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 落魄

  司空无限一击不成,古剑还被点飞,顿时心中一凉,连忙抖剑鞘,可惜“鸠占鹊巢”,自己的剑鞘中是别人的剑,无论怎么抖都甩不出玄光剑气。

  “岂有此理!”他喝了一句,大感郁闷,他的玄光剑气可以折转变向,踏步其上速度飞快,一鼓作气,疾风暴雨不停攻击,这正是他的克敌制胜的关键。

  可现在没有了后续剑气,还怎么一鼓作气?

  司空无限心知自己的攻击节奏已被打断,再行进攻已经不合时宜,必须逃跑!

  他干脆丢掉剑鞘,左手剑指一曲,御使其落到自己脚下,要御剑鞘而行。

  他踏步的玄光剑气已经消散,又无法用出新的玄光剑气接续,若不踩剑鞘,会从天上掉下去的。

  可是他却一脚踩了个空,头上脚下从空中跌落。

  转头却见自己的剑鞘竟然不被自己御使,反而颤颤悠悠的飞向了萧厉。

  “这个萧厉……他用那剑鞘中的飞剑反控了我的剑鞘,他的御剑能力比我强大得多!”司空无限连忙再次御使剑鞘。

  他的【御剑术】与众不同,靠的是左手食指和中指,如有看不见的丝线牵连剑鞘,这是玄光剑仙特有的御剑手法。

  但此刻他只觉得双指如被看不见的丝线勒紧,而且勒的生疼,根本难以弯曲分毫,反而手指要被勒弯,心神一恍之间,他突然又觉得手指上压力一轻,御剑的丝线断掉了!

  而他的剑鞘也因此被萧厉轻易抓到了手中。

  萧厉其实也被阻了下来,此刻脚下风龙已消散,他踏步虚空,神色严肃,握着司空无限的剑鞘抖手一甩,其中青色飞剑出,一点寒芒现,直追司空无限。

  跌在空中的司空无限立刻心感危机,右手竖掌挡在自己身前,他预判了青色飞剑的飞行轨迹,要空手入白刃,将其抓住。

  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司空无限的手掌上有淡金色的光泽,实际上他的手掌也是一大底牌,硬比金铁,可以抓穿巨龙的鳞片,还未曾在外人面前显现过!

  “没有强大的手掌,怎能掌控强大的剑!”

  这是司空无限对剑客的理解。

  不得不说,他的反应速度也是极为惊人,即便身体失重,竟也得手,抓住了青色飞剑。

  但紧接着他就脸色大变,右手剧痛传来,五指竟全部切断,断指崩飞!

  “这是什么剑!”

  司空心中惊恐,而此时那斩断了他右手五指的青色飞剑再无阻挡,竟然疯狂转动着冲出,直刺他的眉心。

  “这是我的钻剑式,萧厉什么时候偷学了去?”

  司空无限避无可避,唯有残念在脑中,剑已入眉心,穿脑而出,竟带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小人。

  那小人的面孔与司空无限一模一样,被穿在青色飞剑的剑尖上,发出尖叫,嘭的一声炸成血雾,而司空无限的身躯也立刻僵硬,竟一点一点化作了飞灰,未待落地,已然全无,死的极为诡异。

  “血炼七魄剑,剑出落魄!”萧厉面色冷然。

  即便知晓这里是东天域第五执法使的斩神台,上下四方必有封禁,而且连储物空间也无法打开,自己两大最强依仗四翼战王和悟道神心都无法取出,甚至就连傲来五十国也无法取出,但是萧厉依旧很自信,这自信的来源便是【血炼七魄剑】!

  【血炼七魄剑】已经通玄,威力莫测,萧厉自信以其可以一抗撒多哈,用的好了,屠圣也未必不能。

  七魄剑因为是血炼之剑,它们带着萧厉的一丝意志,就仿佛拥有灵性和自我智慧,再加上它们似实非实,是七伤真气与星座神血结合而成的虚剑,没有重量,所以不滞于物,飞行速度和灵活度可以达到非常惊人的程度,远远不是一般【御剑术】御剑可以比拟的。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为快不破,之所以康斯坦汀和司空无限这般轻易的被击败,便就是败在了七魄剑的速度和灵性之上。

  这种速度和灵性,即便是疯人院的大高手,也很难适应。

  但速度和灵性根本就不是【血炼七魄剑】真正的力量,【血炼七魄剑】真正恐怖的地方有两点,第一点是“落魄”!

  这是以【七杀剑气】为根基发展出来的,七伤剑气破阴阳五行,损心伤肺摧肝肠,七魄剑则专攻阳魄,剑出伤形更伤魄!

  人有七魄,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

  其中天冲、灵慧二魄主导思想与智慧,气、力、中枢三魄主导行动,精、英二魄主导精力与活力,七魄整合便成体魄,人有聪明、愚钝,有健壮、虚弱,有神气、萎靡,等等等等,便是七魄不同!

  可以说,七魄便是生命的根基。

  而【血炼七魄剑】便可以削这些根基,伤魄、落魄,甚至令人魄散,这种伤害比五行不调的伤害更加深刻,也更加难以修复!

  【血炼七魄剑】第二点强大之处则是来源于拥有信仰之力的星座神血,萧厉悟的是北斗七星!

  北斗主生,南斗主死!

  人体之内便有七星,七星对应七魄,所以传说武侯诸葛以“七星灯阵”续命,七魄剑有七星之力,才显得更加玄妙,它们就相当于萧厉的体内的七星灯,可定自身七魄,而且还能星座之力,但是星座之力具体有何等威能,萧厉也不清楚,他还未曾有合适的对手来试验!

  说时迟,那时快,萧厉手段凌厉,强势杀了两大疯人院高手,其实也不过就是喘息之间的事情,他此刻扔掉了自己不能用的剑鞘,背起双手,右脚虚空一踏,如踩在了“风头浪尖”,很快脚下再次出现了一条如水似雾的风龙,这风龙是【神意刀诀】的具显,以龙气化形,以风刃为鳞片,它就是一团流动的风刀,强势的掀翻了一些试图近身的疯人院玩家,蛮横的来到了安修的上方。

  心念再一动,风龙扑地,轰的一声,就如飞流直下的瀑布砸落在地面后向四周乱溅水花一般,风龙破碎,数不清的风刀也向四方崩溅,足有六名疯人院的玩家被逼退,而那位安修首当其冲,直接被绞成了白光,算是被萧厉杀了一次,却又原地复活。

  萧厉趁势脚踏实地,身躯傲立,周围七魄剑竖直悬浮在四方,散发七彩,复活后的安修也被这七剑所防护。

  “还剩下几条命?”萧厉问道。

  安修眼睛一眯,略一沉默,道:“还剩下最后两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