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又告状

  面对疯人院众人,萧厉没有留手,乱拨弦,风刀剑雨疯狂攻杀。

  大弦嘈嘈如急雨、大弦嘈嘈如急雨、大弦嘈嘈如急雨……

  【弹指通神】之力此刻也爆发,他的手指荡出残影,风刀、剑气就如倾泄的洪水,管他三七二十一,轰、轰、轰!

  管他对面有什么防护,管他对面有什么攻击,轰过去,无脑轰过去!

  这神殿之内顿时就如真的刮起了狂风,下起了暴雨,萧厉拨出的琴音震耳,如机枪开火的声响,毫无美感,刺耳非常。

  疯人院的众人顿时就如面对汪洋巨浪,可怜被九纹龙钢化作的网子网住,还被捆在神像上,根本没有躲闪空间,只能硬抗。

  而且在这般密集的攻击之下,哪怕是老疯子,也被压制,只能暂时防御,无法还手。

  很快的,怒吼爆发,惨叫响起,有人挂了。

  萧厉只如宣泄,一通乱弹琴,将百万剑意尽数耗尽,再看身前,神殿内自是狼藉一片,就连奥努克扎的神像都被打的坑坑洼洼,显得破败了。

  不过疯人院的人竟未完全死绝。

  撒多哈脸色难看,他脚踩虚空,身外有抗拒雷环,摩擦的九纹龙钢绳索咔咔作响,火花四溅,抗拒雷环内还有一层冰雾,起伏流动,他护住了三名玩家,其中就有那红鼻子大汉。

  孙癫战死、北宫狂战死,还有六名玩家战死,九纹龙钢大网中只剩下了八人!

  除了老疯子和他护住的那三人之外,其余的四人倒也各有手段,其中一个撑着一面烈火圆盾,另一个身体化作虚影,第三个身子掩在一面绿色幡旗之后。

  第四个是枭沐炎,他化作了地狱之歌的第三阶形态,也就是自己的本来面目,此刻嘴角上扬,竟然露出略有邪异的笑容,仿佛丝毫未伤。

  “不愧是高手,在我这般密集的攻击之下居然也能展开手段!”萧厉眼睛一眯,此刻手掌一翻,收了傲来五十国,负手而来。

  他刚才以九纹龙刚布下圈套,打的很取巧,攻击却极为雷霆迅猛,留给别人的反应时间恐怕只能以毫秒计,面对这种骤然降临的攻击,只要稍有迟疑,纵然有压箱底的手段也施展不出来,会被直接打死。

  而能做出反应并且抵挡住的就绝对不可能是弱者,必然是一等一的高手。

  其实萧厉稍有惋惜,他的九纹龙钢已通灵,龙气所至,可以随意变化,但自己操控它们的力量还是太弱了,要不然刚才瞬间收网,九纹龙钢丝线将疯人院这些人直接切成碎片那才叫凌厉。

  若有能盘武神王的手段,将九纹龙钢炼成肉看都看不到小颗粒,如雾气一般挥洒,估计要杀老疯子这些人也就是一招的事。

  可惜萧厉实力还太浅,这些手段也就只能想想。

  萧厉此刻攻击一停,也算给了疯人院众人喘息之机,老疯子立刻大吼一声,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抗拒雷环轰然膨胀,噼里啪啦的闪电就如龙蛇一般冲向四方,如同实物,将九纹龙钢化作的网笼撑的火花四溅,电流蹿出网外十余米,照的神殿内一切事物都白惨惨的。

  他明显是想将九纹龙钢网笼子撕裂开来,但显然做不到。

  “萧厉,你只会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么?”老疯子怒吼了一句,有些恼怒,为什么每次打这个萧厉都是空有力气而使不出来呢。

  “嗯呐,你能奈我何?”萧厉双目之中青光一闪,两把无情飞刀凭空凝出,刺杀向老疯子,却被抗拒雷环所阻,如玻璃片一般崩碎了。

  “气煞我也,气煞我也!小崽子,你气煞我也,实在是可恶。”老疯子只如三尸神暴走,眼睛里都冒雷光,恨不得一口将萧厉生吃了的模样。

  萧厉不为所动,笑道:“不错,我就是这么的让人恼怒,你来咬我啊?”

  他说话之间抬起右手,食指与中指交叠,这是催发螺旋剑指的手势,教老疯子立刻不敢再多言,双手一拍,又一层抗拒雷环在体外撑开,撞击的九纹龙钢丝线锵锵作响。

  这时,那红鼻子大汉从老疯子身后蹦了出来,他实在忍不住了,之前一直捂着耳朵,现在放开了,指着萧厉喝道:“玛德鬼畜,没被你弹死,差点被你噪死,老子古琴十级险些没有吐血而亡,你这样弹琴必遭天谴,活不过三十五,否则天理难容!”

  他看着强势,其实心虚,萧厉一通破琴弹死了八个大高手啊,要不是因为撒多哈,自己也玩完了。

  “哦,敢咒我?”萧厉望向这个红鼻子大汉,他记得当年在妖蛮山拆迁时,打死了这玩家两次,“敢问壮士高姓大名?”

  “你听好了,老子是机关师墨小花!你拆我房子,抢我小妖精,还弹这么一手破琴,你我没完!”红脸大汉很机智的又躲在老疯子身后,“以后我在妖蛮山上布满机关陷进,再看你怎么拆!”

  ”好说好说,我可以漫天空投哥布林战像,可以用火焰坦克军团远程炮轰,还有阳光炸弹人作敢死队轰炸,且看你什么机关陷阱管用,以后你们疯人院还是在妖蛮上住窝棚吧!“萧厉说话之间目光一冷,收回螺旋剑指的动作,左手衣袖一摆,十八个星光漩涡便在身旁出现,右手指天,赤橙黄绿青蓝紫七条光带突然从他背后冲出,宛如冲出一片星空,似真似幻的映照出北斗七星!

  萧厉之所以和老疯子这些人说话,正是为了拖延时间祭出他的【血炼七魄剑】。

  他这个技能如今还做不到瞬发,尤其是方才一通乱弹琴,搞的自己也气血汹涌,需要略一调整才能祭出七剑。

  屡屡被疯人院这些人挑衅,萧厉怎会舒心,他想来一次狠的,把撒多哈这些人全都干死在这里。

  而一看到萧厉摆开阵势,尤其是弄出那十八个星光漩涡,老疯子吓的后退一步,不管其他,猛地一咬牙,喊道:”不好,他要召英雄了,快展旗!“

  此言一出,老疯子旁边不远处掩身在绿色幡旗后的玩家突然现身,双手抓住旗杆一甩,惨绿色的大旗立刻飘扬,旗面将撒多哈等人笼罩,再一眨眼,旗面卷起,飘入虚空,而撒多哈等人全都不见了。

  ”跑了?“萧厉见此暗说可惜,心知已错过了击杀撒多哈等人的好机会,也是他们手段不凡,道具精良。

  他一念一动,张口一吸,头上已祭的七魄剑便就化作彩光,被他吸到了口中,同时衣袖再一甩,十八个星光漩涡也消散了。

  其实他的随身星门若施展,也召不出几个强力帮手,只是为了让撒多哈等人分心才故意施展出的,他们既然跑了,萧厉自然也就没必要真的召唤部下。

  ”估计疯人院的人贼心不死,怎么才能将他彻底打服或打残呢?“萧厉认真考虑起是否要霸占了妖蛮山。

  他轻皱眉头,走动几步,龙气催动,收了自己的九纹龙钢,接着就要走到殿外。

  这座第十四神殿之内如今一片狼藉,有几个小玩家躲在角落里捂着耳朵偷看萧厉,萧厉却也不会理会他们,此地不宜久留,他不敢保证疯人院的玩家会不会再次围杀过来,自己如今可没有太多时间跟他们纠缠。

  可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咔吧咔吧如齿轮咬合的声音,一转头,就看到那坑坑洼洼的奥努克扎神像转动脖子,目中光芒一闪。

  接着,萧厉就发现自己被传送到了之前得到奥努克扎传承神印的那处光芒空间,在他前方,奥努克扎神像背对着它,正在投射傲来魔王的虚影。

  ”伟大的王,这位起源神子几乎砸了我的小神殿,他的身上有傲来神器!“他发出激昂铿锵的声音。

  ”你大爷的,又告状!“萧厉脸一黑,心中强烈的生出弄死这个奥努克扎的念头。