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平常心

  萧厉有些惴惴不安,他看明白了虚天剑主此时的状态。

  他此刻……没神力了啊。

  “我等待了万古岁月,借助起源法则修养,本希冀于今日留下传承并离开起源界,回返星空……”虚天剑主的声音缓缓响起,“却不想反被你利用起源法则,将我的永恒神心几乎都榨干,你到底做了什么?”

  萧厉头上冒汗。

  他已经想明白了,在星空中,神力其实被看做一种万能的能量,可以用来为科技飞船提供动力,可以驱动炼金作坊、光芒十九号等,其实起源界的运转背后也是神力在支撑,而这座投影神国则是虚天剑主的神心在提供能量。

  不过这份能量已经被自己败坏的差不多了,想来对虚天剑主这等人物来说重置个副本什么的,所需要消耗的神力只是自身的九牛一毛、沧海中的一滴水,微不足道,不过九世木头人逆了天,鬼知道他们反规律的出现需要消耗多少神力?

  从结果看来,大概是将虚天剑主的神力都快耗尽了,教他连重置副本都做不到了。

  “你不用害怕,这里是起源界,你是起源神子,我不可能伤害你的。”虚天剑主的口吻有些落寞,“我是真的好奇你用了什么手段才能将我的永恒神心都几乎榨干。在我想来,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阿瑟辛倾国之力,再加上自己的老命,也只能伤我的身,你一个小小的起源神子,还未到圣阶,居然能伤我的心?”

  “剑主前辈真幽默,呵呵。”萧厉讪笑。

  他心知虚天剑主不凡,在自己看到的剧情中,虚天剑主是一位强势但又有大情怀的人,而此刻他若有心对自己不利,恐怕自己无论如何反抗都不成,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片世界是他的。

  琢磨了一小会儿,萧厉见虚天剑主不说话,心中暗叹,便就洒然一笑,对着虚天剑主拱手一拜,谨慎道:“晚辈其实只是种了一些树而已。”

  他想了想,取出了龙、虎变异木头人幼苗,又道:“喏,就是这种,其实也没种出来多少……”

  若是算起来,萧厉一共也就种活了十六株先天神灵潜力的木头人幼苗而已,其中四株卖了,想来也就第一批木头人厉害些,如天元、天通,他们是圣阶木头人,往后的品质就差了好多,天狗他们不过是S阶的。

  不过,若论种出的九世木头人幼苗,那就多了,即便是夭折了,但那些幼苗也总归经历了生生死死,只是在最后时刻无法得到足够的神力灌溉而夭折。想来那些木头人幼苗也是吸收了虚天剑主的不少神力。

  虚天剑主目光落在那龙、虎变异木头人之上,久久无语,突然又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好好好,小友,你无耻,无耻啊,哈哈哈……”

  “无耻?”萧厉心虚的笑了笑,虚天剑主如今虽然只是披着白袍的骷髅,但他分明感受到了他的郁闷中带有悲愤的情绪。

  虚天剑主笑过之后突然一指点出,身后六道模糊剑影中的两道便就飞出,直接刺入了龙、虎变异木头人之中,而后剑光一敛,消失不见。

  “总归是因虚天神力而生,便就算我的弟子……这或许就是造化吧。”虚天剑主气势一弱,望向萧厉:“好生待它们。”

  萧厉看的眼睛一亮,两株变异木头人走运了啊,虚天剑主这等存在腿上的一根毛绝对都比自己的大腿还粗,他居然给了两株变异木头人幼苗各一道明显不凡的剑影。

  “晚辈这里其实还有几株……”萧厉嘀咕着,他在想是不是再取出几株木头人幼苗,虚天剑主背后还有四道模糊剑影呢,说不定都会送出。

  虚天剑主此刻却若有严肃的看向萧厉,“我能看出,你钻了很多空子,但是终归还是来到了这里……”

  他盘坐起来,身后还剩余的四道模糊剑影中又飞出一道,刺破虚空,令萧厉无可躲避的飞入了他的眉心。

  顿时之间,萧厉只感觉身体一空,如同灵魂出窍一般,又似一种飞升之感,意识稍一流转,便见前方云雾缭绕,再看自己脚下,有一把虚剑渐渐凝实,似乎将带他畅游飘渺云雾间。

  “我悟虚天法则,世人便称我为虚天剑主。”

  一道温和沉稳的声音在旁边响起,萧厉便就看到身边有一个白袍中年男子负手而立,也在踏剑前行,长发与衣襟飘扬,若个神仙中人,气质空灵、傲绝、寂寞……不可描述。

  那人正是虚天剑主,他脚下踏着的是江崖叠浪。

  “前辈,这是……”萧厉开口询问,他惊疑不定,不知道如今是什么状态。

  “少问,少说,认真听,认真看,在这起源界内,以我如今的状态,只能掌控意识片刻。”虚天剑主的声音飘扬,却渐渐显得虚幻而又不真实。

  “昔年一战后,我沉寂于起源界,本意是借助起源法则修复神心。起源法则至高,我也无法违背,在这里我要么选择兵解一般的沉睡,要么就会被排挤出去,所以我陷入了沉睡,虽未陨落,也是陨落,只希冀在起源法则之下留下传承,于无尽岁月后神心修复,再踏星空。”

  “我要留下的传承,其名【虚天神法剑纲】,虚天是指我的虚天法则,虚幻、虚无、虚空,皆归虚天!神法乃是我的虚天神力,改天换地之法、造化会元之能。剑纲之意乃是万剑归宗,我的剑囊括世间一切剑,一切剑式、剑势、剑意、剑道!本来,若按照我的布置与起源法则的衍变,能见我身者,即便未能接触虚天之道,也必然觉醒剑意,当为旷世天才、绝代人物,才能继承我的剑道!我在等待这样的传人……”

  萧厉此刻已听得热血澎湃。【虚天神法剑纲】,这个听着就厉害啊。

  那虚天法则也是无敌,萧厉瞬间有联想,在他想来,这世间万物,实有数,虚则无限,虚天更广阔,而且虚幻虚无虚空都归虚天,这就没法揣测了,达到了玄奥的程度,恐怕这个法则还要远远强大于空间法则!

  至于“剑纲”,更是令萧厉憧憬不已,他的理想其实就是成为一名剑神王啊!

  萧厉现在非常想知道【虚天神法剑纲】该是怎样的能力,心中一个声音在狂呼:“虚天师父,你要等的人便是我啊,我就是这样一个旷世天才,一定要把本事传给我啊。”

  “我要等的人不是你……”虚天剑主的声音却粉碎了萧厉的幻想,“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了,你不是我所期待的旷世天才,你的才智不足以驾驭我的【虚天神法剑纲】,必然是靠种种取巧手段才能发现我的剑阁……”

  萧厉听到这里顿时内心极为不服。

  “不过你终究是来到了这里,也完成了系统生成的剧情任务,若非我的永恒神心枯竭,神力不济,必定要以神力为你凝聚【虚天神法剑纲技能书】,可惜你耍诈耗尽了我的神力,如今我已无能为力……”

  “呃……”萧厉哑然,有一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但也随即暗暗感叹:“罢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幸,失之我命,还是回归理智吧,平常心、平常心!”

  “本来我还会将白骨剑圣为你炼成真圣分身……”虚天剑主继续道。

  萧厉顿时感觉心好痛,收到了追加伤害。

  “我的佩剑,江崖叠浪,这是一把陪了我无尽岁月的神王剑,蕴含了虚天神力,本来也是要给你的……”

  萧厉感觉受到暴击,血流不止。

  “我还会以虚天神力,为你构筑虚天万界楼,在这起源法则下,你将会有拥有独特的兵种。”

  双倍暴击,萧厉泪流满面。

  “我还有一些神国科技,本来都可以借助起源法则,以虚天神力为你凝聚出来,可是我现在神心几乎枯竭,只能靠白骨剑圣与江崖叠浪吊命,上面所说的那些都无法给你了……”

  萧厉感觉自己已经阵亡。

  “不过,你倒是可以拥有这片小世界,我的力量已经无法将它收回了。我能给你的,除了一些小玩意,恐怕就只有这么一次短暂的虚天凝剑行,感悟多少看你自己造化,好自为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