的需求不大,而且明悟意境这种东西不能刻意追求,只需平日里积累,而后抓住机缘爆发便是。

  其实若说意境,萧厉更想获得当初在斩神台上大战疯人院众人时所接触的那未知意境,那意境让他看到了台阶与王座,很是玄奥,只可惜那意境要想得到太难了,根本无法去刻意的修炼,也揣摩不到,另外自己的积累也不够,就算现在能再次看到那台阶和王座,也不一定能再上一层台阶。

  抛开心中杂念,萧厉此刻径直前往三王神殿,准备继续三王试炼,而在三王神殿之前却是遇到了叶秋寒、叶庭芯、水香和……袁飞瀑!

  飞瀑大侠如今气质有变,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头角峥嵘,他本就长得英俊,如今似乎更为深沉迷人了一些,站在三女中间颇有些左拥右抱的感觉,看的萧厉脸一沉。

  萧厉此刻穿着的是“蒙面怪盗”时装,虽然他故意向四人靠了过去,可那四人居然都认不出萧厉,离的太近了,袁飞瀑居然若有冷厉的回头望了自己一眼,或许是不认得“蒙面怪盗”时装,他居然还露出警惕神色,故意用身体挡在自己身前,防止自己靠近水香。

  这家伙,果然是和“水香”勾搭在了一块儿。

  令萧厉心涩的是,一向颇有默契的叶秋寒这回没认出自己也就罢了,居然也觉得自己怪异,有意远离。

  萧厉心中不知有了一股子悲凉,他想到了万天尊,不知他还念想林依妹子么?

  心中稍一叹息,萧厉却又摇了摇头,不再继续靠近四人,也打消与他们相认的念头。

  要说爱情,萧厉其实不懂,在他看来,叶秋寒不错,能令自己动心,或许讨来当老婆很不错,自己有时候确实也会产生一些非分之想,可是真要想付出一些实际行动的时候,却总要在心底想个理由来说服自己去做,比如秋寒人不错,比如秋寒是大美女,比如叶秋韩老有背景了,比如自己老大不小,也该讨个老婆了……如此之类的。

  但是心中这般说服自己,却又让他意识到自己一定不是真心。

  如果是真心,又何必自己来说服自己?

  “或许在我的心中,没有男欢女爱的位置。”萧厉内心自嘲,“我可能是太过自私了,想的是成神路,想的是看到广阔的天空,这种念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唔,年少时,沉默游戏便就是进入了圣贤状态,大概就算有美人在侧也动摇不了我玩游戏,待后来千胜不败,我高手寂寞,习惯了孤独,并且享受孤独。而现在,我向往星空啊,大概我就是武痴之类的人吧,我知道自己停不下来,更不会为其他人停下来……”

  萧厉又想起了大傻留给他那封信中的一句话:“我的路在星空,璀璨如龙!”

  多么俊的文才,多么合自己的心境啊。

  懂我者,大傻也!

  萧厉心中豁然敞亮,感觉到了一股说不出的空灵,也就在这时,也不知是怎的,萧厉突然感觉眉心虚天剑印一热,便就有了一种要飞升的感觉。

  “这是……天魂引动!”萧厉心中一惊,继而感觉双目猛地温热,虽未飞升,恍惚间眼前却出现了虚幻之景,看到周围每个玩家的头顶三尺之处都盘坐的一个小人,那小人若神明一般,神缠七彩,不过不同玩家头顶的小人大都不同,有的大,有的小,有的模糊,有的栩栩如生!

  萧厉有些不明白此时的状况,他也不去思考,举目观望四周,却见叶秋韩头顶三尺之处却飞悬着一尊黑色凤凰,那凤凰明明不大,但萧厉仔细看去,却觉得它大如巨龙,左翅上站着一尊英武战将,右翅上站着一个彩裙仙女,后背上有一座小月宫,而在黑凤凰的头顶上则站着一个与叶秋韩一模一样的小人,若眺望一般。

  旁边袁飞瀑也与常人不同,他头顶上方也盘坐着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小人,但是在小人身下,却也盘了一条白龙。

  那白龙似半睡半醒,但已有真龙神韵,龙鳞峥峥,龙角如剑,白龙与上面的袁飞瀑小人有着同源的气质,似乎两者是一个整体。

  萧厉再观望四周,却又在远处看到了两个不同之人,第一个头顶上方蹲坐着一头巨大的血狼,第二个头顶上方则是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

  而就在萧厉看向他们之时,这两人似乎心生感应,也向萧厉看了过来。

  萧厉却也不理会他们,他想看看自己的状况,想知道自己头顶上方是不是也盘坐着小人,或者有什么异象,却是不能。

  “只能看别人,看不到自己?”萧厉有些不爽。

  却又在这时,他感觉到天魂之力消去了,再一眨眼,视野已经恢复了正常,再也看不到什么小人了。

  恍然若失间,萧厉脑中却响起了虚天剑主的声音:“留三次机缘于你。若悟虚天,先修虚魂,虚魂即天魂,若修天魂,须经心变,一次心变开天眼,二次心变虚空凝剑行,三次心变虚天凝剑行,心变化神,三变后才是神心,再有剑意,便是【神心剑意】。此为第一次心变,勾你天魂近身,能否开天眼修命魂,且看起你自身造化……小子切记,若不能虚天凝剑行,【虚天神法剑纲】将与你无缘。”

  萧厉心神一震,自己居然有了修天魂的契机!

  还有,虚天老师果然没有抛弃自己,或许自己真的得不到白骨剑圣分身和江崖叠浪,但是【虚天神法剑纲】有望得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