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前往怪诞池

  在一片未知的虚空中,一艘兔子模样的怪异飞船正在缓缓行进着。

  这艘飞船足有两千米长,船体上有着醒目的“M78”字样,尾部喷涌着大片的光焰,就仿佛是兔子的屁股烧着了一般,而随着前进,两只巨大的“兔耳”摇晃着,仿佛如风帆。

  突然,这艘飞船调转了方向。

  “发现强大星空漂流者,准备实行捕捉!”

  从兔形飞船中传出轰隆之声,只见在其前进的方向,遥远之处,依稀有电光闪耀。

  不多时,兔子飞船便来到了电光之处,一个浑身缠绕着电光的小人正在这里凶悍的轰击着一块漂浮陨石。

  那小人正是老疯子撒多哈!

  “捕获!”

  在兔子飞船中再次传出轰隆之声,接着就见兔嘴张开,一条光带飘了出来,如一挂银河,又如一条银龙,气势汹汹的飞向撒多哈,竟将撒多哈卷住,而后光带回归,可还未等回归兔嘴,突然被奔腾的雷电轰碎。

  撒多哈脱困而出,身上的闪电如立体蜘蛛网一般向四面八方蔓延着,他立刻视兔子飞船为敌人,开始了凶猛的进攻。

  而兔子飞船”口中“也飞出了更多的光带,与撒多哈周旋起来。

  片刻后,撒多哈怒吼一声,突然丢出一杆小旗子,那小旗子当空炸开,继而两道人影显现出来。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赭阳君和极神。

  他们都是极为疲惫的模样,出现后立刻对峙起来,目光扫视四周,不禁又面露疑惑神色。

  “撒多哈?这是什么情况?”赭阳君立刻大声问道,同时虚空跺脚,身后便就出现了两面交叉的黑色大旗,大旗的旗面无风摆动,很是招摇。

  极神嘴角有血痕,此刻大笑,向着赭阳君道:“疯人院不愧是疯人院,你的【巫君拜魂】果然厉害,可惜还是没能拿住我,咱们后会有期,日后再战!”

  言罢,他转身就逃,脚踏虚空,一瞬数百米,转眼就要消失不见。

  兔形飞船这时猛地颤动,发出了更加轰隆的声音:“捕捉、捕捉、捕捉!”

  轰隆一声,它突然一化为三,成了三个小一号的兔子形飞船,分别向着撒多哈、赭阳君和极神追去……

  半日之后,极神满身疲惫,神色难看无比,眉心的佛陀印记都暗淡了,他望了望身后,一艘兔子飞船还在紧追不舍。

  那艘兔子飞船很是难缠,若是在全盛状态,极神倒是有把握将它轰落,可是与赭阳君拼斗一番吃了亏,受伤太严重,而且那伤极难康复,如今的实力丢了大半,倒是奈何不得那兔子飞船了。

  “也不知道安修他们如今是什么情况?”极神低声说了一句,突然目光一亮。

  他看到了一块巨大的平台。

  而看着看着,极神的神色突然变得无比阴沉。

  “这莫非是袁芓瑜她们所说的执法使斩神台?难道……”极神抬起右手,看了看食指上的一枚戒指,那枚戒指此刻正在大放光彩,并且渐渐产生一股炙热。

  这枚戒指来自央天域,其中封存着一张卷轴,名为破宇卷轴!

  破宇之意,一是针对央天域传说中一位叫南天宇的狠人,二是指打破空间!

  这是一张只能在斩神台上使用的特殊空间传送卷轴!

  “看来果真如此!”极神眉头皱起,心中生出一丝不安。

  突然,他又看到那斩神台上竖着一个怪异的银色玉棺,而且那玉棺周围有十八个若守卫一般的白衣红箭大兵。

  “这是什么东西?”

  极神犹豫了一下,忍不住好奇,飞到斩神台上空,脚下出现莲台,莲台之下出现八尾金龙,那八尾金龙立刻游走,引起了白衣神卫的注意,与他们纠缠起来。

  极神则趁机来到那玉棺之前,发现那玉棺材料奇异,其中有着一缕缕若龙鳞一般的纹路,这不禁让他联想到了之前萧厉所展现的手段。

  他记忆力惊人,略一回想,串联前后,便有猜测,判定眼前这玉棺大概就是九纹龙钢组成的。

  “那么这龙纹棺之中又有什么呢?”

  极神脑中冒出诸多联想,立刻展开手段,想要将这龙纹棺打开,可是都不行,眼看后方的兔子飞船又追了过来,他神色一冷,猛地向着龙纹棺拍出一掌。

  这一掌带出了龙吟之声,名为【大威降龙掌】,是需要使用“大威天龙气”才能催动的技能。

  出乎极神预料的,那龙纹棺在这一掌之下却变得如泥巴一把松软,极神一掌拍了进去,猛地一抓,竟然从其中抓出来一个身影。

  那个身影自然就是安修,他脸色煞白,一副惊惧模样,而看到眼前之人是极神,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安修?”极神此刻也是颇有吃惊,却也不敢拖延,带起安修立刻踏空遁走。

  兔子飞船追到这里似乎有些迟疑,速度慢了许多,环绕斩神台转了一圈,最终没有理会红箭神卫,依旧向着极神追击过去……

  此时已经是萧厉呆在镇央宫的第三天了。

  这三天来,萧厉几乎将破碎的镇央宫都收进了储物空间,在他看来,那些破碎的玉石绝对是稀有材料,甚至有可能是很高级的材料,没有不拾取的道理,因此倒也没有着急离开这片空间。

  那圣狗旺福也从被悲伤中恢复了过来,它遵从了南天宇分身的命令,摇着尾巴跟在了萧厉的身后,不时汪汪叫上两声,渐渐开朗起来。

  这条圣狗也算奇异了,它不算萧厉的宠物,更不是部下,也不是可以收服的流浪英雄,蹲在镇央宫已不知多久,如今也算解放了,似乎对外面的一切很是好奇,经常用爪子指点虚空,示意萧厉带它离开。

  这条狗很是显摆,不止一次的向萧厉展示他的宝贝,便就是脖子上的项圈和背后的短小披风。

  那披风有什么用萧厉还不知晓,但是那项圈除了能发出声音之外,似乎还是个储物空间,旺福将萧厉给它的很多龙骨材料都装了进去。

  “待我收了斩神台,便就带你离开,话说你知道离开这片星空的路么?”萧厉问道。

  旺福东南西北乱指一通,然后一脸纯洁的望向萧厉:“汪汪汪!”

  鬼知道这胖狗是什么意思?

  萧厉估计这条胖狗大抵指望不上,不再理它,又收取了几块破碎的玉石后,空气突然出现涟漪,镇央宫所在的空间就如梦幻泡影,猛地消失不见了,而斩神台随之出现在了萧厉的面前。

  ”或许这些玉石与空间有关?“萧厉暗暗猜测着,他目光扫向斩神台,突然神色一凝,清晰的看到了被破开的龙纹棺。

  ”谁来到这里?“

  萧厉顿时眉头一皱,他快速常看了一番,但是毫无所谓,最终叹了一口气,将斩神台收了起来,又放出七彩华盖六御龙辇,手托【东天域星图】,带着圣狗旺福和十八红箭神卫,开始了星空之旅。

  【东天域星图】被萧厉收取后,如今已经有了许多功效,不仅能标注出萧厉当前所在的位置,还允许萧厉在其中进行信息标注。

  借助它,萧厉发现如今所在的这片星空叫做”乱空域“,星图上有一些标注信息,称这里空间错乱,不仅有一条联通央天域的空间裂缝,还有着许许多多的其他的空间裂缝,所以一般的传送道具在这里都无法使用,未觉醒的【星门】、【恶魔通道】之类的空间技能也无法施展成功,而且”乱空域“还颇为广阔,是一个大约直径二十万里的椭球形,离这里最近的是一个标注着”怪诞池“的星辰。

  萧厉现在便是以”怪诞池“为目的地,悠然的前行着。

  他倒是想快,可是不得不照顾红箭神卫和好奇心十足的圣狗,而且七彩华盖六御龙辇的速度也摆在那里。

  萧厉干脆取出傲来五十国和【神龙八音书】,赶路期间尝试着用傲来五十国模拟神龙八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