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无规矩不成方圆

  萧厉缓缓睁开双眼,看到的是一座正在缓缓沉入汪洋漩涡的剑阁。

  “恍如隔世,黄粱一梦,虚天法则果然妙不可言,难以揣测啊。”萧厉有一种分辨不清之前一切是否真正经历过的感觉,似乎此刻刚刚来到这里。

  望着那缓缓消失的剑阁,以及同样在缓缓消失的汪洋漩涡,萧厉拱手一拜。

  他明白,起源界中有伟大的力量,所谓外界神圣不可入的封命可能是一种超然的灵魂法则或者许多法则结合的未知力量,这股力量很强大,即便是身为神王的虚天剑主也无法违抗,无法在这里长久,就如他之前所说的,要么如陨落一般沉睡,要么就得离开。

  可是永恒神心几乎枯竭的虚天剑主已经无力离开起源界,他只能选择去沉睡,这样至少还有一丝复苏的可能。

  不过,虚天剑主大抵也长了教训,恐怕是带着他的神心一并沉睡了,他的永恒神心必然不敢再与投影神国有关联。

  虚天神国剧情任务也因此半路终结,没了后续。

  萧厉脚踏虚空,却未离开。

  虚天剑主带着萧厉进行了一场虚天凝剑行,让萧厉的视野无限开阔,其实另外还留下了一些“小玩意”。

  萧厉摸了摸自己的眉心,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眉心有一道竖着的一指长剑痕印记,虚天剑主终究还是给了自己一道剑影,这道剑影或许就是【虚天神法剑纲】的种子,拥有一丝沟通天魂的能力。

  而且在剑痕印记中还有一些“小玩意”,便是三百多张【阳光花园的建造图纸】、三本技能书以及一张【舞剑楼的建造图纸】。

  这些物品大概就是虚天剑主很久以前就制作出来、当做投影神国中的掉落物品来用的,如今投影神国无法再重置,虚天剑主干脆将这些物品都送了出来。

  “虚天老师还是很厚道的。”萧厉感叹了一句,他心中略感羞愧。

  其实在小食神大佬请求萧厉不要泄露九世木头人是先天神灵时,萧厉就悟到了“神力不可无限”的道理,于是猜测投影神国的力量以及重置投影神国的力量有可能来自虚天剑主的神心。

  而从副本重置时间不断延长以及宝箱中血珠越来越少、九世木头人幼苗缺少神力灌溉而夭折等情形来看,萧厉很轻易的就明白了虚天剑主神心中的神力越来越少,似乎有枯竭的可能。

  这让萧厉看到了保留投影神国的一丝希望,所以他破坏了规则,想要用海量木头人幼苗压垮虚天剑主的神心。

  与保留投影神国比起来,损失几次刷投影神国的机会并不算什么,萧厉只怕下手太轻,如果耗完投影神国的重置次数后虚天剑主的神心神力不干,那可就出戏了。

  而后来发现虚天剑主神心所在之处后,萧厉有了私心,更不敢留手了。

  虚天剑主神心所在的这里,对照【东天域星图】,放到起源界星空中,有个名字,叫“起源界星空出入口”,这是什么意思很好理解。

  而虚天剑主将神心放在这里有什么寓意也不难推测。

  萧厉能猜到,虚天剑主有离开起源界的打算,他以起源界星图为蓝本,制造了一个方圆六亿里的庞大神国,将对自己来说无比重要的神心放在了“起源界出入口”,恐怕等到萧厉找到这里,虚天剑主现身之时,便就是他离开起源界之时。

  基于这种揣测,萧厉自私了。

  他知道星空凶险,就连移星仙姬那等灭界神级别的存在都要将自己先天神灵的身份隐藏而不敢泄露,自己向往星空,将来若是成神,若是想离开起源界,茫茫星空绝对是最危险的地方,或许就有强大的星空存在守在起源界出口等待猎杀外出的起源神子也说不定。

  所以,萧厉想要一个伙伴,一个在他离开起源界去往星空时可以给他指引和帮助的人。

  虚天剑主就是最好的人选。

  在萧厉想来,虚天剑主的神心若是枯竭,神力若是耗干,大抵不会强势离开起源界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虚天剑主如今的状态,其实是萧厉一手导演的,是他为将来埋下的一层保险。

  或许萧厉真的错失了圣阶分身,真的失去了江崖叠浪,以及那所谓的虚天万界楼,但萧厉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做到了能做到的,虽然不能锦上添花,但其实得到的已经远超自己的预计。

  以萧厉之前暗说要保持平常心,实际上他是已经觉得得到了太多,有些不好意思面对虚天剑主了。

  “虚天老师,这次算我对不住了,待我成神之日,获悉了法则力量,一定会让你再次苏醒,我与你一同……前往星空。”萧厉再次对着前方虚空一拜,不过此刻那汪洋漩涡已经不见了,周围风平浪静。

  萧厉缓缓转身,眺望来时路,只觉天边云卷云舒。

  “法则……”萧厉笑了,“我不是虚天老师所等待的旷世天才,在他看来,我不是他理想中的传人,可是法则……”

  萧厉经过一场虚空凝剑行,眼界今非昔比。在他看来,无规矩不成方圆,这规矩就是法则,方圆则是世界,所以是先有了法则后有世界,法则决定了世界,而不是世界诞生法则!

  所谓法则,又像是一条路,一条通往新世界的路。

  这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法则就是路,一道法则就是一条路,走到尽头就是新世界,走的人多了,这样的路就宽大,就是正途。

  但是沿着他人的道路前进,或许不会迷茫,或许能更快的到达目的地,但走的不是自己的路,看到的也是别人看过的风景,那么终点说是新世界,其实是旧世界。

  萧厉并非有大志,但一直以来,他都是自己在摸索中前行,他在找寻自己的路,如今面对法则也是,他想的是开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这条路有可能会与其他的路,甚至是通天大道触碰、交叠、穿过,但是只要是自己在前行,必然是通往崭新世界的道路,那崭新的世界就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世界。

  在萧厉想来,盘武神王的开天法则、辟地法则,虚天剑主的虚天法则、九风神王的星风毁灭法则、傲来魔王的星光灭绝法则……这些法则恐怕都是开创性的法则,盘武神王他们都是走出了自己道路的人,所以他们都是第一人,必然强大。

  萧厉也想做这样的人,他始终觉得适合自己的,永远都是自己发现的。自己走出的路,才是最适合自己的路。

  所以,如今在他眼中一切传承都变了意义,就算是神王传承,萧厉现在也觉得只需参考,这个过程就像是从其中道路上取砖取石,最终来修自己的道路一样。

  世间有三千大道,三千是虚数,代表多,代表不可计数,不过萧厉却向往这三千之外的三千零一,倒不是他狂妄,而是觉得这样最舒服!

  “我现在所掌握的一切,若是能悟到那一层,最终必然融汇为一,若那形成法则,不知道会是什么法则,那时,我该当拥有自己的神力,又会是怎样的神力?”

  萧厉笑了,哈哈大笑,虚空踏步前行,畅然若顿悟。

  他不是虚天剑主等待的旷世天才,虚天剑主觉得他难以继承自己的【虚天神法剑纲】,然而虚天剑主或许也小看了他的胸怀。

  “立教,称尊!”萧厉开口。

  接下来,他要去立国教,开山门,立道场,去做他的教祖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